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靈異】【都市傳奇】~作者:jiangkipkke 【01-07】

  ◆(一)  飛機平緩地穿行在雲層間,朦朧的夜色下,一座燈火輝煌的城市,出現在前方不遠處。  華夏首都,燕京。  林飛透過玻璃窗,目不轉睛地盯著下方這座無比繁華的城市,難掩心中激盪的情緒。對這座無數人嚮往的城市,林飛對它的感情複雜得連自己都說不清。  記憶中,那個最是疼愛自己,美麗優雅的母親,便住在這座城市的某個地方。那個父親無論怎麼求也不肯說出名字,讓父親生受十幾年仍無法痊癒之傷,並生生把他的幸福家庭拆散的神秘敵人,同樣藏在這裡面。另外,他的前女友當年接受了家族的安排,跟林飛分手後,聽聞也一直住在燕京。  這是林飛一直想,又不願前往的地方。但今天,他終於來了。  因為今時不同往日,他已經把那本無名秘笈練至最高層,武功今非昔比,比父親當年巔峰時期還要強橫三分,這是他敢獨自前往燕京的最大底氣。  一想到太平洋的彼岸,瘦弱憔悴的父親,林飛心裡就一陣憤恨。  那個神秘敵人留在父親體內的黑色勁氣,傳說中失傳百年的黑龍之牙,這種狠毒的武學功法,會令傷者的真氣日漸萎縮,令其武功飛快倒退,並加速衰老。傷勢發作時,更會痛苦不堪。從那時候起,父親已經被折磨了整整十五年了。能救他父親的,只有華夏紅牆內的三位供奉之一,神秘莫測的華夏道尊,夏清雲。  林飛必須得請動道尊為他的父親醫治,他不願父親年復一年地承受著痛苦,哪怕可能會遇上可怕的對手,他也毫不畏懼。至於如何見到道尊,並說服他為父親醫治,林飛暫時還沒想好對策。  他雖長期生活在國外,但對華夏瞭解不少。特別是父親往日所說的各大世家,以及許多有名的內家高手,他更是耳熟能詳。然而華夏臥虎藏龍,隱藏的高手不計其數,道尊更是整個華夏道門精神上的領袖,不知多少人想見其一面而不可得,極度神秘,林飛不會癡心地妄想可以輕易見到他。他打算先在燕京住下,再想辦法搜集有關道尊的一切資料。  忽然,飛機內的一聲尖叫,緊跟著一聲槍響,打斷了林飛的沉思。  劫機!  這個念頭剛起,飛機已經亂成一片。  這架客機的機艙中間有簾子隔著,前半段的尖叫聲和吵嚷聲,此起彼伏,間中還伴隨著數聲槍響。林飛所處的這後半段稍好,只是乘客們顯然已經方寸大亂,向後擠沖的,向桌椅下躲的,一時間也開始朝著混亂發展。  林飛已經站了起來,剛要有所動作,眼睛便鎖定前方僅數排之隔的一個黑衣男子。  男子約三四十歲,華夏人種,個子十分高大,與其他驚慌失失措的乘客不同,此人十分的冷靜,他吸引林飛目光的地方,便是他正面向眾人,一只手正伸進自己的懷裡。  男子的手剛伸進懷中,便愕然地發現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帥氣青年,突兀地出現在他的身前。  這人,是什麼時候……  來不及多想,男子眼中凶光一現,就在有所動作,只聽見兩聲沉重的悶響,四周的乘客愕然發現,一個帥氣的青年,一眨眼的時間就把一個中年男子給打昏在地。  這時,林飛過人的耳力發覺到了異常。  簾子外,機艙的前半段,忽然間變得十分安靜,只有眾人急促呼吸聲,以及,黑色的簾布後,一道悠長且均勻的氣息,若隱若現。  林飛謹慎了起來,他直覺簾布後面的人,是一個高手,氣脈悠長,顯然真氣充沛,就是不知練的是何種武功。對方顯然也察覺到這邊有高手存在,不敢冒進,正在靜待出手的時機。  林飛無聲無息地來到簾布前,悄悄地提聚真氣。  換作別人,哪怕是以速度見長的燕京身法第一人鷹王何峰,也做不到林飛此刻這樣。林飛所練的那本無名秘笈,連出身江南大族的父親,看了都震驚不已,直呼這是本絕世秘笈。尋常高手,只要身形移動,即使可以作到踏雪無痕,身形如風,也沒辦法消除移動時空氣的流動聲。  但林飛可以,他的功法講求與天地融合,移動時迅若疾風,依然可以做到無聲無息。若是林飛現在肯去當殺手,肯定是最頂級的殺手。  林飛已經完全感應到對方的位置,他的氣機更是將對方完全鎖定,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對方是個女人,一個個子高挑的女人。  心中冷笑,對方剛才的行為,壓根就是恐怖襲擊,就算對方是女人,林飛也不打算手下留情。  簾布在一瞬間被他運功震碎,緊接著,林飛化作一道幻影,先發制人。  一個長得千嬌百媚的絕色美女,映入林飛眼簾。此女嬌美中帶著英氣,身上穿著藍色的套裙,修長勻稱的美腿包裹著肉色絲襪,腳上則是月白色的細根高跟鞋。然而此時她腳上優雅的鞋尖卻化作鋒利的利刃,如狂風暴雨般往林飛的頭部招呼,毫不在意她所穿的短裙此刻有走光的風險。  饒是起初被她的美色所攝,稍為失了神,但林飛還是越打越是驚訝。  他先發制人沒能一鼓作氣地拿下這美女不說,後者的攻擊手法,並非什麼高深的招式,反而是簡單犀利的攻擊技法,但卻屢屢擋住了林飛精妙的進攻。  如果說林飛只是驚訝,那麼徐穎的心情則複雜得多。  她雖是天之嬌女,出身高貴,但卻天資極為聰慧,有名師精心教導,從小又刻苦修煉,即使進入警界高層,也從未有一刻放鬆。她的武功莫說在家族裡,便是放眼整個燕京年輕一代,能超過她的人屈指可數。因此她一向是眼高於項。  然而此刻,她第一次對命運的安排產生怨恨。皆因眼前這英俊帥氣,又格外強大的青年,有著一種吸引她的難言氣質,讓她產生了心動的感覺。然而對方偏偏是她的敵人,一個危險至極的可怕敵人。  兩人在機艙內大打出手,渾然不顧周圍乘客們震駭欲絕的目光。  就在這時,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來不及跑開,陷入了極危險的境地,當兩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林飛一掌已經擊出。  林飛只見眼前一花,那美女竟舍下自己,轉身將身旁的小女孩緊緊抱在懷裡,側著身子竟是打算直接用身體硬接林飛的攻擊。  這個時候,林飛哪還不清楚這一切是個誤會,以那些恐怖份子動輒開槍殺人的冷血,遇上這種情況,不拿這小女孩當擋箭牌才是怪事,更別提反過來保護她了。  於是,林飛拼著真氣逆行的危險,硬生生地收住。  手掌終於在距離那美女精緻的面部僅毫釐處停住。  那美女似乎很是意外,轉過臉來,滑嫩的感覺從手心傳來,林飛有些尷尬地收回了手,那美女似乎也發現眼前的情況是個誤會,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注視著自己好一會,秀美英氣的臉上忽然微微一紅,令其增添一絲嫵媚。  莫說周圍的乘客,就連林飛都感到心跳加速了起來,這美女的容貌之出色,真是世所罕見,除已經分手了的初戀女友外,林飛找不到第二個在容貌上可與之媲美的人。  「真是抱歉,冒冒失失地認為小姐是那幾個不法份子的同夥,還差點傷了你,這裡向你道歉。」  「該說抱歉的應該是我,先生見義勇為之舉,應該大力表彰才對。」  與她的外貌相符合的是,她的聲音柔軟又好聽,入耳如天籟之聲,讓人覺得聽她說話是一種享受。  這時,一名警衛人員過來,小聲地向她報告說:「已經把事件向地面報告,這三個人已經被我們的人看守著。」  徐穎說道:「地面有什麼指示?」  警衛人員回答說:「上頭指示由您全權安排。」  徐穎點點頭。  她轉身向林飛說道:「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徐穎,燕京人士,不知先生貴姓?」  「我叫林飛,徐小姐不必見外,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知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到徐小姐呢?」  徐穎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現在機上不知還有沒有不法份子隱藏著,離飛機降落也快了,所以我想勞煩林飛你幫忙作警戒。」  林飛很爽快地答應:「沒有問題。」  徐穎走後,林飛暗忖這個絕色美女的來頭不小,從剛才那名警衛人員對她的恭敬,便可見一斑。他思索著,或許應該想辦法要到徐穎的聯繫方式,對他的燕京一行,可能大有幫助。  飛機緩緩降落,機場周圍已經被大批荷槍實彈的特警包圍,畢竟,在華夏本土,特別是帝都燕京出現恐怖份子劫機,絕對是個大事件,這樣的陣勢不出眾人意料。  一系列嚴格的檢測後,大部分乘客都被允許離開,當然,並不包括林飛。  在飛機上,林飛擊暈了一名恐怖份子,又和徐穎交手,整個過程有太多人目睹,因此他被單獨地帶走審問。  「姓名。」  「年齡。」  「住址。」  「家庭成員。」  「職業。」  「來燕京做什麼。」  「你的一身武功,從哪學來的。」  面對國家機器,一系列例行的問題,林飛都小心地回答。  審問他的是兩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人,察覺出林飛的謹慎,其中一人笑了笑,對他和氣地說道:「放輕鬆點,這只是上頭安排的例行問話,問完了你就能走了。」  另一人更是以十分輕鬆的語氣說道:「能不放嗎,小徐剛才可是威脅,我們要是膽敢刁難你,她就拆了我們兩人的骨頭。」  「哈哈,小夥子有前途啊,你可是第一個讓小徐這麼緊張的人哪,加把油啊!」  林飛先是聽得有些莫名其妙,緊接著,他陡然反應過來,小徐應該就是徐穎。下了飛機後,他還奇怪一直沒看見徐穎的身影,原來她是警方的人。她緊張自己,莫不是對自己有好感吧。  兩人又例行問了一些話,這時其中一人的手機響了,他接通之後,望瞭望林飛,忍著笑意說了幾句才掛斷。  「行了,小夥子,你的那位又來催我們了,程式也已經完成,你可以先走了。」  出了警所,林飛便望見一輛白色的跑車停在警所旁,車窗搖下,果然是徐穎。  她的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林飛說道:「還愣著幹什麼,上車呀。」  林飛上了車,笑著說:「剛才多謝你了,不然的話我恐怕沒那麼早出來。」  「哪裡的話,你幫忙制服了恐怖份子,要是還被關起來審問,那豈不寒了人心。去哪兒,我送你。」  「我剛來燕京,暫時還沒落腳的地方,你送我到最近的酒店就可以了。」  「好,那你坐穩了。」  此時近距離跟徐穎相處,林飛聞到她身上散發的淡淡清香,再看她開車時溫婉安靜的模樣,不禁怦然心動。自從三年前和女友分手,林飛便心傷透徹,忘情於武道的修煉上,已經很久沒有對一個女性動過心了。  而徐穎擁有絕美的容貌,出眾的氣質,窈窕誘人的身姿,雖認識的時間很短,卻明顯對他關心,這一切加起來,足以讓林飛動心。而且,她也相當的厲害,在飛機上出腳又狠又辣。心中一動,目光落在她套裙下兩條修長的美腿上。她的腿渾圓修長,套著肉色的絲襪,看樣子徐穎平常很注意保養,在車內朦朧的燈光下,顯得性感十足。  這樣的一個美女,擁有她絕對是上天的恩賜。林飛自然對她有想法,卻生怕自己在某些方面唐突了她。  徐穎開的雖然是跑車,車速卻很慢,兩人在車裡很自然地聊了起來。  很快,林飛瞭解到,徐穎年紀輕輕卻已經是華夏二級警督,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再聯想到她過人的身手,林飛猜測她的身後定然是一個大家族,只有這些大家族,才有龐大的資源可向她傾斜。  就在這時,徐穎突然向他問道:「對了,林飛,你有女朋友嗎?」  林飛神情一黯,接著微笑說:「以前談過一個,後來分手了,之後便沒有了。」  他剛想反問徐穎有沒有男朋友,卻發現她正看著自己,笑著說:「那太好了,你能做我男朋友嗎?」  「嗯?什麼?」  林飛瞪大了雙眼。  徐穎有些不好意思地捂著嘴,說:「啊,不是不是,我指的是你能不能暫時假裝當我的男朋友。因為我家裡的原因,媽媽總逼著給我介紹物件,我不想聽從他們的安排,嗯,我知道這個要求可能很過份,如果……」  林飛算聽明白了,心中雖然有些失望,卻是微笑地說道:「這是我的榮幸,雖然只是假的男朋友,但不知有多少人想當。」  見林飛答應,徐穎顯得很開心,就連語氣也帶上些許撒嬌意味。  「太好了,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我叫人幫你找套房子,你就不用老是住酒店,另外過幾天我要參加一個聚會,你是我男朋友,到時候可得陪我一起去。」  「沒問題,酒店到了,我先去了,哦,別忘了得把手機號告訴你。」  徐穎順手接過他的手機,把自己的號碼輸了進去,遞給他的時候,說:「號碼我已經輸好了,明天我會找你的。嗯,還有,這是女朋友給她男朋友的。」  說完,徐穎湊到林飛的臉旁,香唇在他臉上印了一下。  林飛呆了一呆,如果只是假裝當她的男朋友,那根本沒有必要親他,惟一的解釋,就是她根本就是要林飛當她真正的男朋友。望著她紅暈的俏臉,林飛心中一動,左手撫上她的側臉,重重地吻在她的香唇上。  徐穎的雙手立刻摟住了林飛的脖子,和他熱烈地接起吻來。  兩人在車內足足吻了將近十分鐘,才依依不捨地分開嘴,徐穎抬頭望著他,俏臉紅暈,美目彷彿要滴出水來,模樣說不出的可愛。林飛看得心頭火起,又重重地吻了下去。  這一回,兩人又是濕吻,又是舌吻,你來我往,好不愉快。惟一一點缺憾便是徐穎的吻頗為嫺熟,顯然她以前曾和別的男人這般熱吻,不過細想也正常,像徐穎如此出眾的美女,沒有和男人接過吻才是奇事。  當兩人唇分時,徐穎已經是嬌喘連連,緊緊摟著林飛的脖子不肯鬆手。兩人的關係,經過甜蜜的熱吻,火速地拉近。  林飛摸著她通紅的臉,柔聲說道:「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徐穎橫他一眼:「若是不做你女朋友,我怎會跟你接吻呢。」  林飛心中大喜。  和初戀女友分手後,他一直忘不了她,之後雖有好幾個出色的女人對他有意思,但他都沒有接受。徐穎是他除初戀女友外,第二個動心的女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過於兩人均對彼此一見鍾情。他湊到徐穎耳邊,悄聲地說道:「今晚留下來陪我,好嗎?」  徐穎在他嘴上親了一下,柔聲說:「我也想啊,可是這兩天不行,你也知道今晚出了這樣的事,這兩天我恐怕會比較忙。你放心吧,明天我找人幫你租套房子,這樣有時間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那我先走了,路上開車小心點。」  「嗯。」  兩人又甜蜜地吻別,直到林飛走遠,回頭望去,徐穎才依依不捨地驅著車子離開,不由微微一笑,想起才剛踏上燕京的土地,便交了如此漂亮的女朋友,這樣的運氣真是說出去沒人相信。  在酒店裡,林飛吃過晚飯,接著打坐練功,按照無名秘笈的運功路線運轉真氣,運轉了十二周天後,已經是淩晨兩點,林飛洗了個澡,便準備上床休息。這時,手機收到了來自徐穎的資訊。  她問的是林飛睡了嗎,林飛立刻回復她剛打算上床休息。沒過一會兒,手機響了,林飛拿起來一看,差點笑噴。只見上面赫然出現四個大字:老婆大人。這自然是徐穎輸入自己號碼時幹的,沒想到她也像尋常的小女生,有如此好笑的行為。  熱戀中的男女,行為大多都是不正常的,這一通電話,兩人居然足足打了近兩個小時,彷彿有說不完的話題那樣,直到徐穎說手機快沒電了,兩人才依依話別,掛了電話。  徐穎的動作非常快,第二天中午,她就幫林飛在市中心一個高檔社區裡,租好了一套百來平方的房子,而且傢俱一併俱全,可以立即入住。  到了傍晚時分,徐穎更是抽出一些時間,陪著林飛到商業街,精心地為他挑選衣服。從上衣到褲子,從襪子到內褲,溫柔細緻又體貼的模樣,不知羨煞多少旁人。特別是周圍的男同胞們,望著徐穎精緻的面容,圓潤的胸脯,套裙下那對誘人的絲襪美腿,對林飛的豔福表示狠狠的羨慕忌妒恨。  購物結束後,徐穎開著車子,載著大包小包離開。  由於徐穎晚上還要工作,因此兩人吃過晚飯,便分開。林飛步入一條無人的小巷子,便發現陰影中隱藏著一個人。  林飛冷然道:「出來。」  一個晚上卻還戴著黑色墨鏡的男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他看著林飛,語氣森然:「我替一個人來給你帶句話,二十四小時內,滾出燕京,留你一條小命。」  「哈。」林飛看著他,沒有生氣,反而淡淡地說道:「你信不信,一分鐘內我可以取你的性命?」  男人臉色一沉:「我話說完了,怎麼決定是閣下的問題了。」男人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林飛懶得去理這莫名其妙的人,他現時的武功雖說不能在燕京橫著走,但誰想動他,肯定要付出慘痛代價。即使遇上紅牆內武功最高的那幾位,林飛雖然不是對手,卻自信有辦法全身而退。  不過令他奇怪的是,他剛來燕京,初到乍來,別說惹到什麼人,就是認識的人也沒幾個,是誰要他滾?更揚言不滾就要殺他?  思來想去,莫非是因為徐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