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落粪井被丐欺-1-3

第一节 看美女失足落粪井 这一日,张峰闲来无事,独自在街边的小酒馆品酒,正所谓“一壶老酒,两 碟小菜,品味生活有闲情。”这家小酒馆的几样小菜做得十分精致,尤其霉干菜 扣肉,香味浓郁,令人流连忘返。 不知不觉已经喝光了一瓶女儿红。看看街上已是灯火阑珊了,便算了酒钱, 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街上。 夏夜的都市好热闹,尤其青春玉女们,裸露着细嫩的藕臂和秀美的双腿,窄 小的兜肚遮不住酥胸的春光,超短的薄裙微露圆润的臀肉,看得张峰心头突突乱 跳,恨不能立即上去抓她几个就地奸淫。 忽地,张峰眼前一亮,一个高挑个,气质清纯,身材丰满的姑娘从张峰眼前 走过,虽是夜色幽暗,可姑娘那肥美的半个屁股张峰是看得清清楚楚,“这骚狐 狸,裙子也忒短了!别人的超短裙还盖住大半个屁股,可她却露出大半个屁股, 啧啧,真他妈馋人!” 这姑娘在张峰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张峰不知不觉地就跟着走了,反正他也 没什么事。渐渐走离了热闹的大街,林荫夹道的小街上幽静昏暗。张峰正担心这 姑娘也忒大胆了!独自一人穿得如此招惹,还走这僻暗的小路?姑娘却回眸一笑, 依然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张峰的欲火被这一瞬的媚眸“腾”地一下点燃了。心领 神会,立即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前面的姑娘拐近了一条更小的小路,张峰赶紧小跑几步,生怕再也找不到这 么风骚的小妞了。忽然脚下踩空,只觉得后脑“嘭”地一声,象是挨了一闷棍, 然后满眼都是金星跳舞,再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说前面的姑娘走着走着,感觉身后没了脚步声,回头看看,原来跟着自己 的那个男人没了踪影。“咦?看他穿戴象是有钱人呀,怎么溜了?”姑娘只好装 作若无其事地站到树影里。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人影。“怎么了?”一边疑惑,一边就往回走,走到刚 才自己拐弯的地方,四下里看看,杳无踪影,不由得恨恨地嘟哝到:“妈的,看 走了眼,白白耽误功夫,咬了钩的钞票,还让他溜了,得,还得再去钓,今天还 没开张呢。” “妈呀!”姑娘一声尖叫,看看脚下黑洞洞的井口,吓出一身白毛汗!“好 悬,步子再大一点就掉进去了。妈的,政府的人就会嫖我们,有哪个想着为老娘 弄条安全的路走?唉?刚才那男的不会掉进去了吧?”姑娘小心翼翼地往井里看, 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还有一股股臭气往上冒。“嗯!好臭!喂,有人 么?”没人回应,姑娘便悻悻地走了。 当张峰醒来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双手反绑,两脚也分别绑在一根约一米 长的钢筋两端,不仅如此,脖子上系着一个狗项圈,狗缰绳紧紧系在脚下钢筋的 中间。张峰被绑惨了!叉着大腿,膝盖磕地,蹶着屁股,由于狗缰绳的拉扯,下 巴吃力地啃着地面,别着脸。连腰都休想伸直喽!要是爬在地上、从侧面看、此 时的张峰:膝盖-下巴-屁股就是一个三角形。惨了!惨了!张峰纵有浑身本领 也无济于事,硬是被绑得死死的,还是这么个难堪的狗姿。 “哎呦!好痛!我、、这是在哪儿呀?”张峰想起自己是因为跟踪一个妙龄 美女,不小心,好象是掉到井里了,怎么就跑这里来了? “杆子头,他醒了。”一个小姑娘向阴影里的一个人报告。 “哦?、、、让他再呆会儿罢,我们该吃晚宴了。” 张峰惊奇地发现:报告的小女孩竟也是一丝不挂,阴影里的那个人、从话音 上也可以断定是个女人,慢慢聚到她周围的许多小孩竟都是小姑娘,而且都是赤 条条的。 小女孩们端出各式各样的盆盆钵钵,里面盛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大姐头, 我今天拣到半个肯德基汉堡。”“大姐姐,我要到半碗红烧肉。”“我只要到 这个馍。”“、、、、、”一通汇报,众小女孩们都把今天搞到的吃食拿出来, 好的当然孝敬大姐头了,剩余的,大家分吃。 “原来是一群小乞丐,不过都是女的倒是稀奇!” *********************** 第二节 遇魔女忍辱做男奴 *********************** 待那大姐头吃饱喝足了,一边享受着小女孩们的侍候,一边用一根竹条戏弄 张峰的阳物,时而还戳戳屁眼,一边跟张峰聊天。 张峰终于弄明白事情的经过了:原来此处是一幢烂尾楼的地下室,下水道通 往外面的粪井。刚才一个小妹妹去倒马桶,刚好掉下一个人,把小妹妹溅得满身 屎尿,掉下的人也昏迷不醒,沉入粪井。这大姐头去把他捞了上来,算是救了张 峰一命,大家把他抬到上水自来水井处冲洗干净,就这样绑起来了。沾满屎尿的 衣服已经扔了。 “哦,那我该谢谢姑娘救命之恩呐!不过为何要把我绑起来?” “救你?哼哼,那是为了用你,你也不必谢我,以后只要你乖乖听话就行了, 否则,饿死你也没人知道。” “用我?让我给你要饭去?” “呵呵,看你细皮嫩肉地,谁能给你饭?不用你去受累,我养着你,嘻嘻。” “那你用我干什么呢?” “用你这个东西呀,哈哈哈。”大姐头用竹条拨弄张峰的阴茎,其她小女孩 都哄笑起来。“你没发现我们都是女孩么,老天赐給我们一条公狗,我们也要 好好享受享受呀!都快一年没沾着男人了,嘻嘻,你可要卖力报答我的救命之 恩呀!” “啊!?、、、”张峰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心想:“完了完了,落入这帮 饥饿的母狼手里,弄不好就得被她们玩死!我还是先顺着她们,再想办法解困。” 想到这儿,便装出可怜兮兮的腔调说:“大姐,我要不是被你救起,也是淹死 在粪井里了,我一定报答你,你看我一个书生,何必这么绑我,这样我也没法 报答你呀,动都动不得一点点。” “哼哼,想蒙我?你还嫩,看你身上的健子肉,就知你是个练家子,虽说我 身怀绝技,可也不能麻痹大意,还是这样绑着安全些。” “哎呦,好吧好罢,随你喽。大姐,你们怎么都不穿衣服?” “呵呵,穿衣服多热呀,这样岂不凉快,这里也没有别人骚扰。” “哦,象你们一帮小姑娘,就没人来欺负你们?” “哼哼,欺负我们?姑奶奶我老家河北沧州,从小习武,让他七八个野男人也 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帮里只收女娃子,有我罩着她们,谁敢欺负?” “哦,原来是这样。那大姐一表人才,怎么沦落至此?” “哼,我原来是体育教师,因为诱奸小男生被告了,这才逃了出来,不过现在 也挺好,不愁吃不愁穿,天王老子也不管咱,还給咱送个男人来玩,真是赛神仙!” “哎呦我的妈,想必我是玩女人太多,做的孽,老天报应我,让我落入这个魔 头的手里,看来一时还真无法脱身了。” 这时那大姐头已经被小姑娘们舔得“哼哼叽叽”地呻吟起来了。“去,把东 西拿来。”“是”一个小女孩很快拿来一根双头蛇塑胶阴茎,是sm那种,有腰带 可以穿的。大姐头把一头插进自己那淫水泛滥的桃源蜜洞,把腰带系好,双头蛇 的另一端就变成了那大姐头的“阴茎”了,又粗又长,黑色发亮,好不吓人。 看着大姐头走向自己的屁股后面,张峰意识到不好,连忙大声喊叫起来: “啊呀!好姐姐,不可以呀,太大了,要插坏那里呀!”边叫,还边努力扭动屁 股,企图逃避,但事实恰恰相反,摇晃的屁股更撩惹得大姐头兴起,而张峰却丝 毫摆脱不了被强奸的噩运。 “龟头”已经抵在屁眼上了,张峰恐惧极了,浑身哆嗦,“呜呜、、天呐, 好姐姐,求求你,不要插呀,你让我怎么都行啊!、、”哀求无效,大姐头根本 不管张峰如何,只是一味地要插入。 也许是张峰屁眼从未被插过,很紧很涩。“妈的,还是处男?!弄不进去, 怎么能让他滑溜一些?呸呸。”大姐头往张峰屁眼上唾了两口唾沫,还是不够滑。 “大姐姐,我们好象有一罐修自行车的油耶,能用么?” “能,快去拿来。” 小姑娘很快拿来一罐黑乎乎的甘油。“来,往这里抹。”大姐头命令小姑娘 給张峰屁眼胡乱抹了一滩黄油,然后再次把“龟头”抵住张峰屁眼,阴户一夹, 蛮腰一挺,“噗嗤”生生地插了进去。张峰顿时痛得浑身颤抖,杀猪也似地惨叫 起来:“啊!、、哈哈呀、、、痛啊!、、、痛死我了、、、啊啊、、、” “哈哈,真过瘾!原来臭男人也怕强奸,好好好,干死你!”大姐头好象变 态狂,张峰越是嚎叫,她越是兴奋,象个猛男,用力操捣张峰的屁眼,双头蛇的 一端給张峰带来无比羞辱和痛苦的同时,另一端却給大姐头的阴道造成极大的爽 麻快感! “嗯哼、、、咿呀、、、真舒服!、、、强奸真他妈的爽、、、难怪那些臭男 人总要强奸姑娘。哎呦、、、好麻痒!、、、”大姐头尽情享受阴道里塑胶棒的 震颤所给予她的巨大愉悦。后来发现,张峰每每摇动屁股,就连带塑胶棒颤动, 她索性懒得自己费力,干脆骑坐在张峰高高蹶起的屁股上,任凭张峰扭动屁股,坐 享其成。 “哎呀、、痛!、、姐姐、、求求你、、饶了我罢!”张峰屁眼感觉被撕裂了, 羞辱痛苦实在难忍,不得不苦苦哀求强奸自己的这个女魔。大姐头哪里肯依他?反 而命小丫头们折磨张峰,逼他不停地扭屁股:“小玲,来,钻到他下面,撸他鸡鸡, 小丽,你捏他卵蛋蛋,小红,你掐他卵蛋蛋的后跟。” 三个赤条条的小丫头开始玩弄折磨张峰的悬垂阳物。可怜的张峰,肉体居然有 反应,一条肉棒慢慢变长,变硬。 “咦?,大姐姐,这家伙变得又长又硬。” “哦,嗯哼、、好好、、什么?变长了?、、你们先别弄了,用那根竹条子使 劲抽他卵蛋。” “啊?!好姐姐,好姑奶奶呀,求求你别抽呀,我让你奸,随便让你强奸还不 行么?”张峰惊惧地哀求大姐头。 “呸,你有资格求么?还你让我随便强奸?你不让又能怎样?给我抽。”大姐 头得意洋洋地骑在张峰屁股后面,命小丫头们抽。 “啊----啊-----”小丫头们照准张峰的卵蛋,用竹条狠狠抽了起来。 张峰哪里熬得住这般苦楚?竟痛哭流涕,哀嚎连连。“啊---好姐姐---别抽 了---啊---痛呀---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呀--啊---痛呀---” 随着抽打,张峰的屁股一拱一拱地颤动,搞得大姐头十分舒服。更令小丫头们抽个 不停。 没抽多久,张峰的大肉棒缩小了,卵蛋却肿胀了。“嘻嘻,好玩,大姐姐, 他鸡鸡又缩小了。” “那就再撸、再捏、再掐。”小丫头们又开始玩弄张峰的肉棒。张峰此时怕 得要死,他怕肉棒再硬,再次被抽。可不争气的家伙就是不争气!往日里雄赳赳 的肉棒神勇得令女人害怕也痴爱,可现在却成了张峰痛苦的导火索。三个小丫头, 一丝不挂地抚弄他的肉棒,让他如何能持?肉棒再次勃起。 “嘿嘿,大姐,又硬了。”“是么?那就再给我抽。” “啊?哈!---求求你呀--不要抽了--要抽爆的呀!” “能抽爆?好好好,好玩,你们给我使劲抽,我倒要看看卵蛋爆炸是什么样 子?”这下可苦了张峰。小丫头们只顾好玩,没轻没重地狠命抽打张峰的卵蛋。 最后,张峰痛得已经无力喊叫了,只在那抽搐,肿胀如大茄子般的紫红阴囊給 张峰带来的痛苦,已经粉碎了这个曾经趾高气扬,蹂躏女人的男人的全部自尊, 曾经充满机智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完全靠本能驱使,唯一的愿望是求生。 “啊啊、、、姑奶奶、、你饶了我罢,、、我给你当奴隶、当狗、、当什 么都行,求求你别再抽了、、、痛呀、、受不了了、、、” “唉、、当奴隶?、、、这倒是个好主意、、、你会当奴隶么?” “啊、、会会、、我会。”张峰忙不迭地回答。 “你说说,怎样当奴隶?” “嗯、、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給主人舔脚、、、舔、、屁眼、、还舔、、 舔那里、、还、、、喝主人的尿、、还、、、还、、、”曾经給胡枚客串奴 隶的经验倒在这时帮了他。 “还什么?”大姐头使劲操了一下。 “还吃主人拉的屎,主人拉屎以后給主人舔净屁眼。”张峰顾不得羞耻了, 一股脑说了一大堆奴隶的本分,“反正就是主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哦,呵呵,好、、、这样的奴隶真好,那我先考考你,你现在说让主人使 劲操你。” “啊?!、、痛呀!” “痛不痛?”大姐头故意使劲操几下,痛得张峰撕心裂肺!张峰明白了奴 隶的本分,长痛不如短痛,豁出去了!“啊!不痛,不痛,奴隶求主人使劲操 我的屁眼罢,使劲操罢,好舒服呀,奴隶最喜欢主人操屁眼啦---啊--- 操罢---使劲操呀---”张峰发疯似地狂喊起来。 大姐头本已接近高潮边缘,被张峰这下贱的叫喊刺激得立即攀上性福的 巅峰,疯狂地操捣起来。张峰咬着牙,忍着痛,配合大姐头,也使劲扭摆屁 股,直弄得大姐头爽麻得半昏过去。多亏身边几个小丫头搀扶。 “哎呦,真舒服,我都软了!快放我躺下。”大姐头娇喘嘘嘘,被小丫头 搀扶着瘫到在自己的草床上,“快、、让他、、给我舔、、舔那里。”大姐头 红着脸,闭着眼,指指自己狼藉的阴部,“快给我解下去。” 小丫头们給大姐头解下双头蛇,把张峰拎过来,让他的嘴刚好压在大姐头 的阴部。张峰只好尽力讨好这女魔头,强忍着阴囊和屁眼的剧痛,伸出舌头细 细地舔拨这大姐头的阴唇、阴蒂、阴道口内壁,甚至舌尖还游移到屁眼处,钻 进大姐头的紧蹙菊门里。大姐头舒服得浑身嫩肉在微微颤抖,嘴里娇滴滴地呻 吟不已。“喔呦---了得、、了得、、你还真是个好奴隶耶。” 当张峰舌头都累僵了的侍候,大姐头终于感到满足了,长长嘘了一口气, “嗯哼,我就收下你这个奴隶了,你可要乖呦!”“嗯,谢谢主人宠幸,奴隶 好感激主人呦,、、、不过、、主人、、、我、、我渴、、、” “渴、、、嗯、、你们谁要撒尿?” “我、、大姐姐。”“我也有。”好几个小丫头都站出来。 “你们来给他喝尿罢。”大姐头把张峰拎起来,跪在地上,给他解开狗缰绳, 张峰总算可以直直腰了。 “那、、、他不会咬我们么?” “他不敢,要是漏了一滴尿,你就抽他卵蛋蛋。” “啊?!不要抽,我会喝,小妹妹,来过来吧。” “你应该叫她们小主人,你没有资格叫小妹妹。” “哦、对对、奴隶该死,小主人来吧。” 一个小女孩有些胆怯地走到张峰面前,叉开腿,还有些羞。张峰嘴有些 高,便只好弯下腰,仰起头,把嘴盖住小姑娘的肉蚌。 其实这小姑娘很小的,肉蚌白白净净、只是一捧脂肪丘,中间一条细缝, 连阴唇都尚未发育,阴毛自然也没长,看样子也就七八岁,要是往常,张峰 会很疼爱这么小的幼女的,可现在地位不同,七尺男儿却是这小丫头的奴隶, 她要把尿撒在他嘴里。 小丫头几番努力,终于开始放尿了。张峰也是渴极了!顾不得臊尿与否, “咕嘟咕嘟”一口气都喝了,末了还用舌头细细舔净小丫头的肉缝里面。 “哎呦、、好舒服耶、、这样撒尿好好玩耶!”小姑娘兴奋地转告别的 小丫头。 其她小姑娘便跃跃欲试,排队往张峰嘴里撒尿。起初张峰焦渴,尿都喝了, 可后来七八个小姑娘都来撒尿,张峰却喝不动了,漏洒了许多,结果肿胀的 阴囊和屁股、后背又遭受一次鞭打,痛得张峰真想一头撞死!可大姐头还逼他 忍住不许叫喊。这张峰仅这一晚上,就被大姐头折磨得驯服懦弱了,大姐头咳 嗽一声,张峰都要惊怵一阵。对大姐头的命令唯恐执行不力,极力讨好她,以 求少受折磨。 偷偷挣挣后背的绑绳,越挣越紧。不愧是习武之人!绑法刁钻,根本没有 挣脱的可能。张峰象泄了气的皮球,卷曲地倒在大姐头的脚边,无可奈何地昏 昏沉睡过去了。明天还不知有什么样的折磨等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