[歷史軍事] [浴火重生]風流三國-第十四卷[全文完]

郭嘉這時候才開始慢慢理解張浪的意思,笑道:「恐怕主公的意思還不止如此吧。如若水淹失利。我軍便再將水流截住不放,而我軍佔據了景山、荊山不僅斷絕了劉備大軍與後方的聯繫,還會斷其水、糧。」待郭嘉說完後眾人便一起大笑起來。帳外的士兵聽到這時而大笑,時而安靜的歸依之聲時,心中不寒而傈!只覺全身的寒毛都在努力的往外排泄水分,直毛冷汗。此日漢水、渭水的水便開始逐漸笑了許多,直到夜晚水流由原來的河流變成了一條小溪。第三天早晨,便完全沒有水再流下來。而此時景山、荊山方面傳來消息,已經成功奪得了兩山的控制權。張浪帶領手下的三支王牌部隊,大搖大的擺於樊城處渡江。繞過襄陽來到荊山之顛。最靠近襄陽的位置,命士兵放出消息道:「劉備投降吧。襄陽已經危在旦夕。若不是襄陽城內的百姓,襄陽此刻已經是水城一座。」鬧的襄陽城內人心惶惶,當夜張浪命士兵在荊山和景山最靠近襄陽的位置士兵人手一個火把。點的兩山是燈火通明。而身在襄陽城內的雖然報仇心切,但劉備還是意識到了自己上了張浪的當了,故意以交還范疆、張達二人為藉口,將自己騙到襄陽城內,然後再以信使拖延刺激自己,然後在截斷漢水、渭水流域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最終達到斷了自己後路的目的。馬超進言道:「主公,依末將之見,你還是先撤離襄陽為好。」劉備這才開始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聽諸葛亮之言,鬧得被張浪大軍包圍的局面,若是自己不交出襄陽,張浪便會放水淹之。但交出襄陽張浪能放過一個想和自己爭霸天下的人嗎?想到底此時此刻也只能暫時撤離此地了。劉備回道:「依將軍之見,我當如何撤離,現在已率領大軍斷了我軍後路,即使是想撤離也無路可退啊。」馬超道:「並非無路可退,如今襄陽防禦工事尚未完善如今越過襄江便是張浪勢力,自己只能選擇南下一條路。襄陽正面的襄江就沒有張浪的勢力。」劉備嚇了一大跳,回道:「將軍的意思是要我乘船南下?」馬超回道:「主公不必驚慌,張浪截流而不放水淹城的目的只是不想傷及無辜。但為防止萬一主公死命抵抗的話,恐怕其還是會放水淹城,所以在襄陽正面並沒有張浪的人馬。主公在撤離襄陽時先把襄陽面對襄江的城牆破壞。然後再乘船南下。這樣相信張浪是不會放水淹城的。主公也就可以安全到達下游地帶,待南下後主公可於麥城處登陸然後西行不出三日便可到達白帝城。」劉備思索了片刻後才回道:「也只能如此了。那我們何時動身?」馬超道:「事不宜遲,現在是初更十分,屬下立即派人破壞西北面的城牆,主公立即撤離襄陽。」劉備道:「也好,若時間久了,恐怕會被張浪看出什麼端倪。我這就去準備。」馬超回道:「那好,一更時分屬下於城外等候主公。」在得到劉備的應允後,馬超立即召集人馬開始對城牆的破壞。而劉備則短暫的收拾了一番後便匆匆帶領大軍成城與馬超匯合。等劉備趕到城外之時,馬超所率領的將士已經將準備工作做的差不多了。馬超見劉備前來,趕緊上前行禮後便組織劉備及所帶領的大軍由襄江撤離。由於順江而下,倒是滿足了劉備逃生的條件,直到了次日清晨,斥候來報:「稟報主公,劉備已率領大軍由襄江水陸南下。而且在走前還對襄陽的城牆加以破壞。此時想要追趕已經來不及了。除非……」誰也知道這個除非後面是什麼,只是誰也沒有去點破,除非傳令漢水、渭水放流,可一舉擊潰劉備大軍。此時眾人都將目光轉向張浪。張浪思索了片刻後道:「或許是天意吧!那劉備命不該絕,就讓他去吧。」眾人雖然都知道張浪乃是勤政愛民之人,但為了襄陽城的百姓而放過一個將來可能可自己爭奪天下的對手,這份魄力眾人都是相當的欽佩。見眾人沒有說話,張浪繼續道:「周瑜何在?」周瑜從人群中走出來喝道:「周瑜在此!」張浪道:「你令五萬大軍鎮守襄陽!即刻前往。」周瑜喝道:「得令!」待周瑜領兵前往襄陽後,張浪又道:「我們就不去襄陽了,其餘人等隨我追擊劉備,襄江以東是我軍勢力所在,劉備雖有雄兵,但斷然不敢貿然登陸東岸。眾將士隨我直接前往長;坡堵截劉備。立刻出發!」待眾人散去後,張浪將郭嘉叫住,說道:「你立刻書信身在南郡的龐統和趙雲,命其率領其部人馬,配合我軍追擊劉備殘部。」郭嘉回道:「屬下立即去辦。稍後於營外與主公匯合。」張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裝後走出大帳,集合士兵準備出發南下追擊劉備。待集合完畢後郭嘉也已將書信送出前來匯合。張浪見人都到齊了。便道:「大家都聽著,劉備貪生怕死,放棄了襄陽現在已經乘船南下。事不宜遲。我軍必須立即動身追擊劉備。由范疆、張達二位將軍為先鋒。立即出發!」帶部隊出發後,郭嘉才問道:「主公為何要以范疆、張達二人之名義號先鋒軍?」張浪笑道:「你不認為我們也該給劉備一點刺激嗎?」郭嘉這才明白道:「原來如此!」次日,劉備大軍已經到達了麥城一帶的水域,開始登陸。而張浪直接追擊,此時已經埋伏於長;坡內。南郡的趙雲、龐統在接到命令後也集合部隊開始沿襄江北上。張浪所帶大軍不過十五萬馬人,而劉備和馬超大軍近三十餘萬人馬。硬拚肯定是不行的。如今之計就只有先設法將劉備困於長斑坡處,等待龐統的支援。否則劉備一旦進入了白帝城內,那事情就不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