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女友-1-5

第一节  「叫那班海鲜投降吧!把它们灭族就无趣了。」  「是的!」  副官芙妮嘉吩咐通讯兵,发讯给代号八爪鱼星的蛮族劝降,否则本舰队将以主炮三连射攻击地表,从宇宙中扫除他们的存在。  浮游于域星轨道上的万艘战舰,以致命的光束持续向地面猛轰狂炸,蛮族舰队早已被击溃,星球表面上有百万计的战斗机在肆意破坏。一度拥有绚丽优雅文明的种族,已到了末日。  稍后八爪鱼星传来投降通讯,祖拿达军第388军司令希妮雅的动物园,从此又多了一群宠物。  祖拿达军是由身高十八米的战斗种族构成,全族皆兵。和敌对的侦察军在宇宙展开了万年以上的大战。第388军司令希妮雅,无疑是他们中的一个异类,比起热衷于战争的平凡人。她更醉心于收集宠物,接下一个个其他人不愿的蛮族征讨任务。  外表像八爪鱼,原本拥有过百个星系的族种就是她最新的猎物。它们中屈指可数,千万分之一的生还者,其下场就是被希妮雅饲养于废弃旧型舰所改建的动物园内。  「好!我去看看玩具们的生活。芙妮嘉,你收拾善后。」  如小鸟一样轻巧,一头黑发飘逸的希妮雅离开舰桥。  对比起拥有优秀战斗技术、战略观念、大量精良武器的侦察军,芙妮嘉不明白为何希妮雅总喜欢和那些蛮族玩耍。有那么有趣吗?  之后由于附近星区已再没有蛮族,希妮雅又讨厌和一成不变的侦察军作战,经过一番人事技巧处理,第388军接下了讨伐以地球为开端,一个持续百年的叛乱。  一百年前起,自从一支近五百万艘的大舰队在讨伐地球遭遇挫折起,该舰队就陷入叛乱之中,此后始续扩散从未休歇。  对此希妮雅咕噜了一句『无聊的对手』后接受了这似乎没有任何乐趣可言的任务。而这将会是第388军成军以来,最艰苦残酷的考验。     ***    ***    ***    ***  西元1999年神秘外星战舰坠毁地球,2009年第一次星际战争爆发,一度除宇宙战舰超时空号外的数万生还者,人类全数灭绝。  地球人的对手,是身高十八米的战斗种族祖拿达军,他们在宇宙中拥有以亿万为单位算,数公里长的巨舰。相比之下,人类柔弱到像婴儿一样。经过历史考证,祖拿达人和地球人,都是二万年前普托戈车文明的生化实验产品。地球人是被遗弃的失败品,祖拿达则是成功的生体兵器。  地球人类虽曾频于灭绝,但反而以文明征服只懂战斗的祖拿达人。在第一次星际战争中,林明美以歌声魅惑对方数百万舰队以亿计将兵,让超时空号和极少数支持他们的祖拿达人获得奇迹的胜利。  但是好景不常,祖拿达人的好战本性,使他们耐不住和平。未经文明洗礼的祖拿达军,再多也可用歌声击溃。问题是接触文明后,想用婴儿、接吻或歌声作心理攻击,根本没用。  但所幸的是,这种既是战争狂又热衷于人类文明的种族,经过文化洗礼后就像古代社会的游牧民族,艳羨喜爱富裕的农耕文明一样。人类逃过灭种之危,在动乱中复兴。但因战乱不断,而为免灭绝的长远计,人类作出星际移民的决定,以逃过灭亡的命运。  敌人当中最可怕的不是未接触文明,但数量最多的一般祖拿达军,也不是既爱文化又热爱战争,数目虽小却极难缠的已开化祖拿达人。对后者战败的话还有投降变成对方的俘虏一途,就像被游牧民族利用的农耕民族一样,既冲突又互利的共生关系。  让人从心底颤栗的是半开化的祖拿达军,心理攻击无用,亦不接受投降,一旦遇上,除了战胜就只有死亡。一般其数目为数万至十万艘,非常可怕和难以对付。  第一百移民船团,从饱受祖拿达军压迫的母星地球起航,最初仅有少数护卫船团。但在几个星系短暂停留吸收移民和扩军后,发展成一亿人,数千战斗舰的庞大船团。三年前的亚尔贡战役中虽损失惊人,但却接纳了数千艘已开化的祖拿达舰队,由他们负责护卫,船团提供种种文明产品,一路向未知的宇宙前进。     ***    ***    ***    ***  柏菲,地球联合军亢龙联队长,官阶上尉,是船团司令的儿子,棕发白肤帅气高大的身型,还是军中击坠王,金钱和权力一样不缺,外加战功,堪称军中男性最讨厌、女性爱煞的美女杀手。女人,他已玩得太多,近来不是孕妇、幼女、冰山美人、当红明星等特出者,已无法满足他。  虽然战场上杀人如麻,他却不是那么喜欢这份差事,只是在这乱世,做军人除了地位高,也是受社会环境和父亲所迫。  对柏菲性启蒙的第一对象就是她外表清纯如少女的后母,这个祖拿达女兵在归化后嫁给了他父亲。至今柏菲都不能忘怀,站于身高十七米的巨大美女裙下,仰视父亲送给她,有可爱布偶图案内裤的情形。纯白小裤裤上,双腿间的凹痕。  不知世俗险恶,但拥有高超杀人技巧的少女,那种吸引力让他一生难忘。遗憾的是,基于经济原因祖拿达人多数会缩小化,至今柏菲这浪子还没有找能让他永久靠岸的码头。  可是最近他却心系于一位神秘少女,从未探索的星区,自去年起就传来的神秘mtv。复古的林明美式装扮,黑色青丝飘飘,闪耀着神秘光亡的绿眸子,活泼、狡黠、威严、冷酷,多变的眼神让人魂牵梦回。大胆的穿着配上纯真若小孩的笑容,让人既想保护她,又想剥光她。身材更是玲珑浮凸,让人遐想连连。  她是谁?哪一个船团的人,又或者是被祖拿达人俘虏的可怜人呢?柏菲从没为谁如此心动过。好想得到她,不只是肉体,连那颗心也想一并得到。  尤其是在最近,战局非常不妙。几个月间与半开化的祖拿达军交战,对手还是既强又让人杀起来痛心的全女班军团。心理攻击无用,谈判又无从解决。她们的顽强善战,让船团最近死伤不少,柏菲也有几名旧爱香消玉殒。虽是逢场作戏的女人,但听闻她们受袭死亡,作为男人柏菲自然会可惜。  而柏菲提出的新类型心理攻势,父亲虽勉强支持,却被地球联合军的统帅部驳回。那些坐在安全地方办公的混帐,又怎知前线战士辛苦。  今天一直实施游击战的敌军,在分散我方后大举出击。上万的舰队间爆发激战。柏菲三度出击,除吃饭外仅有上洗手间的时间,别说睡觉,连和性伴侣作个出击前吻别也不可能。看着已方满载平民的船在宇宙中爆散,柏菲感到这种战斗全无意义,而现实却迫使他非战不可。  好不容易,二十四小时的激战后,地球联合军反败为胜,将敌人压缩在附近的陨石区。  千万战斗机架之中,柏菲驾驶爱机阿尔泰,杀了近百名少女祖拿达军后,又再率部下奋战沙场。  蓦地空虚的民用船团后方,出现大规模超空间跳跃,数目超过一万。而己方九成兵力却陷入第一线抽不出来。眼看过亿平民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地球联合军和盟友,已开发的祖拿达军,陷入大混乱之中。  就在这时,柏菲收到神秘女郎的mtv。  「又到演出的时间了!」一身舞衣的希妮雅笑盈盈的道。自从由叛军中得知微形人的文明后,她简直沉迷到疯狂的地步。一边唱歌一边指挥大军作战,无疑成了军队的女战神。  芙妮嘉也不能否认她有点爱上这些有趣的东西。叫作唱歌的奇怪说话方式,没有实战作用,发挥心灵攻击的舞蹈动作。更别说电影和电视了,那是新奇刺激的世界。而今天获胜,她们就可以得到文明了。  「全舰队主炮三连射,通知第三、第五师团反转攻击。」以轻盈如舞蹈的步伐,云雀似的希妮雅下令后,驾驶自己的爱机亲自出击。  五分钟后,上万道巨大的光柱划破漆黑的宇宙,命中敌方非战斗用船团,造成千万计人类死亡。  「可惜呀!打坏了有趣的玩具。」  芙妮嘉按照希妮雅的命令变更阵形,祖拿达军第388军在屡次游击战削弱敌方后,使出了连环计,诱敌人进入陷阱。把地球联邦军第一百船团的战斗和非战斗部份分开,还予以前后夹击。  「各位地球联合军的官兵,我是祖拿达军第388军的司令希妮雅,今次我特别通融,让你们投降。我是指非战斗部分,因为我不想完全破坏掉船上有趣的东西。作战兵力不包括在内!胜利、毁灭、俘虏,这三样东西太有趣了。」  亲自出击的希妮雅,连战斗服也不穿,身上只有那套依林明美的登台歌衫设计的舞衣。半透明的机身,让侦察机可以拍下她的英姿转播全军。  美妙若仙韵的名曲『可有记起爱』在她口中重现,对抗着地球联合军重播毫无作用的林明美舞台演出。  「不是吧!」  柏菲简直是心胆俱裂,他迷恋的神秘女子,竟是敌军的司令官。  「杀!」  在歌声间歇停顿时希妮雅一声令下,百万计的战斗机如蝗虫一样,宇宙也为之遮蔽。亿兆计的导弹向己方射来,敌舰的巨炮发出千万道杀戮的光柱。  僚机牺牲后,柏菲的系统指挥已告瓦解,只能任部下在绝望里挣扎。  单人独机的柏菲杀向前方鱼群般,密密麻麻的敌机群,翻滚回转,矫健如游龙。同情和可惜的心,连想也没空想了。机枪连闪的柏菲,把只知战斗不懂男人的一个个祖拿达女兵送往黄泉。  要阻止这一切,唯有打倒他心仪的女神。  希妮雅是由战机机师出身的军司令,她的技术精湛绝伦。就如幽灵一样,多变难测,诡异迅敏。  穿越一连串防空弹幕,她突入进防空型战斗机械群中。人型战斗机手中的机关炮连闪,不只直击敌机,还专朝架驶室下手,残忍无情的大量杀戮。  她心中全然没有死的恐惧,祖拿达军根本不懂得死字怎写。看着装甲化成碎片,散落中漆黑宇宙中的屍体。这种胜利让她充满快意,数十架敌机被毁后,她冷血的把想逃的几架劫后余生者,也玩弄尽后杀掉,就像猫捉老鼠一样。  整个战局对地球联合军极为不利,他们弹药不足,肉体疲惫,更因后方被袭而阵势大乱。  比烟花灿烂百倍的光点照遍战场,每一团青、黄、紫、缘、红的亮丽星晨诞生后,就代表着一条或上万条生命的消逝。  没有同情观念的希妮雅,指挥世上最优秀和无情的军队猛攻。陷入绝境的地球联合军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的奋战只会让敌人更亢奋和激动。  炸开一条民用船的希妮雅,看着空气从缺口中流出,从中穿入,把子弹洒向花花绿绿的城市。偶然被轰中的防空洞,立时就有千百计的男女老幼死亡。  希妮雅的心态就像小孩子拆毁积木一样纯真,她根本不懂生命的宝贵意义,文明和文化对她来说只是有趣的玩具。杀戮和胜利,与敌人生死相搏,让她像喝酒一样迷醉。破坏一艘船就意味万计的人死亡,而希妮雅当前所想的竟是,不能太放肆,得留下一点。凡正只要不杀光人类,就能继续有得玩。何况她的宠物又增加了一批。  有人说小孩是最残忍的,所以才会为了有趣而杀害小动物。纯真的希妮雅无疑是带着赤子之心的死亡天使,祖拿达军最出色的杀人魔神。                 第二节  人形战斗机的机枪轰然怒响,格答格答的射击声之中,天桥、马路、汽车、建筑物,人们每日生活的城市,一一化为废墟。城市毁灭了还可以重建,人死了却不能复活。  感到船体的震动,防空洞内的人们陷入慌乱之中。一个个老弱妇孺都吓得面色变青,洞顶的灰尘像雨点一样散落,母亲们更加抱紧了怀中的孩子,期待战斗结束,和平降临。可是倏然之间像是天地变色,震动和火红之中,一切都化为虚无;贯入防空洞内的导弹终结了一切。  一座防空洞正好被希妮雅击中,冲天而起的烟尘中,以百计的活人变成焦黑的屍体,当中还有不少垂死的人,倒在自己身体渗出的血池之中。  口中咏唱着天籁般的歌声,手上驾驶战斗机有如身体般自然,俐落的进行杀戮。  以伴随自军司令出动的数十架卫队,四散进行破坏,通讯机将希妮雅鼓舞士气的歌声转播出去,同时报告她战况。祖拿达军前后合围,正慢慢将阵形变成球形,准备一举歼敌。  柏菲在这闪光四起,生命如烟花般消逝的战场,击毁一架又一架敌机,返回所属舰上。  补足弹药和燃料的同时,柏菲利用通话器驳上旗舰的通讯管制官,他众多女友之一的玛格丽特。  「听着!没有时间了。立时停了林明美的古董演唱记录,将我被老爸否决了的作战计划执行。」  「什、什么?那……那怎可以?」  「什么不可以,再不制止敌人,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你找宪兵队的莉亚少校帮忙,就是我老爸出面都不能停。所有事由我负责,看他忍不忍心毙了我!」  「但……但……这种计划会成功吗?」腼腆的玛格丽特一脸羞红的问。  「一定!你就放心欣赏好了。」  祖拿达军的女兵们,哼着希妮雅唱出的音韵,进出于这死亡风暴中。地球联合军的记录片,对她们连半点儿影响也没有。  可是这班杀戮机器的行动效率,因为柏菲的计划大降。至于地球联合军以及盟友已开化的祖拿达军,错愕、淫笑、讶异之余,他们仅能把握这劣势中的唯一生机,豁出性命去反守为攻。  「这……这是什么呀!」希妮雅看着萤光幕传来的景像,脸红心跳的摸着自己的下体。  一百年前,面对只懂战斗的祖拿达人,地球人以歌声、婴儿和接吻打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