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串男奴-1-7

客串男奴 (一)   看着满天星斗,呼吸清凉的空气,张峰感到很惬意!   独自背包出游已经徒步走了三天了,岭南的山野很有味道,在这里可以抛却一切烦恼,尽情融入大自然。  张峰此人十分传奇,出生于武术世家,文革时移居法国,成年后参加了法国外籍军团,在空降特种兵服役,退役后干过保镖、杀手、消防队员、推销员,最后在美国一家大企业一直做到中东分公司的总经理。   35岁那年,按家族的要求回香港继承了家族产业,经他一番整治,原本已经走下坡路的金鼎集团却蒸蒸日上,一举成为世界著名企业,并且在大陆、欧美、南亚、中东、俄罗斯等世界主要地域都开设了分公司。张峰的能力让家族吃惊,这也奠定了他在张氏家族里的霸主地位,即便族长也靠他供养,自然对他无不依从。   今年已经38岁了,资产数百亿美元!但他却极少抛头露面,确切说是极少以金鼎集团总裁的身份出现,他的各个产业都委派了得力的总经理在掌管。金鼎集团业务范围极广,张峰的势力范围也极广。金鼎集团有一个最大特点是:不论经营什么产品,价格总是比竞争者低一、两成,到底他靠什么每年赚十几个亿美元的利润?谁也说不清。   张峰的金鼎集团国内公关总部政府办经常宴请的是省长,军区司令,中央部委级以上的实权官员,公关总部的企业办则是个神秘部门,由张峰直接授意与海内外各大犯罪托拉斯密切联系。这一特殊办公室的全体职员由张峰直接领导,不接受公司其他任何人、任何部门的领导,也很少与公司内部发生联系,仅仅是挂靠在公司总部而已。   公司总部保卫部内还有一个督察办公室,其全体职员也是由张峰直接领导,负责监督各分公司的总经理和财务情况。   这两个办公室的主任都是张峰最信任的两个漂亮神秘的女人。张峰就是通过电话遥控这两个神秘女主任,再由她们指挥各自的属下,完成张总的特殊任务。   另外,张峰还有一个机要女秘书,张峰不在公司的时候,这位机要女秘书就代行一切权利,当然那肯定是张峰的遥控授意。   “啊哈,有了这么三位女人替我办事,真是轻松呀!真该好好享受生活!”   张峰心情舒畅地健步走在晴郎的田野土路上。   前面传来隐隐的女人叫喊声,张峰机警地仔细谛听,确信没有听错,便加速跑了过去。   “你们,你们还想干什么?钱,我的钱已经全都给你们了,身上值钱的东西也都给你们了,你们不能不讲信用。”一个女人的黑影在哭哭啼啼地争辩。   “哈哈哈,老大,你听到吧,这小妞让咱们强盗讲信用,啊,信用,哈哈哈。”   “嘿嘿,漂亮妞,不要急么,你看我们哥五个已经一个月没沾女人了,陪我们玩玩,然后就放你走,我们这回一定讲信用,啊,哈哈,一定讲信用。”   “不,别……别过来……大哥……大爷……求求你们了……放了我们俩吧”   一个姑娘在苦苦哀求,她旁边的姑娘已经在抽泣。   “老大,这俩妞真是漂亮!比电影明星一点不差,瞧这身段,真他妈撩人!”   手电光在两个姑娘脸上身上摇晃着。   “小妞,来吧,跟哥哥亲个嘴儿。”一个大汉上来强搂那哀求的姑娘。   “呜呜……不……呜……”姑娘挣扎着。   “喂,请放了那姑娘。”一个冷静的男中音突然在跟前响起。   “什么?什么?”那大汉回过头,仔细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跟前的这个男人。个子不高但也不能算矮,背着旅行包,体格健壮,略微发胖,约有30多岁,一双眼睛特别犀利。   “你?……、你是干什么的?”大汉上上下下大量眼前这男人,又看看他身后,没有别人。   “我是过路的,求你两件事:第一,放开那姑娘,第二,把钱和东西还给她们。”   “你说什么?”大汉围着这人打转,眼前这男人的冷静语气让大汉感到高深莫测!   “我说朋友,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你别趟这混水。”大汉显然想息事宁人。   “我是想走,也不想跟你们闲搭功夫,不过我的两件事你得办。”过路客平静但坚决地要求。   “我要是不办呢?”大汉眼露凶光,其他四个汉子也围逼上来。   两个姑娘已经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地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场血战,而这场较量的结果决定着她俩的命运,但四个大汉围攻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恐怕凶多吉少!她俩紧紧搂在一切,全身战栗。   “想打架么?试试看。”过路客背包未解,稍微移动一下身形,似乎摆出应战架势。   “嗖……、”大汉举起手中砍刀,直取过路客头颅。   “啊!……、”姑娘们齐声惊叫。   “啊!……、”大汉一声惨叫,然后就跌倒在地不再起来。   “啊!……、啊!……、啊!……、啊!……、”   另外四个汉子一齐扑上来,相继发出一声惨叫,就象第一个大汉一样,相继跌倒在地,不再起来。   一转眼的功夫,四个如狼似虎的强盗都瘫在地上痛苦地卷曲着,两个姑娘看得呆若木鸡!   过路客从为首的大汉身上搜出钱包,戒指,项链等物,递到姑娘手里。   “看看还少什么不?”   “啊!……不……、不少……、了!”一个姑娘结结巴巴地回答。   “谢……谢谢……、你!”另一个姑娘也结结巴巴地道谢。   “天这么黑怎么到这种荒野?”   “我们,我们……车坏了!”   “哦!……、我看看……、”   过路客很快修好了车,应姑娘的请求,坐上了她们车的驾驶席。   一路聊着开往岭南重镇。   原来两位姑娘一位是岭南山水旅行社的总经理胡枚,33岁,是个不输男人的干练女强人,甚至有点男性化--假小子气派,离婚单身;另一位是她的私人秘书姜兰兰,23岁。她们俩住在胡枚的高级公寓里,就资产论,胡枚也该是百万富婆了。   两人都很漂亮,尤其胡枚更透出成熟少妇的魅力!   开车的过路客叫张峰,自己介绍说是:“没有职业,喜欢徒步旅行,走到哪个好地方,就找份临时工作糊口,余钱和业余时间就游览周边地区。现年38岁,不喜欢婚姻的羁绊,所以一直独身。”   张峰说话很简练,敦厚的男中音很有磁性,相貌没有特点,但显得出历练丰富,身体微胖,但很健壮。   “你们怎么敢夜走岭上的野路?”   “唉!别提了,走到半路车坏了,司机修了半天也没修好,天已经就黑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正在着急,又来了一帮强盗,可气那司机,还是个男人,被那伙强盗只是吼了几句,就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扔下我们两个弱女子,真不算是个男人!”胡枚气哼哼地说出原委。   “你是怎么把他们打倒的?我们都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呢,他们就都倒了,呵呵!真过瘾!”姜兰兰兴奋地问张峰。   “哦,小意思,我曾经是野战军的特种兵。”张峰无意炫耀,只是简单回答。   “哇!特种兵!最酷了!”兰兰惊羡地自言自语。   “张大哥,我们经常要出长途,你又会修车,又有这么好的功夫,给我当司机吧,我可以给你很高工资的。”胡枚希望张峰答应,但又不自觉地流露出老板的语气。   “哦?”张峰倒是没有想过这问题,不过瞟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两位美女,心里忽然改了主意:“哦,那好呀,我正愁找不到工作呢,谢谢老板啦!”   “还没谈工资呢,你就谢谢?”胡枚一付老板气派。   “工资多少无所谓,能让我吃饱就行。”张峰一付诚肯态度。   “我原来的司机工资1200元,我给你双份,你看行吗?”胡枚担心张峰嫌少,但又怕他开除天价!真想雇他,但又舍不得太高工资。   “不必那么高,我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多,还跟原先的司机一样,1200元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富有了,我还从来没挣过这么多呢!”张峰装出十分满足的样子,“如果老板开恩,能给我找个免费住处就足够了。”   “行,我公寓里有个阁楼,挺好的,你就住那吧。”胡枚心里一阵窃喜!   “这么便宜的工资,竟然雇了一个司机、修车工、保镖兼家庭勤杂工四合一的男仆。”姜兰兰看着胡枚会意地笑笑,两人心照不宣。兰兰的工资可是每月4000元呀!还住在胡枚公寓免费吃喝。   “那太好了!谢谢老板!”张峰从后视镜里她俩的眼神早就看破一切,故意装作感激的样子,“老板,我一定会好好干,保你满意,住在你家里,真不好意思,以后家里需要力气的活你尽管吩咐。”   “呵呵,不必客气,好好干,我一向奖惩严明。”胡枚的老板气派越来越足了。   看着张峰的背影,胡枚满意地笑了,今天受惊,反倒收了这么个称心男仆,值!   ?????????   一晃过去十多天了。张峰看出两个女人的特点:胡枚是女强人,老板气派十足,处处颐指气使,喜欢命令别人,但形式果断,是个聪明的老板;姜兰兰温柔乖顺,办事仔细但绝不拖拉,是个很好的秘书人才。   她们俩关系很亲密,绝非一般!而胡枚也更加“看清”张峰这个中年男人了:干练,稳重,不多言,不争利,好像什么活都会做,对人宽厚,尤其对胡枚体贴,最令胡枚欣喜的是张峰的军人素质---服从命令。不论胡枚在家里外面让张峰干什么,有时甚至有些蛮不讲理的命令,张峰从来不说二话,立即完全执行。   住在一起也很放心,张峰一向规规矩矩,从不敢越雷池半步。   又是一个阴雨靡靡的周末。胡枚穿着真丝睡衣,倚在落地大窗旁边,望着窗外的细雨发呆。这是一个容易令人动情的时光。   秘书姜兰兰轻轻走过来,给胡枚端上一杯浓香的咖啡。   “兰兰,先放茶几上吧,过来。”胡枚淡淡地说。   “嗯。”兰兰也穿着睡衣,轻移莲步走到窗前,竟然乖顺地依偎在胡枚怀里。   胡枚俨然象男人一样拥住兰兰,轻吻她的面颊,两手还揉搓兰兰的翘翘的屁股。   “嗯哼!……”兰兰发出细弱的呻吟,同时微挪兜乃剑匠鱿闵啵?寻着胡枚的嘴。   两个女人在窗前缠绵缱绻,渐渐热烈起来,睡衣被剥落,四只纤纤玉手在两具丰腴白皙的肉体上摩挲,两对都属硕大的乳房在互相挤压,两片茂密的嫩草坪也在努力磨蹭。“嘶……”,“啊……、”,女人发情的娇吟声在窗外靡靡的细雨伴奏下,格外有情调!   “唉!……、”胡枚突然推开兰兰,忧伤地坐进沙发。兰兰有些惊慌地跪在胡枚跟前,看着胡枚,忐忑地探问:“姐姐,怎么了?是不是我做得不好?没有让姐姐舒服?”   胡枚怜爱地摸着兰兰的秀发,“唉!……兰兰………你毕竟也是女人啊!”   “我……哦…………我懂了……”兰兰诡狤地看着胡枚,“我去叫他来?”   “胡说!”胡枚故意慎怒。   “姐姐,我早就看出来了,其实那也没什么,我看他挺老实的。”兰兰很天真的眼神看着胡枚。   “再胡说我要惩罚你了!他一个小司机,我怎么能嫁他?”   “姐姐,我没说你要嫁他呀。”   “那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他挺老实的,也很有男人味,你可以把他叫来玩玩呀。”   “玩玩?”   “对呀,玩玩。有钱男人能玩女人,那有钱女人不是也可以玩男人么?”   “他?……、”胡枚迟疑。   “我去试试,他倒不是鸭子那种贱男人,不过对你挺听话的,也许可以……”   胡枚的春心开始骚动了。“那先试探一下吧,你去叫他来给我按摩。”   “是,胡总。”兰兰扮了个鬼脸,穿上睡衣去了。   “死丫头。”胡枚穿起睡衣,进了卧室。躺在软软的席梦思上开始幻想种种情况。   兰兰悄悄爬上阁楼,从门缝里看见张峰正在看书,便径直推门而入。   她早就习惯了把张峰当下人看待,所以也不必客气地扣门。   “呦!姜秘书。”张峰见兰兰穿着睡衣进来,预感他早就期盼的好戏要开始了。   所以尤其装出一付窘迫的样子,还真是羞红了脸:“姜秘书,你……你坐。”   张峰手足无措地站着。   兰兰倒是很有主人气派,稳稳坐在屋里唯灰徽乓巫由希炔凰祷埃舷麓?量张峰。只见张峰上身t恤,下身休闲短裤,凸起的胸肌对女人很有诱惑力。   “你会按摩么?”兰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按摩?”张峰没想到好戏如此开场,但灵机一动,马上应到:“在部队时学过一些推拿。”其实武术世家出身的张峰是推拿好手,对经络穴位很有研究。   “胡总这几天身体很乏,你来给按摩一下行吗?”兰兰盯着张峰,看他如何反应。   “我……胡总……她要是男的那没得说,可是……”   “噢,你还行,懂得分寸,不过我有办法。”兰兰看着张峰那副诚惶诚恐的窘态心里放心了。   “你去冲一下澡,然后我带你去给胡总按摩。”兰兰命令张峰,根本没有商量余地,然后就下楼了。   “快点!”   “是,姜秘书。”张峰看着兰兰婀娜的背影,内心窃喜!   “洗完了么?”兰兰堵在浴室门外追问。   “洗完了,等我穿衣服。”   “穿什么衣服?你没看见过桑拿里的按摩鸭……小伙呀,人家都是在腰上围一条浴巾,其他什么也不穿。”兰兰差点说漏了嘴。   “我从来没去过女桑拿,哪能看见过呢?”   “哦,嘻嘻,对对,好了,就照我说的做吧。”   “好吧。”   张峰围了一条浴巾,出来了。   “哇!”兰兰有些放荡地抚摸着张峰结实的肌肉,“你好健壮呀,象头公牛!”   “我……呵呵……”张峰感觉得到兰兰柔嫩小手抚摸所带来的快感,却故意装出窘迫又不敢躲避的神态,两手无措。   “哈哈哈哈”看着眼前这个健壮的大哥哥、这个成熟的中年男人,竟然可以任自己肆意抚摸而不敢躲避,更不敢放肆,兰兰体验到从未有过的高傲快感!   “走吧”兰兰引导张峰进入胡总的闺房。   “胡总,张峰来了。”   胡枚躺在床上,从新打量着眼前这个健美的中年男人。不知不觉间下体已经开始湿濡了。   “张峰,你按摩是隔着衣服按,还是不隔着衣服按?”兰兰故意把话题引向深入。   “当然是不隔着衣服按得更好了,不过……那惶鲜拾桑俊闭欧宀桓姨?头看胡总,红着脸低着头听凭发落的样子。   “没关系,带上这个。”说着,兰兰把一个眼罩给张峰戴上,并看着胡枚偷偷抿嘴微笑。胡枚也没吭声,也是会意地笑笑,然后脱了睡衣,赤裸着在床上躺好。   兰兰把张峰引到床头做好,“开始吧。”   张峰平抬双手,找到胡枚的头,开始认真按摩。张峰的手法是正宗的太极推拿,自然不是桑拿里的野鸭子所能媲美的。胡枚惊讶于张峰的手法,只几下就令胡枚舒畅不已。   张峰在认真地按摩着,眼睛看不到,不过凭手摸也知道按的是什么部位。   胡枚被按摩得渐渐发情,眼神开始游移,面色开始潮红,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其实这些变化张峰早就通过胡枚肌肤的变化感觉出来了,只是他依然默不作声,逐次往下按。现在站在胡枚身侧柔中带力地按摩胡枚右乳的根部。兰兰坐在胡枚左侧,小手捂在胡枚左乳上,看着张峰认真的劲头,“嗤嗤”地偷笑。   “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比那些鸭子强多了,那些鸭子哪懂得什么按摩呀,只会乱摸撩人罢了。”   “嘻嘻,胡总,恭喜你收了一只顶好的鸭子呀!”兰兰小声说笑。   “去去,滚你的,瞎说。”   “不知他那个怎么样?”兰兰冲着张峰的下体努努嘴儿。   “小淫妇!”胡枚尽管嘴里骂兰兰,右手却偷偷向着就在右手上方的张峰下体摸去。先摸着了大腿,好似无意间的碰触。胡枚和兰兰都有些紧张。   张峰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搭在自己大腿上,那种若即若离的麻痒快感直冲后脑,张峰知道那是胡枚的试探,他依然在按部就班地按摩,两手捧住整只右乳房一紧一松揉捏着,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胡枚看看兰兰,兰兰微微点头。胡枚的手渐渐摸到张峰右侧的臀肉。   张峰稍微扭了扭屁股,说明他感知了那手的用意,但依然在工作,又表明他不太敢躲避那手。那手开始在右臀上游走,手指也开始动作,揉捏着结实的臀肉。   估计那手与臀肉的接触会给胡枚带来甜美的手感!但同时也给张峰带来麻痹的快校∧懈丫な⒂行┎穑欧迮酥谱拧?   胡枚又看看兰兰,兰兰再次点点头,两个女人此时胆子更加大了起来。   胡枚把那手收回,却又探进了张峰用浴巾围着的两腿之间---那是男人的最隐秘之处。胡枚的手轻轻碰了一下张峰的大腿根,好像无意。张峰感到一股电流的袭击。他依然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