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妻女友】 【我的混血女友】~作者:瘋狂的小偉【01-09】

  ◆(一)故人重逢  六月中旬,k市迎來了盛夏的第一波高溫。太陽火辣辣的曬在大地上,知了趴在樹上無力的叫著,就連空氣也被烤成了陣陣熱浪。街上的行人不出五分鐘,便會熱得滿頭大汗。  雖然頭頂烈日炎炎,但也難阻我心中的喜悅之情。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莘莘學子最激動、最期待的日子,沒錯,是「高考季」。寒窗十年的結果,都將在這個時候揭曉。  我叫李紹偉,是k市裏一粒默默無聞的沙子,而今天,我的命運也許就此改變了,因為我剛剛拿到了夢寐以求的m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m大是全國最著名的藝術學校,地處海濱城市l市,這裏走出了不少享譽全國的藝人。進了m大,就等於給我以後進軍藝術圈的道路上了保險。  當然,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m大裏美女如雲,對於我這個單身十八年的屌絲來說,「下半身」的幸福就指望這裏了!  從高中的校園走出來,我手裏緊緊攥著m大的錄取通知書。在曬得人發昏的陽光下,屁顛屁顛的往家裏跑去,滿腦子想的都是進大學後美女如雲的畫面。  「啪」一聲,我重重地推開了家門,接著難掩興奮地喊了一句:「爸、媽,我拿到m大的錄取通知書了!」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話剛出口,我就發現不太對勁,怎麼沙發上多了個陌生人,原來是家裏來了客人。  「呵呵,小偉,恭喜你啊!」客人率先發話了。接著他打量了我一番,說到:「嘖嘖,真是長大了,長成大人了呢!」  我一看對我說話的人,是個英俊而富有氣質的中年男人,非常的面熟,卻一時想不起是誰。  「小偉,發什麼呆,快叫溫叔叔!怎麼,拿到錄取通知書,高興得什麼都忘記了?」父親一邊爽朗的笑著,一邊把我拉到了中年男人的身旁坐下。母親此時也在一旁「咯咯」的笑著,當然她也不忘接過我手中的錄取通知書細細品味。  溫叔叔?我努力的在腦海裏搜索著關於這個男人的記憶碎片。募然間,我想起來了,這個男人,不就是小時候我心目中的那個「外國人」嘛!  說來話長,這個溫叔叔,是父親的戰友,也是父親最好的兄弟。他不僅人長得英俊瀟灑,而且腦袋瓜也是絕頂聰明。當年從部隊退伍之後,他隻身一人跑到了俄羅斯,做起了生意,並且跟一個很漂亮的俄羅斯女人結了婚,生了孩子。  本以為他已經在那邊安居,不會再回來了。可誰想,他家中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急匆匆的回國了一趟,並把自己跟俄羅斯女人生的孩子寄養到了我家。一直到我小學畢業,他才再次出現,並接走了自己的孩子,這都是父親經常提起的老黃歷。  溫叔叔我沒見過幾次,所以印象並不深,這也是為什麼小時候我覺得他是個「外國人」。不過他寄養到我家的小女兒——溫馨,倒是像我的妹妹一樣,跟我熟絡的不得了。  突然想到曾經跟我好得穿一條褲子的朋友,我不禁笑了,高興的對溫叔叔說到:「啊,您是溫叔叔啊!溫馨的爸爸!真是太久不見,差點想不起來了,您從國外回來啦?」  估計是溫叔叔沒想到我這麼一下子就能想起他來,顯得很欣慰。他摸著我的頭說到:「是啊,是啊,回來了……」  我一聽,覺得他似乎話裏有話,便問到:「怎麼了溫叔叔,好像你不是很開心?」  溫叔叔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到:「開心,怎麼會不開心呢,終於回到生我養我的這片土地了!可是,倦鳥終有還巢時,遊子卻無歸家日啊!」  我一聽,明白了,他此次回來,估計只是探親訪友,馬上又要走吧。  父親聽到老友的長嘆,呷了一口茶,緩緩說到:「老溫啊,差不多就回來吧,這麼多老朋友在這裏,這裏才是你的家啊。你看,小偉和馨兒都長這麼大了,馬上就能扛起家的責任了,我們也該是時候退休,享享清福了。」  父親是個普普通通,只求平淡度日的人。可眼前的溫叔叔卻截然相反,是個誌在千裏的人。他答到:「老李啊,我今年五十歲都不到,還不想休息呢!怎麼著也得幹到六十歲吧,哈哈!」  頓了一下,他接著說到:「我這次把馨兒送回來,就當做是讓她來圓我的故鄉夢吧!」  我一聽,溫馨也回來了?怎麼,這老溫又要把女兒寄養到我家了嗎?但沒見到人啊?我一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迷茫的問到:「溫馨?她也回來了嗎?在哪呢?」  我話音剛落,一個身影就倏地從我的房間裏跑了出來。那身影出來之後,竟一下子就撲到了我的身上。隨即我的耳邊傳來了甜美又悅耳的聲音:「小偉哥哥,你現在才想起找我,害的人家在你房間裏躲了半天,真是太沒良心了!」  我一看面前的女孩,老天爺,這簡直是天女下凡啊!我懷裏抱著的竟是個貌若天仙、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認了半天,我才發現,這不就是小時候總跟在我屁股後面的那個小傻妞,溫馨嘛!溫馨小的時候,就像我的妹妹一樣,我去哪她都要跟著,而我也很喜歡這個長得像洋娃娃一樣的妹妹。  大人總是拿我們開玩笑,說我倆天生一對,而溫馨也學著電視劇裏的樣子,總是小相公小相公的喊我,我也小媳婦小媳婦的叫她。童年的時光裏,我倆的關系可以說是親密無間,亦或是青梅竹馬。  都說女大十八變,這才隔了幾年時間,沒想到溫馨已經徹徹底底的出落成一個大美人兒了!我發呆似的盯著溫馨看,她是那樣的美艷動人:彎彎的柳眉如畫上去的一樣,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一雙媚眼風情萬種,攝人心魄;鼻樑高聳,曲線秀麗;性感豐厚的雙唇如玫瑰花瓣一般,即使沒擦唇膏,也顯得嬌嫩欲滴;兩頰暈紅,還有一對可愛的小梨渦;膚光勝雪,柔美如玉,吹彈可破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一頭大波浪形栗色卷髮隨意地披在肩頭,絲絲縷縷都迷死個人!  溫馨的樣貌,夾雜著東方人的清秀與西方人的嫵媚,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鮮花,美而不妖,艷而不俗,千嬌百媚,無與倫比,別說k市罕有如此佳麗,即便放眼全國,也極為少有。  我一時看得醉了,嘴裏吐不出一個字來。溫馨見我沒反應,不高興了,她輕輕推開了我,像小孩子生氣似的說到:「啊!你真是個沒良心的,以前還『小媳婦小媳婦』的喊人家,現在到好,還沒分開多久,你就認不出我了!」  溫馨嗔怪的樣子愈發嬌艷,她站起身後,我更是被她魔鬼般的身材搞的差點噴出鼻血!由於天氣炎熱,溫馨只穿了一件緊身小吊帶,下半身是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熱褲,而腳上則是一雙粉藍色的人字拖。  這身打扮,將溫馨那西方人一樣火爆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約莫1米7的身高,黃金分割的九頭身,前凸後翹,體型豐滿,增一分太多,減一分太少;一對堅挺飽滿的乳房被衣服擠出一條深不見底的乳溝,目測最少也有f-cup,放在那纖細的水蛇腰上,顯得更加突出;翹翹的屁股豐滿圓潤,一雙長腿更是如精雕細琢過一般,修長而結實,小腿曲線優美,令人迷醉;人字拖裏如玉般的腳趾,個個都像藝術品一樣,精緻的排列著。  我眼前這東西方結合的極品尤物,用現在惡俗點的話來說,就是膚白貌美胸部大,長腿細腰屁股翹。溫馨這俏麗的臉龐、魔鬼的身材、魅惑的眼神、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萬種風情,簡直傾國傾城!  見我呆傻的樣子,母親以為我真沒認出溫馨來,有些尷尬。她趕忙出來打圓場,說到:「傻小子,她就是溫馨啊,認不出來了?我看你今天真是少根筋!」  母親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看著眼前火辣的美人兒,我突然覺得口幹舌燥,只喃喃的說到:「啊……啊……是馨兒啊,你……你好……」  馨兒見我終於認出她來,高興得不得了,又一下抱住了我,興奮的說到:「小偉哥哥,我想死你啦!你知道嗎,我一個人在國外好難熬,現在好了,爸爸讓我回來念大學,我又可以跟你在一起啦!」  溫馨那溫軟豐腴的身體靠在我懷裏,讓我這個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的屌絲,一下子感到幸福來得實在是太他媽突然了!聽到馨兒說要回來唸書,我不禁心花怒放的問到:「馨兒,我也……我也很想你啊,你這次回來唸書,是哪個學校呢?」  還沒等馨兒回答,父親就假裝嚴厲的接過了話茬兒,說到:「馨兒這次回來,剛好也是到m大去唸書。你小子到了那邊,可要給我好好地照顧馨兒哦!你要是敢欺負馨兒,我可饒不了你!」  溫叔叔一時間爽朗的大笑起來,說到:「老李啊老李,你還是那個臭脾氣,對孩子不要那麼嚴肅嘛,現在他們已經是大人了,呵呵!」  馨兒也附和著,調皮的說到:「就是就是,李叔叔,別那麼嚴肅嘛,老是皺著眉頭容易老,而且你笑起來的時候最帥了!你放心吧,小偉哥哥一直都對我那麼好,他不會欺負我的!」  沒想到已經時隔多年不見的馨兒,還是像小時候一樣那麼維護我,我不禁感到心裏暖暖的。我認真的說到:「老爸,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馨兒,不會讓她受欺負的!」說完這話,我明顯的覺得馨兒把我抱得更緊了。  「小偉,你們都不是小孩子了,別抱著馨兒就不放啊,還是真的要給我當女婿啊?哈哈哈!」溫叔叔邊笑邊調侃到。  我一時窘迫,趕緊放開了抱著我的馨兒。這時馨兒不高興了,說到:「就要抱就要抱,我就要給小偉哥哥做小媳婦!」馨兒此話一出,在座的長輩都笑了起來。  調侃了一陣之後,父親正色到:「小偉啊,我和你溫叔叔是好兄弟,我也想兩家結個親,馨兒這麼漂亮,是你小子上輩子修來的福,你可給我好好表現啊!」  真是沒想到,父親居然就默認了我和馨兒的事情,而馨兒也是一臉羞澀,緊緊地拉著我的手。  母親也顯得很開心,她看了看墻上的掛鐘,說到:「你們慢慢聊,我去弄幾個好菜,今天你們好好喝一個。」  母親走後,幾人互相噓寒問暖起來。大家聊的什麼,我完全沒聽進去,滿腦子都只有馨兒,而馨兒也一直笑嘻嘻的看著我,緊緊拉著我的手。  這時我心底思緒萬千:沒想到還沒去m大,我就已經得到了這樣一個絕世尤物,難道我終於時來運轉了麼?女神就這樣稀裏糊塗的成了我的女朋友,我真是祖宗八輩子修來的福啊!溫叔叔,我愛死你了!  幾人聊了一會兒,母親就做好了飯菜,催著我們上桌。  飯桌上,幾杯酒下肚,大家更是打開了話匣子。我和馨兒也敘著舊,說著小時候調皮搞笑的事情,漸漸沒了多年不見的陌生感,越來越投機。  這頓愉快的晚飯吃了快四個小時,天都已經黑了。父親不勝酒力,已先行倒下了。  溫叔叔看著趴在桌上的父親,用手輕輕摟住了他,一時竟有些老淚縱橫。兄弟間沈默的情誼,充滿了整個房間。  馨兒看到這一幕,輕輕地挽起了我的胳膊,靠在了我的肩上。而我望著眼前兩個同生共死過的戰友,也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母親的眼眶有些濕潤了。她一邊假裝生氣的去拉父親,一邊哽咽的說著:「死老李,不能喝就別喝這麼多嘛,趕快進去睡覺!」  溫叔叔慢慢的扶起了父親,把他送進了臥室。站在門外看了半晌,他才關上門,轉過頭來對我和母親說到:「紅秀、小偉,我這趟著急回來,也沒好好給你們準備點東西,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下次我一定給你們帶點好東西回來。」  頓了一下,他又接著說到:「我到你們家來啊,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樣,你們也都像我的親人一樣,我愛你們。其實我跟老李撒了個謊,我不是明天走,而是今晚就得趕回莫斯科。你們就不要送我了,我也是故意把老李灌醉的,我不想看見他每次來送我都哭得像個娘們兒似的……」  溫叔叔哽咽了,他抹了一下眼淚,看著馨兒說到:「馨兒,今天爸爸跟你說的話,你要記住了。以後你和小偉,不管能不能成一家人,你都要像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對待小偉的父母,也要像對待親哥哥一樣對待小偉,知道嗎?爸爸也會經常回來看你的,你要乖乖聽話。」  聽完這些,母親已經忍不住哭出聲來。而馨兒,也早已撲在我肩頭「嚶嚶」的抽泣著。  溫叔叔假裝很樂觀的強顏歡笑著,拍了拍母親和馨兒的肩膀,說到:「你們啊,學學小偉,堅強點,我這一去,又不是不回來了,別難過啦,我一定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哈哈!」  就這樣,在溫叔叔的百般推脫下,他終於還是把我們擋在了樓下,隻身一人,消失在了黑夜裏。  我彷彿回到童年一般,那時,他也是這麼丟下馨兒,轉身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