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国度三部曲+番外篇

第一集【内容简介】  与世隔绝的秘密花园,以女为尊的精灵社会。圣骑士与精灵的混血儿布鲁,被视为不祥与低贱的象征,赐予奴隶的资格已是精灵社会的恩赐。  偶然发现在自己居所发生的天大计划与秘密,让布鲁开了十九年来的第一次荤,得到了族中最不屑与他的女精灵身躯。这一次的开始,就犹如开启了他体内血液呼喊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欲望如洪水般潮涌,他的欲火烧向了花园中隐世的精灵们。他发誓,他母亲的仇与这十数年来所受的仇恨,定要叫花园中所有精灵全数偿还!  「别提那些事,她若过去找你,别把事情闹大。你偷过太多女人,乱七八糟的,听得我都头昏。我家还有两个处女,一个是我的大女儿,六十岁的独身主义者,你把她给弄上手吧,免得我看着心就烦。还有我的小孙女秀娴,三十一岁了,也没见她喜欢男人,我猜想她要嘛学她姑姑独身,要嘛学她姐姐搞同性,你找时间也把她强了,我就权当不知道。我儿子的两个妻妾我是允许你碰,但你要迟些,因为她们是很爱我儿子的……」席琳被布鲁插得舒服,又加了一句:「像我爱你一样。」布鲁欣喜若狂,轻喝道:「席琳老婆,你说的这些话,可不能反悔。」  「我反悔有用吗?你如同我们的王,要哪个女人不行?况且,我们的时日也不知剩多少,计较什么呢?嗯,还有件事情,你既然封印了蝶舞,那也把我封印吧,省得我有时发骚就跑去跟别的男人胡搞。到时别说我背叛你……」  「我操!你跟那么多男人搞过,我什么时候说你背叛我了?」  「那是你不把我当你的女人啰?我要你把我当你的女人对待!」  「我这咒语很狠毒的,你问里芷就知道。」布鲁担心席琳是图一时痛快。  「有我狠吗?我丈夫儿子孙子刚死,我就把自己、把他们的女人全推给你!赶紧给我下封印,我可不想被人类捉去奸淫!老娘绝不便宜那些害死我家男人的肏兽,我甘愿让你这个肏兽霸占到底!快点施咒,然后给我高潮,你可以滚蛋去找诺特薇或者我儿媳妇玛加素,她们两个都是哺乳期,搞起来很爽的,你还磨蹭什么?」  「席琳夫人,我真服了你!好吧,以后你淫心动时,我不在你身边的话,就别怨我封了你的淫洞。」  布鲁抽出肉棒,插指进她的阴道,念起天下淫妇都害怕的咒语……  从席琳寝室出来,布鲁的裤裆膨胀——他还没射精,席琳主婢已经支撑不住,哀求他放过她们,叫他去找玛加素或诺特薇。  他本想找玛加素,但想到她刚丧夫,心情不见得好,只得暂时收住那份淫心,决定先去看看他的莹琪宝贝。  布鲁走入王府家将的居所——东大院,遇到以古珞蒙的大儿子格姆能:卡尤,他把布鲁拦住,笑道:「布鲁,我刚到皇宫找你,却不料在这里遇见你。今日下午,我父亲准备个小酒宴算是替你接风,说要跟你比武之前先跟你比比酒量,请你务必赏光。」  布鲁迟疑一会儿,道:「可是我记得,我曾险些被你们父子杀死……」格姆能豪爽地道:「彼一时此一时也,现在我们已是同一战线,就让酒水消除我们以前的仇怨吧。」  「格姆能,你外表粗鲁,但没想到这么会说话。」布鲁向他竖起了拇指。  「过奖!这样我就当你答应了,这就先行告退,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准备!」格姆能匆忙地走了。  布鲁心中感慨万千,短短六年的时间,人和事没变多少,但对待他的情况却大不相同。  他继续走向东南侧的庄院,远远地就听到女孩的欢叫声,于是疾行过去,一会儿后就被从门里冲出来的小人儿撞上,那人儿尖叫一声往后倒退,他手一抄把她抱起来,接着便看见莹琪和沙珠双双出现在院子门口。  「你们在玩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布鲁摸着仙蒂的耳朵,淫笑地对沙珠师徒说。  莹琪将头转向一边,嘟起性感的小嘴气道:「哼!现在才来!我一点都不想你!这六年里也没哭过!不知道有多开心!师傅,把你孙侄女要回来,她输了不认帐,明明说过要脱裙子的……」  布鲁抱着仙蒂,往她们的阁楼走去。  「喂,杂种,我可没有允许你进来我的地盘,你是想跟我决斗吗?」沙珠趾高气扬地娇喝。  「沙珠大人,你再嚷嚷,我就亲你!」布鲁头也不回地道。  沙珠气得小脸通红,与莹琪!起跟着他走进阁楼。  他把仙蒂放在座椅上,坐到她身旁,朝莹琪招手,道:「别生气了,我那时候不是说会回来吗?难道给你准备的玉阴茎不好用?」  「当然不好用!我用了几次就把它塞进箱子里,没再用过!仙蒂都可以守贞守那么久,我当然也不会输给她!对了,今天她和师傅联合跟我斗棋,她们明明说好输了要脱光下身,可是师傅刚脱掉底裤,仙蒂就夺门而出,我们刚刚追她去了。」莹琪说着,也没跟布鲁生气,爬上他的膝腿,站在他的腿上向他索吻。  布鲁和她缠吻之时,顺手把她的裤子全脱掉,摸到她肥嫩的玲珑阴户淫水泛滥。他不理会沙珠和仙蒂在场,急忙地褪掉长裤及内裤,她倒是机灵得很,屁股往他缩短的阴茎一坐,就把阴茎吞进她的阴道,舒服地摇耸……  仙蒂还是一语不发,倒是沙珠看到这幕,突然发出怪叫:「可恶!杂种,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我就怕你!居然在我屋子里奸淫我的徒弟,成何体统!赶紧滚出去,不然我要出手了。」  布鲁转过头瞧瞧她,见她的脸比仙蒂还红,心想沙珠怎么这般容易脸红?  「皇后!」他突喊一声,沙珠掉头看向门口,他迅速地把她搂过来,当她回头时,他立刻吻住她的小嘴,她挣扎着躲开。莹琪知趣地离开他的大腿,他把沙珠抱到胯上,肉棒在她阴户上乱戳一通,戳得她哇哇痛叫,也戳得她的淫液肆流,却找不到缝儿进去……  「杂……种!松开手,我跟你做就是了!」沙珠急得哭叫。  布鲁本来只想吓吓她,倒是没想过要真的奸淫她,不过还是依她的话,把她放到膝前。  她抓着裙子往后一跳,转身朝二楼掠飘,冲进她的寝室,把门锁得紧紧……  「我容纳别人也不容纳你!淫棍杂种,你以前多可爱,都被我欺负,现在却欺负我。我以后都不要见到你了。」沙珠在屋里哭叫着,却不能博得谁的同情。  布鲁把一旁的仙蒂抱过来,伸手到她的裙里扯掉她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不管她的抗拒,强硬地插入她嫩肥的细穴。在她的哭泣声中,他站直身体道:「你要哭就哭个够吧!我知道你爱我的老头,你可以把我想成是他!这是他交代的事情,我必须照顾好你。莹琪,带我到你的房间,我要跟仙蒂妈妈好好地转告我老头交代给我的话,否则她永远不相信我,也不肯承认我老头已死的事实!」  「我相信你!你把我放下来,我就相信你!呜哇……姑婆,你出来救救我啊!我不能够让我的儿子奸淫我……」仙蒂哭叫着,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沙珠在屋里哽咽地骂道:「你啥狗屁儿子!他是埃菲生的,而且肏都肏了,还哭什么?被他肏,总比被别人肏好吧?父债子还,这句话没听过吗?他老子欠你的债,就应该由他来还!你想要儿子就找他要去,他的精液里有他老子的基因,可能你生的孩子就能像他老子也说不定,这叫隔代相传!杂种,肏死她,居然敢叫我姑婆……」  布鲁随莹琪进入房间,他把仙蒂丢到床上,脱掉她的长裙,只见她金毛浓密的阴户生得肥突,阴裂比莹琪的细缝宽长许多,难怪她能够容纳他的原本尺寸!她比诺特薇矮些,阴户却生得比诺特薇的嫩穴肥大,那种只有娇巧精灵才有的特殊韧张性也比诺特微的要好。  「你安静一点!我插进去的时候会告诉你一些事。我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我想试试。」布鲁趴到床上,恢复常态的巨棒,深深地捅入她的细洞,虽然还有一截留在外面,但她勉强容纳。他的额头贴到她的眉心,身体散发邪异的黑芒弥漫整个房间。  仙蒂的娇躯颤抖,她梦噫般地道:「布尔,你要我做你的儿子的女人?呜呜!你们父子都这么坏……」说到此,她突然顿住,眼神恢复清澈,推开布鲁的脸,许久才问:「你是不是使用幻术?」  「我不想解释太多!但你想想,有些话我父亲只对你说过,我又怎么能够重复他的话呢?我只跟你说这么多了,若你觉得无法相信我、接受我,我说不定要违背老头留下的遗嘱,就此撒手不管你了。」  布鲁双手撑在床上,凝视她许久却得不到她的回答。他叹了一声,缓缓抽出巨棒……  「不要……不要全部抽出!你的东西和你父亲的差不多,区别只在你的粗长一点,我正在熟悉它的抽插,你若不介意我曾是你父亲的女人,你……可以继续。」她的脸侧向一边,泪珠滚落被褥,「细短一点吧,你父亲曾对我使用过那种变换……我比较适应第二形态,原始尺寸太粗长,一不小心,我的阴道就会被撕裂!」  布鲁惊喜地抽插,淫喝道:「立即给仙蒂妈妈魔术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