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妻女友】 【我妻如奴】~作者:gzedleew【01-07】

  ◆(一)  我和妻子是在大學裡認識的,當時她是隔壁財經系的系花,其實說她是校花也不為過,她很漂亮,外表嬌美文靜,身材高挑性感,氣質也是一流,被我們學校的男生視為夢中情人。  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就已經認定她將是我今生的所愛,經過不懈努力和堅持,擊敗了無數競爭和挑戰,我最後終於打動了伊人的芳心,贏得美人歸,當然我的條件也不差,我自認也算得上高大英武、相貌英俊,不但是校籃球隊的主力後衛,學習成績在系裡也是名列前茅,當時我們在學校被譽為是金童玉女的一對。  大學裡的幾年裡,我和妻子一起渡過的戀愛時光不但浪漫溫馨,也充滿了年青人的激情和憧憬,在畢業前夕的一個夜晚,妻子向我獻出了她的處子之身,我們最後相擁著許下一生的誓言。  我們都以優異的成績從就讀的名牌大學畢業後,妻子進入一家國有大銀行工作,我最初也是供職於一家知名的跨國外資企業,隨後我們攜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後的第二年我們有了可愛的女兒,但後來我不甘於日復一日的枯燥工作,選擇了自己創業,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朋友合開了一家公司。  創業的道路確實艱難,我也曾懷疑過自已辭掉豐厚收入的工作而選擇創業是否正確,但妻子給了我最大的支持,她不但把家裡照顧的井井有條,讓我沒有後顧之憂,在我創業初期,為了支持我,她拿出全部的積蓄並向父母借貸,在我遇到挫折時不斷鼓勵我、安慰我,並為我的事四處奔走,那時我覺得她就是上天派下界的美麗天使,得到她是我一生的幸運。  妻子的支持和鼓勵給了我信心和勇氣,我在生意場上銳意進取,漸漸的一帆風順氣來,公司的業務節節攀高,我的事業穩步前進,而妻子以她出色的業務能力得到升職,擔任了分行的主管,漸漸長大的女兒也是聰明機靈,是個令人愛不釋手的小傢伙,我的生活充滿了陽光,但一次意外的航班延誤,卻改變了我的整個生活。  那是十月份的一天,我因為公司的事情要去一趟廣州,一家人吃完晚飯後,妻子開著車帶女兒送我去機場,自從我公司的業務打入廣州市場後,我一個月裡就常常有十幾天呆在那邊,妻子為此也曾埋怨過我,但最後還是理解的支持了我,那天一切都很正常,我和妻子深情地擁別,抱著女兒捨不得放下,最後看看航班時間差不多了才進入安檢通道。  可進入候機廳後,左等右等都沒有通知上機,我坐的是晚9點的飛機,一直等到10點過,機場突然通知因為飛機故障無法排除,該次航班取消的廣播,航空公司派了個經理一個勁地向乘客道歉,並安排乘客當晚在機場酒店住宿,轉簽明早8點的航班,我轉簽了機票,心想與其在機場住一晚,不如回家明早再來。  於是我就出了機場,打的往家裡趕去,從機場到家大約要二十多分鐘,車上我本想給妻子打個電話,後來想何不給她一個驚喜,便打消了念頭,只是沒想到最後沒驚到妻子,倒是驚到了我自己。  很快,出租車到了小區門口,我下車付了錢,抬頭看家裡的窗戶,黑漆漆沒有燈光,心想難道妻子和女兒這麼早就睡了。打開家門,家裡一切如常,東西的擺放和晚上我們離開時一模一樣,只是靜悄悄的沒有人。  奇怪了,妻子和女兒去那裡了,不會是從機場回來時出事了吧,我很擔心,先打了妻子電話,傳來對方關機的信息,又打了丈母娘家的電話,老岳母接的電話,告訴我妻子晚上把女兒送來就走了,樣子還很匆忙,岳母接著問我不是去廣州出差了嗎?  我推說馬上要上飛機了,想女兒就打個電話,岳母說女兒睡了要不要叫醒她,我說不用了,又和岳母說了一些家常話才掛斷,放下電話時我心裡陰沉沉的,從岳母說的時間來看,妻子出了機場就送女兒去了娘家,然後離開卻又沒有回家,還關了手機,她究竟到那裡去了?  我一個人坐在客廳裡思索良久,把自己回來動過的東西重新擺好,起身出了家門,我拎著行李箱來到小區會所,點了一倍咖啡,要了一個臨窗的位置坐下,這個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家單元和小區的入口,我一邊抽著煙一邊注視著小區大門。  我等了一個多小時,幾乎抽完了一包煙,才看見妻子的紅色馬自達轎車駛進小區,看看時間已經快12點鐘了,正是我航班快要落地的時間,妻子停好車,一個人下來上了樓,不一會兒家裡亮起了燈光,我拿出手機,播了家裡電話,妻子很快就接了。  「你到了,那邊冷不冷?」妻子還像以前一樣對我噓寒問暖。  「還行,小傢伙呢?」我問道。  「她一回來就睡了,可乖呢。」妻子笑著說。  「嗯,你幹什麼呢?」我心裡嘿嘿冷笑,接著問道。  「還能幹嘛,一晚上都在家看電視唄,現在的電視真無聊,看得我都困了,要不是等你的電話,我都睡了。」  「嗯,那你早點睡,我掛了。」  「你也是,在那邊注意身體,別太拼了,回來前給我打個電話。」  我掛斷電話後,心裡一陣一陣發涼,妻子對我說謊了,我們彼此之間一直都很坦誠,我信任她,她也信任我,我印象裡她從來沒對我說過半句謊言,可今天晚上的事她在對我說謊,這是為什麼?她送我去了機場,接著馬上把女兒送到娘家,一直到快12點才回家,中間相隔了近3個小時,她這段時間又去了那裡?  我起身出了會所,沒有回家,而是拿著行李漫無目的走上大街,一邊走一邊想妻子近來有什麼反常,想了很久,也走了很久,卻想不出任何蛛絲馬跡,我在家裡時,她每天都是準時上下班,沒有異常的電話和短信,在床上我們也很和諧很親熱,並沒有激情減退的情況發生。後來我感覺走累了,抬頭正好看見一間小旅館,就一身疲憊的住了進去。  第二天,我仍然一早去了廣州,妻子的事我決定回來再說,在廣州的幾天,我一直心神恍惚,心裡總想著那晚的事,其間妻子和我通了幾次電話,她在電話裡對我的關心依然如故,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懷疑她。  在廣州呆了一個多星期,我按計劃回了北京,妻子帶著女兒來機場接我,接著去王府井吃飯,隨後又去電影院陪女兒看了新出的動畫片《功夫熊貓》,小家伙一直笑聲不斷,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晚上回到家女兒很快就睡了,妻子先進浴室洗了。  我洗完澡後進入臥室,只見妻子換了一身透明的薄紗睡衣等著我,裡面全是空的,美妙的身材幾乎是赤裸著展現在我眼前,豐滿渾圓的乳房和雙腿間黑亮的恥毛都展露無遺,我的慾火一下上來了,一下抱住她倒在床上,急切的用雙手扯開她的睡衣。  妻子的柔情像以往那樣令我沉醉,我們彼此吻著對方,我的手摸著她豐滿堅實的乳房,挑逗著乳尖上兩顆可愛紅嫩的蓓蕾,妻子很快就喘息連連,拉著我的手放進她的雙腿中間。  我摸到她已經濕透的陰戶,滑膩膩的淫水沾滿了我的手指,我忍不住埋頭親吻妻子的乳房,嘴唇順著那雪白豐軟的乳球一直吻到她的腹部,妻子的小腹柔滑平坦,看不到半點贅肉,纖細的腰肢柔美動人,如果不是肚臍下有一道淡淡的淺白色刀痕,很難讓人相信她是有過生育的女人,那是妻子生女兒時破腹產留下的痕跡,可在我眼中,這道刀痕卻是如此的美麗,我可愛的小天使就是由這裡來到人世的。  妻子被我的吻弄得躁動不安,喘著氣說:「別,別弄了,好癢。」  我卻沒有一點停止的意思,反而用手分開她的雙腿,埋首於她敏感濕潤的肉穴中,用嘴吮吸她陰唇和陰蒂,用舌頭舔弄她的陰道口,妻子的呻吟聲更大了,一雙修長的美腿緊夾住我的頭,雙手抓著我的頭髮,腰臀不停的扭動抽搐,沒多久她就喘息著高潮了。  我從妻子的胯間抬起頭,嘴裡全是她淫水的味道,她的屁股下面也浸濕了一大塊,我把她的雙腿架上肩,堅硬已久的陰莖「??」一聲插進她的陰道,妻子微皺著眉頭呻吟了一聲,我頂著她的下身就抽送起來。  妻子的陰道又濕又熱,嫩滑的陰肉緊夾著我的肉棒磨蹭,滋味舒爽無比,我喘著粗氣快速的抽動陰莖,不時低下頭去吻她的嘴,妻子的情緒也被我調動起來,雙手抓住我的胳膊,成熟豐腴的身體像蛇一樣在我身下不停扭動,她哼叫著的呻吟聲更是柔媚動人,讓我熱血沸騰,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最後終於忍不住狠狠頂進她的陰道深處,哆嗦著射出精液。  妻子在那一刻也發出忘情的呻吟,整個人在我身下不停的抽搐,雙手死死抱著我的脖子,雙腿用力夾緊我的腰,我感到她的陰道也在一陣一陣的劇烈抽縮,像一張小嘴似的吸吮我的龜頭,直到我射精結束,她的陰道裡仍是顫動不止。  雲收雨歇之後,我和妻子相擁著躺在床上聊天,說著說著我突然又想起那晚的事,我望著懷裡的妻子,她已經是年過三十的人了,但她白皙豐腴又修長的胴體依然性感迷人,嬌美的容顏絲毫沒有留下歲月的痕跡,相比年輕時的青澀,反而多出了一分成熟的韻味,這樣的女人確實是任何男人的恩物,相信沒有人能抵擋她的誘惑,但她現在還是只屬於我一個人嗎?  我被這個問題折磨得心神不寧,好幾次我都想開口直接問她,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問出口。  接下來的日子我暗暗留意妻子的表現,但兩個多月下來也沒發現她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想來還是我多心了吧,可就在我要放下心來時,又一件事情發生了。  那天快下班時,我在公司接到妻子的電話,她告訴我晚上要有工作要加班,讓我去接女兒,我問她要加班到幾點,我去接她,她說不定時候弄完,讓我回家不用等她了。我放下電話後,不知為什麼總覺得不對,打電話給父母,讓他們去接女兒,接著我駕車去了妻子工作的那座銀行大樓,我把車停在一處小巷口,從這裡能遠遠看見銀行大樓的正門和停車場出口。  下班的時間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流湧出大樓,人走得差不多了,也沒見妻子出來,可能她真的要加班吧,我正在為自己的多疑好笑時,突然看見妻子走出了大樓,她站在街邊左右觀望著,好像在等待什麼,我心裡頓時一沉,又過了一會兒,只見妻子的紅色馬自達從地下停車場駛出,停在她的身邊,妻子打開門坐了進去,車子馬上向前方駛出。  我連忙發動汽車跟了上去,剛才妻子的車開出來時,我隱約看見一個男人坐在駕駛座上,穿得好像也是銀行的工作制服,但那人的面目我沒看清楚,這時我的心裡又酸又痛,看著前面的妻子的車就想撞上去,但我明白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畢竟我還沒有確實的證據,我怕妻子認出我的車,就遠遠的吊在後面,中間隔了兩三輛車,那知那人開車很快,幾下就衝過了幾條街區,我最後沒能跟住,被一個紅燈攔了下來。  我垂頭喪氣的回到家,燈也不開,一個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廳裡,感覺自己的整顆心彷彿都被人給掏空了,自個打開冰箱,將裡面的十幾罐啤酒全拿了出來,一口接一口的喝著,啤酒喝完了,又喝紅酒,不一會酒勁上來了,感覺天旋地轉的,就這樣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等我在醒來時已經是深夜了,我被移到了床上,透過門縫,我看見妻子在客廳裡忙碌著,我喝醉後吐了一身一地,髒衣服已經被換下來了,身上也被擦乾淨了,妻子聽到我醒來,連忙進來了,給我倒了杯水又拿來醒酒藥讓我吃下,責怪的說,看我不在家,你喝那麼多幹嗎,這樣很傷身體的。  我沒有說話,看著她為我忙忙碌碌的樣子,我一下了有些心酸,最後推說公司的事情有些不順,心情不好就喝多了,妻子依偎著我說公司的事不要緊,那些都是身外物,要注意身體,又說我和女兒才是她最重要的,說完又去收拾客廳了,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我真不知怎麼問她。  自從那次後,不知道妻子是不是覺察到了什麼,她對我更加的關懷備至,每天下了班都是早早回家,做好我愛吃的飯菜等我,把我穿的衣服洗淨熨好,一到休息日就拉著我和女兒出去遊玩。  我保持不動聲色的樣子,和妻子在一起時都盡量表現得正常,我不想打草驚蛇,我要查出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從那天的所見,我知道這個人應該是她的同事,我也暗裡托人查了一下妻子工作的銀行,但沒有什麼收穫,想想也是,這種偷情的事,當事人都會加倍小心,如果他們掩飾的好,旁人很難察覺。  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我告訴妻子下個星期要去廣州,可能要半個多月,隨後我開始照自己的計劃安排,吸取上次跟丟了車子的教訓,我找了個借口開出妻子的車,到汽車公司安裝了一個gps定位裝置,隨後我又在離家不遠的一個酒店訂了個房間,又租了一輛轎車,跟著我去買了攝影機、望遠鏡、數碼相機等等。  等到了走的那天,妻子像往常一樣送我去機場,和她一分開,我就徑直出了機場,住進租好的酒店,那個房間的位置是我專門挑選的,從窗口可以完全監視我家小區的出入口,還能看見我家的陽台。  接下來的幾天,我白天開著車跟蹤妻子上班,晚上也用望遠鏡觀察家裡的情況。但讓我失望的是,妻子的行蹤非常規律,每天早上上班,下了班就接女兒回家,便不再出門,偶爾出去不是逛商場就是看望兩邊的父母。  一個星期下來,我抓不到任何的線索,但我不能就此斷定她沒有問題,我已經知道那個人可能是妻子的同事,她在辦公室裡的情況我並不能監視,就在我幾乎要放棄時,事情又有了轉折。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守在妻子單位門口,下班後妻子的車沒有開往女兒學校的方向,而是往城西駛去,我開著車跟著她,只見她的車七拐八轉的,最後在一個健身俱樂部停了下來,不久一個高大帥氣小伙子從樓上下來,鑽進她車裡,我從車窗玻璃看到,那小子坐進車裡時,還親了一下妻子的臉。  我按壓著心中的怒火,開著車一直跟著他們到了一家高檔酒店,遠遠看到兩人從車上下來,那男的摟著我妻子的腰走進酒店大門,其間那小子不時低下頭在妻子耳邊說什麼,還用手拍打她的屁股,妻子好像很高興,時不時地伸手去擰那男人的臉。  我等他們走進了酒店,也將車開進停車場,停在妻子的車旁邊,接著拿出電話,撥了妻子的號碼,手機鈴聲響了一會兒,妻子接通了,我裝作語氣平和的問道:「下班了嗎?在幹什麼呢?」  「哦,逛街呢,想買條裙子。」妻子的聲音有些不自然。  「小傢伙呢?」  「我讓我爸去接她了,她昨天就吵著要去姥姥家,我一會兒也要過去。」  「是嗎,爸媽身體還好吧?」  「好的,他們還叨念著你呢,你什麼時候回來?」  「大概還要幾天,你一個人在家辛苦了。」  「沒什麼,回來前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嗯,那沒事我先掛了。」  我掛了電話,剛才妻子的手機裡很安靜,不時有悠揚的音樂聲,我想他們不是在房間裡就是在餐廳,我拿出事先準備的帽子和墨鏡戴上,進入了酒店。走到二樓的西餐廳,果然聽見剛才的那種樂曲,我快步溜進餐廳,尋了一個偏僻有陰影的位置坐下,開始四處張望。  餐廳的服務小姐一臉警惕的走了過來,確實,我剛才的動作有些鬼祟了,還帶著不合時宜的大帽子和墨鏡,這時我已經發現妻子的身影,她和那個男人坐在不遠處靠窗的位置上,和我之間隔著一道花簾,兩人一幅有說有笑的樣子。  「先生,要點餐嗎?」長得很不錯的服務小姐態度冷冰冰的。  「給我一份單人套餐。」我也沒好氣地回答她,摘掉了帽子和墨鏡,這兩樣東西在這個環境實在太礙眼了,繼續戴著只怕更惹人注意,想想真是好笑,姦夫淫婦正大光明的打情罵俏,捉姦的丈夫反而偷偷摸摸。  我開始細細的打量妻子,她今天的打扮真是異常耀眼,一身合體的鵝黃色meridow女士套裝,短裙下修長筆直的美腿包裹著誘人的肉色絲襪,腳上一雙與衣服配色的burberry高根鞋,雖然坐著也能讓人感覺到她高挑美好的身材,黑亮的秀髮高高盤在頭上,美麗的臉上化著淡妝,高雅端莊的氣質自然散發出來,令人不由自主地矚目。  我又盯著那個男人看起來,這個人的年紀不大,感覺二十多歲的樣子,人長得白白淨淨、帥氣逼人,我看著看著總覺得他有些面熟,突然腦中靈光一現,我終於想起這個人是誰了。  這個叫濤的男孩是妻子同一間銀行的下屬,年齡比妻子小好幾歲,才從學校畢業沒幾年,有一次我陪妻子參加她們同事的聚會,曾和這小子見過一面,那時他還衝著我「峰哥」「峰哥」的叫個不停,後來有一段時間常常聽妻子提起他,說他很能幹很討人喜歡,當時我也沒在意,再後來就聽不到妻子說他了。  我此時只覺得一股熱血直望腦門沖,就想拎個酒瓶衝上去,但我還是強制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我拿出數碼相機,關掉閃光燈,因為那邊的服務小姐一直用不善的目光盯著我,我只能用一隻手做掩飾,把相機放在桌子下偷偷的對著妻子拍照。  拍照過程中,我又發現了一件讓我揪心的事,桌子下面那小子不斷用腿在妻子的腿上磨蹭,開始妻子還躲了躲,後來就不動了,那小子乾脆把一隻腳放進妻子的兩腿中間,膝蓋緊貼著妻子的大腿內側,後來他的一隻手也放到了桌子下,搭在妻子的大腿上來回撫摸。  我的心裡又氣又苦,妻子那雙修長圓潤的美腿一向是她最吸引我的部位之一,她的腿確實很漂亮,腿型優美挺直,比例勻稱,絲毫不輸於專業的腿模,妻子也因為這一點,尤其喜歡穿裙子、絲襪和高跟鞋,這個習慣就是在冬天也不更改。然而現在,曾經是我專美的那雙美腿卻掌握在另一個男人的手裡,我覺得自己胸口憋得難受之極。  到這時我已經無心拍下去了,起身付賬出了餐廳,獨自一人坐在酒店大堂的角落裡暗暗思索,自己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進去揭穿他們,和妻子攤牌,然後離婚,還是裝作不知道,多給妻子關懷,慢慢挽回她的心,我想了半天也沒有結論。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看見妻子和那小子從餐廳出來了,那小子一隻手摟著妻子的腰,一幅趾高氣昂的樣子,不過我不得不承認,這小子確實有讓女人喜歡的資本,不但相貌英俊,身板也是高大強壯,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五的樣子,妻子一米七的身高,又穿著高跟鞋,可挨在他身邊,還是給人一幅小鳥依人的感覺。  兩人緩步走向酒店的電梯,妻子的步伐有些發緊,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我知道他們一定事先訂好房間了,我看著他們的電梯向上升去,最後顯示停在了12樓,我以前曾在這裡招待過客戶,知道12樓是這家酒店最好的豪華套間樓層,我這時已經彷彿看到妻子和那男人相擁著倒在柔軟的席夢思上,妻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剝離,最後妻子赤裸著躺在男人的身下扭動呻吟。  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憤怒,也上了12樓,我不知道他們訂的是那間房,向樓層服務員詢問時,服務員用很禮貌很敬業的態度對我說,對不起,先生,我們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  我只好又下了樓,想從總台那裡套取一點信息,同樣被酒店人員禮貌的拒絕,這時我已經快要瘋了,我無法忍受妻子在樓上與人偷歡,自己卻在樓下守候這種屈辱,再一次撥打了妻子的電話。  鈴聲響了很久才接通,妻子有些喘息的聲音在手機裡響起:「怎麼呢,又打電話來?」  「你現在在那裡?」我很直接問她。  「哦,剛才行裡來電話,有些事情,所以又回單位了。」  「是嗎,你那裡這麼安靜。」  「嗯,加班嘛,沒幾個人,我過會兒再給你打吧。」  「去你媽的,我現在就在xx酒店的大堂,你馬上給我下來。」我終於忍不住大吼起來,聲音把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連酒店保安都過來了。  我氣呼呼的掛了電話,臉色鐵青的坐了下來,幾個酒店員工遠遠監視著我,也不過來,也許是被我的神情嚇住了吧,等了幾分鐘,妻子從電梯裡出來了,她臉色蒼白,低著頭急急走到我面前。  我很想給她一巴掌,可看她惶急膽怯的樣子,實在下不了手,從認識到結婚這多年,我就從來沒有動過她一根手指頭,連句稍重的話都捨不得說,今天在電話裡那樣罵她,還是頭一次。  「峰,有什麼話,我們回去說,好嗎?」妻子用哀求的語調對我說。  「哼,那小子呢,帶我上去見他。」我陰沉著臉狠聲說。  妻子身子抖了一下,低聲說:「你別這樣,是我的錯,不關他的事,回去你要打要罵,要我做什麼都行。」  我聽她這麼說,心裡更是憤恨,惡狠狠的說:「我叫你帶我上樓,你帶不帶?」  「你別在這鬧,我求你了,給我留點臉子好嗎。」妻子已經低聲哭起來。  「給你留臉子,我的臉放那,你是一定要護著他了。」我的聲音高起來,拳頭捏的緊緊的,渾身氣得發抖。  「你不要生氣,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帶你上去。」  妻子被我的怒氣嚇著了,她轉身領著我走進電梯,我看著她散開的頭髮,微顯凌亂的衣裙,腿上的絲襪也不見了,光滑潤致的雙腿直接露在外面,我心裡的怒氣一陣陣直往上湧。  妻子領著我到了1226房前,她一用門卡刷開房門,我就衝了進去,可惜裡面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豪華套間很寬敞,房內唯一的雙人床乾淨整潔,上面的被鋪整齊的擺放著,看不出有人睡過的痕跡,一張椅子獨零零的放在房間正中,椅子下堆著一團紅色的繩子。  我不甘心的又搜索了衛生間和衣櫃,還是一無所獲,看來那小子已經溜了,也是我剛才氣糊塗了,以為光盯著電梯人就跑不了,這樓裡除了電梯不是還有安全通道嘛,此時的滿腔怒火真是無處宣洩。  我又走到房裡細細搜索,妻子關好了門,低著頭坐在床上不敢說話,那小子看來跑得很急,連襪子都掉一隻在床底,妻子的絲襪也掉在床腳,而且我還在床頭櫃後發現了一隻黑皮包,我記得這只皮包是那小子背來的,打開看時卻讓我好一陣震驚。  只見皮包裡滿滿噹噹的裝了二十幾隻各種式樣和尺寸的電動陽具、塑膠按摩棒和跳蛋,以及各種各樣的金屬小夾子、很大的塑料針筒、不知名的藥膏、皮鞭、女陰擴張器等等,此外,還有幾串被繩子連在一起塑膠球,每串塑膠球的大小和數量都不相同,那種婦科用的女陰擴張器也有好幾種。  我震驚之餘看了看妻子,她在我剛才拿到皮包時就很不自在,此時更是一張臉羞紅了完全垂在胸前,我雖然沒有用過這些東西,但多少也知道一點它們的用途,又想起房間正中的椅子和紅繩,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妻子不單是偷情出軌,而且她還和那小子一起玩這種變態的性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