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花特别纪嫣然的情事

“噼啪!”    一道闪电撕裂这个漆黑的夜,常的山村小屋门口,一个驼背猥琐的人,正用力将一块干瘪的饼塞到嘴里。    电光映照在脸上,满是刀疤的脸,死灰般沉寂。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    也许每天有很多这样的人生,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死,他们的存在就像蝼蚁一样,没有人在意他们的存在。    又一道闪电划过,这人的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身穿黑色斗篷,带着白色的恶鬼面具,他的出现无声无息,任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认为眼前的人,或者是鬼,是来自冥府。    但驼背居然没有抬头,只是瞄了眼前的黑衣人一眼,就继续吃手中的饼了。    “想不到,曾经红极一时的秦宫红人,此时居然落得如此光景,真是造化弄人”    黑衣人的语气中,似乎有无限感慨,但他感慨的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一把长剑打断。    此时驼背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长剑,长剑并不属于他这个长相和身家该有的人,因为这把长剑,在漆黑的夜空里,却能如一泓秋水一样滑出一道洁白的寒光。    剑锋动处,剑尖同时攻向黑衣人身上的四处要害。    这一切都来得十分突兀,也十分迅疾。    驼背的速度很快,快得就像是从房檐上底下一滴水一样。    但不可思议的是,驼背的速度很快,而黑衣人的速度更快,他甚至都没有借助兵器,只是不断的左右晃动,就将驼背的进攻消弭于无形。    驼背的进攻越来越快,剑锋到处,划过破空之声,让雨夜的下雨声和剑锋的声音融为一体,但无论他怎么进攻,都无法伤及到黑衣人的一分一毫。    时间一点点流逝,驼背的气力,在不断的消耗中,终究开始减弱,他的招式越来越涩,动作开始迟钝起来。    就在这时,黑衣人突然出手了,那是一柄断刃,顶多只有两尺长,比起驼背的长剑,要显得短小多少。    但就是这柄短剑,重重地敲击在了驼背的长剑的最薄弱的地方。    巨大的力道,将驼背的长剑立即正分,然而驼子并没有反应,因为他来不及反应,剑锋就到了他的脖颈前,驼背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感受绝望,冰凉的剑刃就已经架在了他的头旁。    驼背笑了笑,笑声中似乎感受不到恐惧,更多的是一种酸涩:“动手吧,我早就是个死人了。”    但黑衣人却并没有动手,只是说道:“我要的不是你的命,在我眼里,你本就和死人没有别。”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去替我做一件事。”    黑衣人冷冷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    驼背问道。    “因为三个,第一,我随时能够杀你,第二,我并不想杀你,第三,我要你做的事情,你不会拒绝。”    “为什么是我?”    “因为只有你能做到。”    说道这里的时候,黑衣人已经收起了手中的短剑,甚至挑起了地上的长剑换给了驼背。    他没必要要挟驼背,因为就像他说的一样,他要杀驼背,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现在还能做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    驼背苦笑到。    “我问你,你的男根是否有过损伤?”    黑衣人的问题很突然,让驼背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他还是答了黑衣人的问题:“没有”。    “那好,我再问你,你现在的床上功夫还剩下多少?”    黑衣人又问道。    “我受过严重的内伤,虽然恢复,但顶多只有以前七成内力,所以床上功夫也打了折扣,但我修炼的春水谱,本就是采阴补阳之法,倘若有足够的床第之爱的刺激,就能够恢复到十成。”    黑衣人点了点头,“现在你可以替我办事了。”    “我能知道什么事吗,对现在的我来说,很多事已经比以前难很多了。”    “我要你带上面具,装扮成一个人,去接近项少龙。”    “项少龙,”    这个名字似乎如厉鬼一样,让驼背的身体都不断颤抖起来。    “你知不知道,在和剑圣曹秋道过世之后,当时武功已经没有人是项少龙的对手了?”    “知道。”    “你知不知道,项少龙的智计,无论是吕不韦还是嬴政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虽然离开了咸阳,但实力依然足以匹敌一个小国?”    “知道。”    “你知不知道,项少龙曾经也打扮成过东海的马痴董匡,带着小队人嵌入赵国,生擒了赵穆秦国?”    “知道。”    “既然如此,那如何能有胜算?”    “因为你要妆扮的人,是董匡。”    驼背似乎开始明白黑衣人的想法,所谓当局者迷,既然项少龙假扮过一次董匡,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很难想到,会有人假扮董匡去骗他。    “我会帮你解决掉一切的问题,”    黑衣人说:“半年前,我安排了得力人手去董匡那里当助手,替我打探情报。最近我得知三个月后,他会带着一批新捕获过的野马和一些北疆之地的马来配种,而现在北疆的最大的养马家族乌家牧场,自然是他的不二之选。你先乔装去做三个月的杂役,届时,我的内线会安排你接近董匡,到时候你注意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三个月之后,呆董匡出发之后,我会将他暗杀掉,然后由你易容成董匡,完成任务。”    “最后一个问题,你要我做什么事?”    驼背问道。    “勾引纪嫣然。”    黑衣人的要求,让驼背又惊呆了,然后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你先做到这件事。”    “为什么选中我?”    “这算是多了一个问题了?”    “是。”    “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    驼背点了点头,沉默了,然后拿起旁边的水壶,倒了点水在手上,然后在脸上一阵狂搓。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闪电映照出一个高大的身躯,衣服还是破烂,但驼背已经不是驼背,他身材高大挺拔,比起很多人都要高大。    而刀疤脸也不是刀疤脸,皮肤白净,是一个十足的美男子,而这张脸,曾经属于一个在这个时代家喻户晓的人:“嫪毐!”    三个月后,北疆的大草原已经进入了盛夏,即使是北寒之地,天气也炎热起来了。    纪嫣然慵懒地蜷在凉椅上,慢慢地翻着手中的竹简。    虽然来北疆已经两年了,但纪嫣然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那种干燥而炎热的盛夏。    因此每年盛夏,纪嫣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泡一个凉水澡,然后躺在凉椅上看书。    “小姐,喝点酸梅汤吧。”    丫鬟薇儿走了进来,手中的托盘上,有一盘纪嫣然最爱的酸梅汤,用冰凉的泉水镇过后,是解暑的上品。    薇儿是两年前,她从一个人贩子市场上赎来的,她本是适逢其会的路过,却被这个小丫头的那双机灵的眼睛吸引,于是将她带了来,成为了自己的贴身丫鬟。    纪嫣然拿起了旁边的一个自己常用的杯子,倒了一般的酸梅汤在杯子里,然后将剩下的酸梅汤推到了薇儿的面前,在人前,他们是仆。    其实私底下,纪嫣然把薇儿就像妹妹一样照顾,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会分她一些。    薇儿尝了一口酸梅汤就放下了,拿起旁边的扇子,替纪嫣然轻轻地扇着风,也许就是这种乖巧,才让已经有众多丫鬟的纪嫣然对她青睐有加把。    “薇儿,”    纪嫣然看着已经含苞待放的薇儿说道:“你已经十六了。”    这两年,薇儿出落的很好,十六岁的她已经是落落大方,在项家的富贵生活的姿势下,隐隐已经开始展现自己美人胚子的一面。    “也是时候给你觅一个婆家了。”    薇儿听了,急忙站起身来摇了摇头,语气急促地说道:“薇儿不要嫁人,薇儿想伺候小姐一辈子。”    纪嫣然莞尔一笑道:“嫁人生子是每个女人的天分,哪有伺候我一辈子的事情。”    没想到薇儿却正色到:“是小姐救了薇儿,薇儿报答都来不及,哪敢有嫁人的念头。”    纪嫣然看见薇儿说得认真,也不好再说,笑着到:“好好,这事过两年再说,不过,如果你有意中人了,那立即告诉我,我来帮你张罗。”    其实纪嫣然的内心,是不太介意项少龙将薇儿纳为小的的,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她对薇儿的喜爱。    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她为了自己的家庭地位的需要。    其实在项少龙的后宫,并不像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平静,在这个年代,男人就是女人的一切。    项少龙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的个人喜好,其实是最能够影响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的。    之所以她现在基本在众女中,还能算的上是一个头,要还是因为曾经的战乱岁月中,自己不光是项少龙的女人,还是项少龙的计囊。    但现在归隐塞北后,自己的智计没有太多的展露空间的时候,她相对于其他众女的最大又是就没了。    其实在众女中,基本化为了两派。    善柔个性独立,完全不和其他众女有太多交换,剩下的人中间,自己和赵致这两个在项少龙乔装入赵任务中收的女人,自然地结成了一派。    之前虽然乌廷芳这个大小姐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敢张扬,但自从和琴清结为伙伴,又跟田氏姐妹打得火热之后,在家里又开始使大小姐脾气了,偏偏项少龙又因为琴清的新鲜感,对乌廷芳也是般包容。    因此,纪嫣然才有将薇儿推向项少龙的想法。    几次三番,纪嫣然都给薇儿创造了接近项少龙的机会。    但似乎薇儿自己对项少龙也并无情愫,每次跟项少龙独处,她都会借机逃掉,完全不像家里的其他女孩子,恨不得直接就脱光衣服跑到项少龙的卧榻之上。    算了,随她去吧,也许哪一天她会有自己的如意郎君。    酸梅汤的冰凉,让纪嫣然体内的暑气尽消,在薇儿的微风下,纪嫣然只觉得眼皮一阵沉重,一些陈年往事慢慢浮现脑中。    那是她第二次去赵国游历,说是游历,其实是为了找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项少龙。    但那时,项少龙已经反出邯郸,嵌入秦晋国,暗自神伤之际,一个叫董匡的人的出现,引起了她的兴趣。    董匡是一个粗犷的牧马人,但偏偏似乎在细腻的时候可以直指她的内心,和记忆中的项少龙比起来,这个董匡似乎更豪迈,也更粗鲁。    但似乎正是这种粗鲁,让她对这个有些霸道的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时他很挣扎,挣扎在董匡和项少龙之间,她虽然一直在告诉自己,她等待的人,是那个风流倜傥的项少龙,但又忍不住对董匡各种幻想。    直到后来,当她得知项少龙就是董匡的时候,立即向项少龙投降,献上了自己宝贵的身体。    那一夜,她躺在项少龙的身下,任由他坚硬的阳具在自己的体内驰骋,而自己则顾不上破瓜之痛,拼命扭动着翘臀迎着男人的抽动。    在那之后,被打开情欲枷锁的她,开始不知疲惫地和项少龙欢好,白天的闺房中,夜晚的阁楼上,只要是没人的地方,她就会和项少龙做最爱做的事。    在她面前,项少龙的动作一直很温柔,这让她很舒服,但有时候,她会想,如果是那个粗鲁的董匡,又会是怎么样。    他会不会对她好不怜惜,每一次抽插都充满了力量,眼前,似乎董匡就趴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用充满了欲望的眼睛看着自己,一边用力地捏着自己高耸的双乳,一边疯狂地在自己体内进出着,每一下,都充满了野性的力量……“嫣然,嫣然!”    一阵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眼前的董匡变得模煳起来,自己正躺在一个凉椅上,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一个熟悉的男人,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少龙…”    纪嫣然睡眼惺忪地伸出两条藕臂,项少龙默契地身体前倾,跟她抱在了一起。    片刻的温存后,项少龙支起身子,笑嘻嘻地说道:“嫣然,你猜,谁要来见我们?”    “我哪儿知道嘛”    纪嫣然娇嗔道:“看你这么高兴的样子,龙阳君?还是谁?莫不是李斯那家伙来了?”    “不不,你肯定想不到。”    项少龙神秘地说。    “谁啊?”    纪嫣然好奇地问道。    “董匡。”    “啊?!”    纪嫣然也惊呆了,心中却是一惊,刚才自己在梦中,才梦到这个“董匡”,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董匡。    “这个是真董匡”    项少龙哈哈笑道:“上午乌卓派人传信,说是楚地那边去年发生了瘟疫,很多马匹都在瘟疫中死亡。但有一批野马,在瘟疫中缺一匹都没有被感染,强健的体魄十分罕见。因此,这个董匡就设法捕获了这一批野马,不光如此,他还想将南方的那种以爆发见长的野马,跟北疆以耐力见长的战马交配,让他们繁衍更加优秀的马匹。因此,龙阳君才推荐他跟我们联系。大哥当即应予,我想,此时他应该在路上了吧。”    “过几天等他到了后,你也是懂马之人,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接待一下吧。”    “嗯,好。”    纪嫣然心想,这个董匡,又会是怎么样一个人呢?因为自己曾经的情事,总觉得心中有些怪怪的,同事也好奇,这个真董匡,到底跟那个曾经让自己纠结过的假董匡,有没有相似的地方呢?十几天后,项府张灯结彩,此时项少龙等人已经在北疆经营多年,专门修建的项府已经颇具规模,房舍林立自不必说,难得的一些赵地才有的石刻,水池,在这里也是能见到。    此时纪嫣然和一众项少龙的女眷一起,跟着项少龙,乌果,滕翼等人的后面,在项府门客等候着。    此时纪嫣然站在众女里面,身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衫,因为今天是她要负责作为女人代表接待客人,因此,她是站在众女的头里。    不一会儿,就看见远处人头攒动,一大堆的人马从天际线除慢慢走过来。    自从跟随少龙和乌家一起逃离咸阳以来,他们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大规模的中原人来访。    来访的人群似乎很有秩序,每个人都是骑着一匹高大的马匹,四五个人一排,差不多有十几排人,而在马队的后面,是大约十几辆的马车,每个马车后面都托着一个大笼子,笼子里都是一些个子矮小,但又十分健壮的马匹,这些马匹有的不住挣扎,似乎要摆脱笼子的舒服,但大多数已经沉默,趴在笼子里咀嚼着青草。    到了众人面前,所有人的停下了脚步,齐刷刷地一起下马,然后自然地分成了两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中间走了出来。    其实在之前扮演董匡的时候,项少龙并不知道董匡的真实样子,只是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约摸四十的中年汉子。    而此时来看这个人,如果以外貌来看,虽然外形也是十分粗犷,但年龄应该是不到四十。    众人也十分好奇,因为董匡成名已经差不多三十年了,按找这个推算,怎么也得是差不多五十的人了,但见到众人的恭敬程度来看,又似乎眼前的这个男子才是他们的首领。    那个壮年男子微微一笑,走上前来,正色说道:“敢问可是项少龙,项兄的府上?”    项少龙立即上前答道:“正式在下的府邸。”    “楚国人氏,牧马人董匡,前来拜访项兄。”    这个男子正是董匡,走上前,双手一拱,行了个见面礼。    项少龙立即还礼,一阵寒暄后,项少龙向董匡介绍了自己身边的人。    董匡和众人一一见礼,只有当项少龙介绍到:“这是贱内纪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