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女孩-1-8

安少廷已经是这一个星期以来第三次在这个叫做‘华丰’的超市里转悠了。但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孩──哪怕长相相近的都没有。  他现在有些相信那天见到的那个女孩也许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  否则为何那张面孔竟一闪而过,他就再也碰不到了呢?  他最近做的梦中经常会出现一张类似那个女孩的脸。他现在已弄不清楚到底是他先做梦梦见到了一个长得很像这个女孩的女人呢,还是先见到了这个女孩之后才开始梦见她。每次醒来后他都不记得梦中的女孩怎么了或做了什么,他只是隐隐地记得她好像显得很憔悴和忧郁、有时甚至像是很痛苦,让安少廷心里总有些不安和焦虑。  他相信梦中的人物必定是他自己曾认识的或见过的──也许是在某个电影或电视剧,当然也很可能是他在某个街上见过的女孩──他常常在大街上注视各种漂亮的女人。  他都二十五了,连一个正式的女朋友都不曾有过,他真担心整日紧张繁忙的软件编程员的工作会让他未老先衰。  唉,如果有个女朋友该多好啊!他并不奢望要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友,只要每天下班后他都能有一个渴望见到的女孩等着他,能和她说说贴心的话儿,化解化解身体和精神双重的疲惫,他也就满足了。当然,如果能更进一步……  但他的生活中却从未有过这种女孩。每天下班后他能做的不是到街上盯着各种漂亮的女人发些幻想,就是连到网络上的元元网站读些各种色情小说解闷──最近上去的次数太多了,他曾几次想克制自己少去些,但都不能成功。如果他的生活中能有个女朋友,他也不会去得这么勤。  店里传来安少廷熟悉的乐曲,让他禁不住也跟着哼了起来︰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请你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每一个女孩都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女孩们的心思还真奇怪。……‘  安少廷一边在心里哼着任贤齐的流行歌曲,一边在店里每个年轻的女人身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每看到漂亮的女孩他就在心里幻想一番。  他什么也没买,在商店里转了近半个钟头,从卖牙膏之类的货架边转了个弯后准备往回走。他心里也清楚现在在这里转悠纯属浪费时间,就算见到了那个女孩又能怎样?他真敢上去跟她套话?  他曾试过对一个街上的陌生女孩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你是不是叫××××?”,也试过故意被一个女孩撞一下然后说“对不起,对不起。啊……您真漂亮啊”什么的。除了遭到白眼外,还曾被人臭骂过。  要是真在这里撞见这个梦中的女孩,对她说“我在梦中曾多次梦见到你耶”会不会特别浪漫?估计不被她骂回来才怪。  但他心里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天他在这里的货架的另一头猛地瞥见那张脸后,再绕过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了。他已记不清为何当时见了那张脸后会有那么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之后,他真的有些为她神魂颠倒。  自常常来这里转悠寻找,倒是让他少去元元网站了,他反正有的是时间去浪费。  也许真是错觉呢。安少廷有些沮丧地往‘华丰’门口走,准备回家──与其在这里再浪费时间,还不如到网站上读点刺激小说去。  突然,他呆住了──一个穿着黄色无袖连衣裙的女孩正从另一面向他轻盈地走过来。  啊!他立刻看出这个女孩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他梦中的那个女孩──不仅长相很相像,而且连那脸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憔悴的样子也都非常相似。  对!那种憔悴柔弱的神色!绝对神似。  原来真有这么个女孩──梦中的女孩。如果她能够做他的女朋友,那该多美啊!  他心跳突然加快起来,手心开始出汗,口干舌燥的嘴巴竟因紧张和激动而合不拢了。  看着女孩轻盈走动的优美的身子越走越近,他突然一下泄了气。  唉!算了吧。不可能的!她太漂亮了。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就当她是梦中情人吧,将美好的记忆只留在心底。  安少廷心虚地压制住自己内心的荒谬的幻想,告诫自己不能够像对一般的女孩那样去唐突佳人──这么美丽的梦中情人──他卑谦的心马上打消了他冲上前去跟她套近乎的所有勇气。  正在这时,那个女孩的目光也正转向他身上。  他立刻尴尬地扭过头去,避免被瞧见他正在偷看人家。当他再次偷偷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却见那个女孩突然地拐进两排货架中间,疾步离开。  他大感奇怪。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女孩已经见到他了,她的动作就好像是她在故意躲避着什么人──他回头看看,这边就他一个人。难道她是在躲避他安少廷?  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应该互不相识的,她为何要躲他?他肯定他们是互不认识的。他认识的可数的女孩里绝没有如此清秀的。  安少廷没时间多想,立刻快步走过去。当他到了那两个货架的地方时,他见到她正从另一头向右拐弯。  他突然想起这下可有理由跟她套话了──他可以问她为何要躲避他呢?对!这真是个好主意。他的心跳又骤然加快起来。  他不再跟在女孩后面追去,而是从货架这头绕过去。他算准了他可以在靠墙的那条货架后面跟她迎面碰上。  他计算得很准确──一边往后瞧一边往前疾走的女孩在这个狭窄的过道上向他疾走过来──他们不可避免地要面对面碰头了。  “啊!”  女孩见到他从前面截过来,立刻惊吓地叫出声来,赶紧低下了头,好像是认命了似的站住不动。  安少廷真奇怪了。她好像是很怕他的样子──又不是遇到债主了,她为何这么怕见他?  巨大的好奇心再加上本能的青春冲动让安少廷终于聚集起勇气,用几乎是颤抖的声音有些结巴地问道︰“喂,你为什么……你好像……在躲着我?是吗?”  “啊……不……不是……我……只是买点……对……对不起……”  “啊?……”  女孩结结巴巴地低声辩解,露出明显惊吓恐惧的表情,让安少廷意外地竟不知该如何对答。  “我……求您……我真的没看见您……求您……”  安少廷这下真的胡涂了。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的梦中情人不仅对他说对不起,竟还要对自己出言相求,倒好像是她非常亏欠了他似的。  “喂,你求我?……你求……求我什么啊?”  “啊……对不起……求您别在这里……这里有人……”  “……”  面前的女孩几乎要哭了出来,声音越说越低,更加让安少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女孩微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他。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美丽的眼睫毛在一双淡淡的眉毛下一眨一眨地抖动着,一副灵巧的鼻子似乎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  真是太美了。安少廷还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地面对着这么一个美丽女孩,他的内心的激动简直难以言表──啊!她在跟我说话耶!她还在求我耶。  安少廷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道。  他前后看看,这一溜货架里根本没有人,于是跟着问下去︰“喂,这里没人啊?”  “啊……不……求您了……这里……随时会……啊!”  女孩的眼里充盈着泪水,低声地断断续续地恳求着。  忽然,大出安少廷的意外,女孩竟然开始用颤抖的双手慢慢地解开她连衣裙最上面的衣扣,接着又是一个……  啊?!  安少廷倒吸一口凉气。他真是惊呆了──他再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美丽的陌生姑娘竟会在自己面前……啊!天哪!他已能看到她的雪白的胸部了……她的白色的乳罩……  强烈的刺激让安少廷感到天旋地转──他急速的心跳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梦中情人竟然就在他面前……他这不是在做梦吧?他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这怎么可能?这也太……  突然,女孩背后传来一声金属的声音──她身后几步之外的电梯的门突然徐徐地打开,里面却空空的没有人。  电梯的声音将他们两人同时都吓了一跳。  女孩赶紧用手紧攥住松开了两个扣子的领口,慌张地回头看去。  看到里面没有人后,他们都同时松了口气。  安少廷看着美丽的女孩紧握胸部的娇羞的神态,一股热流在全身猛地升起。他无言地张大了嘴,手足无措地呆望着他的梦中情人,脑子里已是一片胡涂,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意外情景。  突然女孩一把抓住他的手,转过身拉着他疾步向后走去,同时嘴里还在低声地央求道︰“啊……您跟我来好吗?……求您了……”  安少廷只觉得一个滑嫩湿润的小手拉住了他的手,心跳更加急速起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已被她几步就拉进了无人的电梯。  他们刚进电梯,自动门就慢慢地合上了。  女孩盯着门边的按钮盘琢磨了一下,很快就发现她要找的按钮,用手指一下狠按下去。  安少廷突然发现她按的是那个紧急停动的按钮──这就是意味着外面的人无法再轻易打开电梯的门。  安少廷一下从惊愕中醒过来──一股凉气从他脊背上升起。  啊?!她要干什么?她为何要把他困在这个狭小的电梯里?她是不是要害自己?一种被骗上当的感觉一下将他激醒。  他惊惧地看着这个女孩,揪紧的心让他不知该作如何反应。他转头看了看窄小的电梯,一种莫名的恐惧让他全身发冷。他吶吶地用生硬严肃的口气质问道︰“喂,你这是要干什么?”  女孩仍然没有直视他的眼睛,将本来就微低的头低得更低了︰“……求您了……求您……我……我在这里为您做还不行吗?……求您了……”  女孩这么惴惴地说着,然后突然跪倒在安少廷的面前,一把拉开他的裤带,立刻迅速地开始褪下他的裤子。  安少廷更加慌张了,急忙想躲开这个女孩的手,但紧张僵硬的身子竟移不开一步。  “喂?……喂!?……你这是……?”  女孩不顾他的抗议,一把拉下他的内裤,一边还是用颤抖的声音恳求着他︰“您……求您了……我会为您做的……求您了……我在这为您做还不行吗?……求您……嗷……”  突然,女孩用嘴巴猛地一口将安少廷的阳具含进嘴里,堵住了她连续的恳求声。  一切发生得都是如此迅速,让安少廷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就是有时间,他也不知该如何思考──他完全是惊呆了──如此美丽的女孩,竟如此主动地跪在他面前,将他的阳具一口含进了嘴里──这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  她还根本不认识他啊!  阳具被温暖的嘴含住轻吸,一个柔软的舌头立刻在他的龟头上急速地添弄起来──巨大的刺激一下将他刚刚因害怕而吓得缩成一小条的阳具充血膨胀到了极点。  天哪!太刺激了!安少廷连续发出深深的喘息声。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完全就像是在做梦。但安少廷知道这根本不是在做梦──他的脑子很清醒,而且下体传来的刺激又是如此强烈和真实。  他再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享受到他一直梦寐以求但以前却想也不敢想的──吹喇叭──而且是被一个如此美丽诱人的女孩──不,他的梦中情人──如此主动地含在嘴里──而且还是如此刺激地添弄……  他在一波波的快感里彻底迷失了,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只得傻傻地站在电梯里,任她在他的胯下吹吸他的阳具。  他已不再担心这个女孩将他们关在这个电梯里会有什么不良的目的了──这个女孩现在就是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但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少廷决定什么都不管了──一切都随她做吧──就算是在做梦吧,他也要让这个如此刺激的艳丽的梦做完。  女孩跪在电梯的地上,黄色的裙子盖在腿上,只露出她穿着白色丝袜的美丽的小腿和脚上橘黄色的高跟鞋。  她两手抱住他的大腿,头部埋在他胯下不停地动着。女孩灵巧的舌头不断刺激他的肉棒,同时还更紧地用嘴唇含住他的肉茎,前后摆动着她的头──她的秀发在头部的运动中轻盈地飘动。  安少廷彻底迷失在这他难以想象的快感之中──女孩持续地用心在他肉棒上用舌头灵巧地添弄刺激,一波波快感连续地在他体内环绕跳跃。  他的下体在女孩嘴里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强,几乎让他站不稳身子。他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身子靠到了电梯的壁上。女孩的嘴也随之向前跟进,仍然紧紧地含裹住他的肉棒,两膝也跟着向前移了一步。  他两手抓紧电梯里的扶手,紧咬住嘴唇。女孩嘴上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烈,很快就让他达到了射精的高潮。  他不敢想象自己即将要将污浊的精液射进如此美丽纯洁的女孩嘴里,但也不愿现在就离开她的嘴而失去这么美妙的极乐的享受。  他紧张地向胯下看去──只见她猛烈地运动着头部,似乎也知道他即将进入高潮,开始不断地加快速度,好像就是要让他这么射在她的嘴里。  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呵!呵!呵!”  火热的精液勃然喷射进女孩的嘴里。一下、两下、三下……  女孩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他的喷射,一口一口地将射出的精液努力吞进肚里,同时还不停地继续用嘴唇刺激着他的肉棒,使劲用力在上面吸裹。  精液太多了,顺着肉棒流出她的嘴外。  大出安少廷意外的是,这个女孩竟用手从他的阴茎上括起白色的精液并在肉棒进出嘴里的间隔中送回她嘴里。  安少廷完全处于高潮后的极度的舒适之中,脑子里根本无法再思考怎么会是这么一种奇遇。  太舒服了。肉棒上的刺激在他射完精后仍然没有结束──女孩继续温柔地轻吸住肉茎,慢慢在嘴里套弄。  女孩最后小心地添净他的阳具,然后替他拉好内裤,并将他的长裤提起来。  正在这时,电梯外面传来一两下“砰砰”的声音,接着是一阵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他们同时大吃一惊,看来外面可能已经发现了电梯的停驶,正派人来检查修理。  安少廷赶紧接过裤子,慌忙地将裤带系好。女孩也紧忙站起来,并将她刚才解开的裙扣扣上。  就在这同时,电梯的门被徐徐地打开了。外面有三个工人用惊奇地眼光看着他们。  女孩极其狼狈地拍着裙摆,涨红着脸低头从他们身旁疾步逃走。  安少廷同样是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愣了一下后赶紧追了出来。  女孩已不知去向。  (二)  安少廷在这个‘华丰’超市已转了半个钟头了。这是他自上次遇见他的梦中情人并被她带到电梯里吹喇叭之后第四次在这里转悠。  他最近在这里的多次出现,已开始引起这里的保安的怀疑。  他沮丧地步出店门,在街上热闹的人流里用眼光寻索。  安少廷时时刻刻都在怀疑,那天他在‘华丰’的电梯里和那个梦中女孩的艳遇,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一个梦。但那一切的确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那天他跑出电梯,怎么也未找到那个女孩。他又追出超市,街上也没有她的踪影。  后来他一直在街上转悠到很晚才回家。那一切都不可能是梦,而且他至今还能感受到肉棒被那个女孩含进嘴里的火热的感觉──那种既像是梦境但又决不会是梦境的刻骨铭心的感觉。  这几天来他已无数次地反复地思考这件事,但却怎么也缕不出半点头绪。  他太渴望再见到他那个梦中的女孩了。  那个女孩绝对不像一个妓女,这个安少廷比较肯定,她不仅没有提到任何钱的事,还好像很怕他的样子。绝对不会是妓女。这种认为她是妓女的想法让安少廷根本无法忍受──这么美丽的梦中情人,怎么可能是妓女?  那么……难道真的像聊斋故事里的那样,有个仙女或狐仙,先是出现在他的梦中,然后再下凡来献身满足孤独的他?而且还是用如此现代的前卫方式?  一想到鬼怪之类的事,安少廷脊背上就会穿过一股凉气。  再不然,就是以前的冤家投胎转世──对!她表现得好像特别亏欠了安少廷──一定是上一辈子她亏欠了他,今世来回报他了。不然实在无法解释为何她根本都不认识他,却一见到他就躲着他,还向他不停地道歉相求,然后还为他吹喇叭。  但安少廷也不大信这个。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迷信鬼怪的人。都二十一世纪了,谁还真信那个?  再不然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一个安少廷非常不愿相信的可能──再不然,那就是这个女孩认错人了。  一个长相和安少廷非常相似的人,曾经是这个女孩的……  不会的。安少廷坚信这不可能,他实在不愿相信自己的梦中情人是因为误认了人而为他吹喇叭──这就等于是说,他的梦中情人也会为另一个男人做同样的事情──他不相信这会是这样。  人可以长的近似,身材也可以一样,但声音呢?怎么解释那个女孩听见了他的声音还辨不出来呢?这世上决没有这样的道理。  这世上真有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孪生兄弟?  不可能。安少廷从小就有个非常稳定的家庭,自己的父母绝不会将一对孪生兄弟拆散的。  安少廷沿着街茫然地走着,心里还在不断为这件奇遇寻找最可能的、最合理的解释。  也许,会不会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对呀!为什么不会是呢?要不是这个女孩和别人打赌打输了?  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必定会有她的同伴在附近偷看。  ──那时周围的确没有任何人。难道是后来在电梯外面出现的那几个人?  实在不像。不会的,安少廷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他绝对无法接受自己的梦中情人会跟那些人在一起的想法。  唉!不能乱想了。只有再找到那个女孩,当面向她问个清楚。  这真是个极端荒谬的事情。就这么糊里胡涂地接受了一个美丽女孩的口交,自己却什么也搞不清楚。  他曾很想将自己的亲身遭遇写成一篇奇遇记贴到元元网站上。毕竟在上面读了许多别人的作品,这回正可以贡献一次了。但是,若将自己和梦中女孩的这种奇遇写出来,又有谁会信呢?而且,人们一定会问,那么后来呢?怎么都得有个结果或解释吧?  所以,怎么着都得找到那个女孩。会在‘华丰’超市出现,就说明她就该住在附近。  安少廷一边四面寻看着,一边又仔细回忆起那天和那个梦中女孩相遇时的每一个细节。  她好像是很怕见到他。她好像是求他不要在那个公开场合做什么事──做什么事呢?她好像是在无奈之下开始解开裙子上的扣子──难道是暴露吗?  他不敢想象。难道生活中真有此事?难道有个长得跟他很相似的一个男人会逼她在公开场合暴露?  他在元元网站上是读到过不少让女友暴露的色情小说,但他从来都认为那只是一些男人无聊透顶的性幻想。  试想一下,你如果有那么一个娇美动人、柔情万种的女朋友,你会舍得让她将美丽的身子暴露给别人看吗?  安少廷绝对不相信真实生活中会真有这样的人──除非那个人是真疯了──要么就是极端的变态──只有一些心理猥秽到极点的日本人才会干那种事。  安少廷的脑海里又浮起了那个梦中的女孩解开裙扣时露出的胸部的迷人的春光。  但是──除了公开暴露外,还有什么事是那个女孩宁愿为他在电梯里吹喇叭也不愿做的?  突然的汽车喇叭声和一个粗鲁的司机的叫骂声在他身后响起,他回头看见一辆汽车在他刚刚过马路时从身后驶过。  他无心和人骂架,继续往前走,心里又哼起熟悉的曲子︰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请你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每一个女孩都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女孩们的心思还真奇怪。……‘  街对面的‘元元’元宵店里漂来的熟悉的香味引起了他的食欲,他这时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路上的行人已开始减少。  ‘元元’元宵店是他常爱吃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元元’的名字和元元网站正巧相同的缘故吧?  周围除了边上的一个珠宝店的灯火很明亮外,就这家元宵店还很亮堂。他知道这一带的小吃店多数都在街的那一头,这一边就只有这个元宵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