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艷武俠】 【武林紅杏傳】 作者:alienjason【1-6】

  ◆ 第一章  大齊初期,國勢強盛,雖因長江天險暫時無力對南漢大舉用兵,但已征服北方遊牧部落的齊國已顯然是中國的霸主。  夏夜,江淮一處幽靜的山凹,一圈竹籬圍著一座小屋,竹籬內的庭院雖然不大,但繁花點點,讓這座小院顯的簡潔典雅。小院附近的小河裡傳來陣陣蛙鳴,旁邊的草叢裡螽斯聲也隨之附和。  一切看起來是這麼平靜,但若有人站在小院旁,必會臉紅心跳,無心沉浸在大自然的天籟。因為,除了蛙聲和螽斯聲,小屋裡更傳來一陣陣女人的嬌喘和呻吟,伴隨著體肉互撞的響亮,勾起人類最原本的慾望。  小屋裡的寢室,一個體格結實擁有古銅色皮膚的剛健男子正裸身站在床前,男子長相雖普通,但全身結實的肌肉和立在床邊的漆黑長槍,告訴人他並非一般百姓;在他身前,是一個同樣全裸的絕代佳人,若是任何男人見了他必會神魂顛倒。  女人年約二十,鵝蛋瓜子臉透露出清麗與嬌媚的氣質,女人此時,正趴在床上,小巧渾圓的臀部卻翹的高高的,任由深厚的男子挺著粗壯的肉棒在自己最隱密的蜜穴裡衝撞,帶出陣陣淫液,順著修長的大腿流到床上。  女人雙手緊抓著被子,美目緊閉眉間微蹙,而櫻桃小嘴卻發出足以引誘所有男子的嬌喘,被汗水濡濕的長髮散亂在額頭與白皙無暇的後背,一對豐滿柔軟的雙乳被棉被擠壓的變形,嫣紅挺立的乳尖隨著男人的抽插節奏在棉被與床鋪間忽隱忽現。纖纖細腰更隨著男人的動作迎合著。  「碩哥哥……小雅……小雅不行了……啊……饒了……饒了小雅吧……」  「小雅……為夫也快了……」  男人的抽插速度愈來愈快,而女人的呻吟也變成高叫,最後在男人一聲低吼將陽精灌進女人的蜜穴後,這場纏綿的激情才結束。  高潮過後,兩人汗水淋漓地躺在床上喘氣,女人彷彿全身的精力都消失了,完美的身體癱在床上,就算蜜穴裡的陽精緩緩流出也無力擦拭,男人從女人身後抱著她,一隻手還不肯罷休似地輕輕揉弄著女人的玉兔。  「碩哥哥,真壞!每次都不肯好好休息。」女人發著嬌嗔,語氣卻是充滿幸福。  「因為我的好雅兒真的太美了,為夫捨不得放開呢。」  「碩哥哥……小雅……小雅有話想問你……碩哥哥能不能先答應小雅不要生氣?」女人戰戰兢兢地說著,深怕惹惱身後的丈夫。  「有什麼話就說吧,我們夫妻還有什麼事不能講的。」  「小雅……小雅覺得自己很……很淫蕩……」女人艱難地說出最後幾個字。  「哦?那也不錯啊,這樣下次我們可以試試別的花樣!」男人輕佻地笑著,卻惹來佳人的白眼。  「你真討厭,滿腦子只想著那件事,人家可是很認真的。」  「哈哈,開玩笑罷了……不過雅兒,你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  「那是……那是前兩天小雅去追殺那個淫賊時的事情……」  「啊,對了,說到這個,雅兒你那天好像花了不少時間啊?」  「嗯……那淫賊雖武功還算可以,但若正面交手,在小雅面前絕對走不上三招,只是淫賊的輕功步法真的是一絕啊……」  「這倒是,「風淫步」這門獨門輕功是可列天下前三。」  「其實小雅若認真起來也不會這麼麻煩……只是……只是小雅輕敵了……」  「唉唷,雅妹妹,師父的話都忘記了嗎?」男人輕敲一下女人的額頭。  「我知道……小雅以後不會再這樣了……只是這一輕敵,小雅竟被那淫賊點了穴……」  「看吧,本來穩贏的反而被制服,若不是點穴對我們都沒用那你不就吃大虧了?」  「尋常點穴是沒用……只是那淫賊的點穴手法還真古怪……小雅被點後……竟軟倒了下去……」  「什麼!」男人聽到後頓時坐了起來,臉也有些嚴肅了。  「碩哥哥……你別這樣……你答應過小雅不生氣的……」女人看到這樣便有些害怕。  「唉,為夫不是生氣,而是在擔心你啊!畢竟在淫賊面前被點倒不是開玩笑的,而且我的小雅又這麼美……」男人輕輕撫摸著女人的臉龐,憐惜地看著眼前的絕世佳人。  「碩哥哥……小雅知道你是為我好……小雅會記住教訓的……」  「知道就好……那你被點倒後是怎麼恢復的?」男人的臉色緩和了一些,但還是略帶憂慮地問著懷中的美女。  「這個……這個……小雅……」聽到丈夫繼續追問,女人開始支支吾吾了起來,顯然有難言之隱。  「我的好小雅,不用怕為夫生氣,儘管說出來吧!」男人柔和地鼓勵懷中的妻子,眼神卻隱隱透露出不為人察覺的堅決。  「那……那小雅就說了……小雅被點倒後,雖然全身無力,但內力還算十分順暢,想必是那淫賊內力普通,雖然點穴手法奇特但沒辦法完全封住小雅。小雅當時知道不過半柱香的時間就可以衝穴,只是……只是那淫賊竟然……竟然十分猴急……」女人說到最後臉龐已嬌紅的快滴出水來。  男人失聲一笑,沒想到愛妻竟用猴急來形容。「這是當然的,有哪個男人看到像你這般天仙倒在自己眼前還不猴急的呢?」  「唉唷,碩哥哥很討厭……自己的妻子被淫賊盯上還這麼高興……」  「開開玩笑罷了……只是當時情況真的很危急呢……」  「碩哥哥,這才知道呢……當時小雅急了,不顧傷到經脈的危險也硬是要衝穴……幸好……幸好只被那淫賊摸了幾下小雅就衝穴成功了……那淫賊也被小雅一掌擊斃……」雖然只是草草一句話,女人也很刻意要略過,但男人聽到後還是不自禁的眼睛一亮。  「什麼?雅兒被他摸了?被摸了哪裡?」男人再次挺起上半身,懷中的女人以為他又生氣了,卻沒發現丈夫動作中隱約透出的做作感。  「碩哥哥不要生氣嘛……就……就被摸了……摸了碩哥哥最愛的地方……」  女人說完羞的把頭塞到被子裡,沒看到丈夫無奈的神情。  「好雅兒,為夫不怪你,這又不是你的錯……」男人輕輕撫著女人白皙如瓷的美背。  「可是……可是那淫賊不過摸了幾下……小雅……小雅的小腹就像火燒……就好想要……就像碩哥哥把小雅推倒時的感覺……所以……所以小雅才覺得自己很……很淫蕩……」被子裡的女人艱難地說出這幾句,說完竟開始啜泣起來了。  男人輕輕歎了一口氣,將妻子頭上的被子拉開,女人淚眼盈眶,像是做錯事被發現的小孩一樣地看著丈夫。男人緩緩地摟住愛妻,用行動表達自己並沒有生氣。  「雅兒,你還記得師父說你是天陰女的事吧?」  懷裡的女人點點頭。  「這不是你自願的,人的體質是一生下來就決定的事,每個人都沒辦法自己選擇,就像為夫也是一樣……為夫只想跟雅兒說,只要我們是真心相愛,為夫不會在乎雅兒發生什麼事,那些無聊的禮教是凡人世俗無謂的拘束,只要我們真心相愛,為夫並不在乎……為夫真的愛你,等我們幫師父報了仇,就離開這江湖,回來長相廝守好嗎?」  「好……小雅不會對不起碩哥哥的……小雅不會……」懷中的女人已泣不成聲,只能緊緊抱著丈夫。  女人已沉沉睡去,男人卻仍清醒著,看著嬌妻,男人內心及其複雜。  「唉……雅兒……為夫不怪你騙我……若是依世俗的眼光,你已經對不起我了……只是,為夫知道這是你命中之劫……而且只是剛開始……為夫已經做好準備了……為夫會當作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看到……只是……你我都要撐下去啊……」  兩天前。  江淮城郊有一片濃密樹林,因為裡面野獸眾多,虎熊之類常常出沒,連最膽大的獵戶都不敢進去,更不用說一般百姓了。但在這片樹林裡,卻有個年輕男子以極高超的輕功飛馳著。  沈碩有些著急,自己一時大意,讓妻子獨自去追殺淫賊「亥風」周羅,雖然論武功妻子比亥風高上數個等級,但妻子毫無江湖經驗,對上這個武功平平卻能躲避武當三大高手追殺的淫賊未必占的了上風。  沈碩雖然年輕,但身懷絕技「四神」,又能吸納天地真氣,轉化成自己的內力,從五歲開始修行至今十八年,內力修為已超過百年,堪稱當今第一高手,只是一直與妻子和師父隱居江淮,直到上個月師父去世才踏入江湖,不過夫妻倆行事極其低調,江湖上只傳言說最近江淮出現一對武功極為高強的夫妻,卻沒人知道長的如何。  沈碩夫妻之所以要踏入江湖是為了幫師父報仇,沈碩的師父是三十年前縱橫江湖的「雷風神」楊天,他偶然得到「四神」的武功秘笈後便成武林第一高手,但個性淡泊的他無意成立門派,只滿足做個斬奸除惡的遊俠,因而得到峨嵋派首席弟子同時是武林第一美人謝芷的歡心,兩人結為夫婦時更傳為武林佳話。  只是樹大招風,楊天極力斬殺武林黑道,反而使這些惡人團結起來,這些黑道不敢找少林武當等名門正派麻煩,於是把目標放在無門無派的楊天身上,楊天雖武功駭人,但個性過於耿直,而黑道第一高手也是黑道領袖尚其振用計引開楊天,先把目標放在謝芷身上,楊天果然中計,而謝芷則被尚其振生擒,這個武林第一美人落入黑道手中的下場是可想而知了。  等楊天趕到時,自己的愛妻已被凌辱的不成人形,雖還剩一口氣,但神志已經瘋狂,當天晚上就香消玉殞了。楊天十分自責,之後悲憤地單槍匹馬衝入黑道聯盟,發揮出全力的楊天竟將當時黑道二百名重要人物一一誅殺,可惜楊天自己也受重傷,讓尚其振和幾名同夥逃跑了。  經此一役,武林黑道一蹶不振,楊天被尊為盟主,但楊天無意這些虛名,他只想找到自己的殺妻仇人,但是尚其振彷彿消失般完全找不到,楊天花了十年毫無所獲,只好隱居起來,等著仇人自己出現。這時,他收養了兩個孤兒,就是沈碩以及沈碩日後的妻子林雅。  回到今日,盡得楊天真傳的沈碩疾馳著,由於他比師父更早修習四神,所以武功比師父高上至少一倍,已是前無古人了。此時這個實質上的天下第一高手只擔心自己的妻子,他發揮自己的六識搜尋著愛妻的氣息,終於,沈碩發現前方三裡處有著自己熟悉的感覺。  此時,沈碩突然心頭一驚,腳步停了下來。他仔細感覺著愛妻的氣息,額頭微微浮現冷汗。  「難道……就是,今日了嗎……雅兒的十二男劫……就從今天開始了嗎……我……我能接受嗎……這感覺……雅兒已經動情了……」  沈碩不知道該前進還是後退,他腦中浮現師父的話語。那是三年前他和林雅成親前一天,師父將沈碩單獨叫到房裡。  「師妹是天陰?而徒兒是天陽?」沈碩驚恐的臉龐,完全不像即將抱得美人歸的幸運男人。楊天點了點頭,自從隱居後,他從武當的掌門好友真雲上人那學習道家之術,此時的他已無年輕時的輕狂,反而像個慈祥的長者了。  「沒錯,所以為師從小就教你們不要理會世俗禮教,因為當你們開始踏足江湖時,雅兒的容貌跟體質就很難讓她保持清白之身,若碩兒你太迂腐,這會害了雅兒啊。」  沈碩自然明白,什麼是天陰女,天陰女身子至陰,極易受男人陽氣所引而動情,當動情時則媚態橫生,可以說是男人最想得到的尤物,但至陰的身子容易讓尋常男子脫陽,唯一適合的伴侶就是身體至陽的天陽男。  「你們是這世上唯一的伴侶,但又要讓你能接受妻子紅杏出牆,師父一直極力教育你們,讓碩而你能夠接受,另外讓雅兒只鍾情於你,卻又不把貞操看的太重。」  「師父,徒兒知道了,徒兒不會離棄師妹的。」  「為師知道你一時無法接受,所以你要三年後才能踏足江湖,這段期間為師教你「平心訣」,這可以幫助你度過難受的時候。」  沈碩當然知道什麼是難受的時候,他向師父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