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经历

"“阿虹,能不能陪我到山下方便一下,我忍不住了。”

阿虹见了,也悄悄的回答,“哎,我也早就憋得很难受了,可是现在当着大伙的面,走不开啊,要是一走,那帮男生又要说咱俩是小解公主了。”

正在她们憋得难耐的时候,又是一丝细流从丽丽的下身处钻了出来。丽丽鼻子一酸差点哭了出来,而旁边坐着的姐妹看着丽丽饮料瓶中还盛着几乎满满一瓶饮料,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丽丽已经憋到了闸口失守的程度,其中的一个女生指着丽丽的杯子对她说道,“咦,丽丽,大家举杯怎么没见你喝饮料啊?”

丽丽听了,心里怪道,这种时候还问这种话?真是要命。可又一想,看来大家现在都在热烈的聊着,没人注意到我,可要是我还是一杯饮料也不喝的话,恐怕就要露馅了。想到这儿,她又是一阵后怕,她不顾下身已经发潮的卫生巾,笑一笑说,“没,没,刚才光顾听你们聊天了,竟忘了喝饮料。”

说着,她举起杯子,这次她一刻也不敢耽搁,她害怕大家看出她发颤的手。一口气把杯中的饮料喝了下去。旁边的姐妹们看到,一阵笑声,“这就对嘛,来,丽丽,我们再喝一杯。”

丽丽实在没有办法,又硬着头皮,闭着眼睛喝下了一杯。但这杯饮料刚下肚,下身的出水口有被洪水冲开了,这一次泻出的流量更大,水流已经浸透了洁白的卫生巾,漫延到她的内裤上。此时的丽丽,已经完全绝望了。她的毅力远不及小妹和小月,对于她来说,一旦洪水冲出闸口,就再也无法回憋了。时间在漫漫的过去,但午餐还没有结束,丽丽的心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她麻木得喝着同学们向她敬来的一杯又一杯饮料,而下身的肌肉早已不受她的控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又一股尿水冲出体外。她身下垫的薄薄的卫生巾早已阻挡不住尿液的渗透,现在,她的内裤也已经湿透,洪水正在漫延到她的裙子上。

终于,大家看看已经接近下午两点,决定结束午餐,向下一个山峰进发。大家各自站起身来,整理行装,准备出发。丽丽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失禁的身子一点一点地站起来。而恰恰是这个时候,坐在丽丽身旁的冰冰发现,丽丽身后的裙子上有着一块巴掌大小的水迹。

此时的冰冰也感觉到了小腹中阵阵袭来的尿意,她看到丽丽裙子后面一块巴掌大小的水迹,心里当即明白了几分。她轻轻的拉了拉丽丽,小声对她说,“丽丽,你是不是……赶快想办法啊。”此时的丽丽所能做的只是机械的收紧下身,但下体的肌肉再也无法完全绷紧,她只能任凭一股股细流不断的流出体外,身下的卫生巾和内裤早已湿透。她见自己的窘况被冰冰发现,知道再也无法隐瞒,带着哭腔向冰冰小声哀求,“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实在是受不了了。你…你可别让大家知道。”同在一个学校学习,冰冰自己也经常要强忍尿意,她当然知道丽丽此时的苦衷,她也知道,女生遇到这种情况最担心的就是被别人发现。她笑着安慰丽丽,“我们都是好姐妹,这事就你我知道,不过,你现在的样子,还怎么继续爬山,得赶快找厕所解决啊,不然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大家发现的。”丽丽点了点头,“我早就想方便了,可是这附近只有山口处一个公共厕所,现在已经走了这么远,没法…啊。”

丽丽的话说了一半,她又感到一股水流渗了出来,而且这次比以往都大,她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用手向下一捂。一来是丽丽的忍耐力不是很强,二来像她们这些女孩,平时经常要憋尿,又非常注意自己在人前的形象,平时能忍住的时候即使是忍到了不敢大步走路、不敢打喷嚏的地步也还装的若无其事,像今天这样唐突的叫出声来并用手捂下身的动作是万万不会在人前做的。可见我们的丽丽现在的确是憋到了绝望的地步,才作出失态的举止。

冰冰见此知道丽丽真的不能再忍了。她见大家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便硬拉着丽丽到了游人稀少的地方,对她说,“丽丽,你不能再憋了,不然下去真会在大家面前出丑的,趁这里没人注意,把小便解出来吧。”可丽丽一手捂着下身,向四下望去,还是能看见零零星星的游客,这座山本来就不高,再加上旅游的人又多,想找一个完全隐蔽的地方简直是不可能的。小女孩的自尊心又使她倔强起来。她含着眼泪摇了摇头。冰冰又何尝不理解丽丽的心情,要是条件允许的话,她又何尝不想放出膀胱里积聚已久的洪水呢?可是又确实很难找到绝对隐蔽的地方。于是善解人意的她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对丽丽说,“我明白你的难处,可你真的不能再爬山了,拿着这个,到山下的厕所去吧。这么多同学,少了你一个人大家一时半会儿不会发觉的。真有人问起你,我替你瞒过去。”说着,她怕丽丽还是碍着面子不听话,一手慢慢的将蹲在地上的丽丽扶起来,另一只手慢慢拿着纸巾慢慢的伸进丽丽的裙子,丽丽的脸一下子红了,但她心知冰冰是为自己好,便一手捂着肚子站在那里。

当冰冰摸到丽丽的内裤时,她心里也吃了一惊,她当然知道此时的丽丽已经失禁过了,但没想到这么严重,短小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她慢慢的拿开丽丽垫在下身的卫生巾,把干爽的纸巾垫到上面。就在这时,丽丽精神上一松懈,又是一股水流从下身冲了出来。冰冰的手还没有收回来,淡黄色的尿滴直接溅到了冰冰的手上。冰冰感觉到了丽丽闸口的再次失守,急忙把手伸了回来。而此时的丽丽见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丑,急忙把身子斜靠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双手紧紧捂住下面,再也不让洪水出来。同时小声对冰冰说,“对不起啊,真是不好意思。”“好了,别说这些了,快去吧。方便了就舒服了。”“嗯。那我去了,同学那里你帮我顶一下。”“放心吧,去吧。”丽丽心知自己实在是再也不能耽搁了,于是一只手死死捂住下面,顾不得不时渗出的点点滴滴的水流,颤颤巍巍的沿着山路向下走。下山的路还有很长,而唯一的厕所前有排满了人,对于一个膀胱很小,忍耐力又差的女孩,丽丽的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我们放下这个不能忍耐的女孩不讲,在回到班上的大多数女生中去,她们之中也还有许多女孩都在默默的和膀胱中的积水作斗争呢。再说冰冰看着丽丽远去的背影,又摸了摸自己那已经有些发胀的小肚子,心想自己是不是也需要抽空解决一下,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她的头脑里一闪,随即又被平日里淑女的形象覆盖了,于是冰冰回过神,向着走远的同学们赶去。班里的男生女生们继续在夏日的山间行走,随着时间慢慢到了下午,中午聚餐时大家喝下的很多饮料渐渐的都转化成了膀胱里的积水,女孩儿们肚子里的水球也越来越大。这种事情对男生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班里的男生早就大大咧咧的先后找一些山间背阴的地方或是树后解决了。可这种办法在女生那里行不通啊,不要说和男生一起爬山,就是在没人的时候,她们也会觉得这种随处解手的做法有违淑女的风范,所以尽管她们很难受,但还是在默默的忍耐。

一些女生的步子因为内急而慢了下来,另一些女孩为了面子还在紧跟男生的步伐,然而快速的行走对于她们那已经鼓得很厉害的小腹无疑又增加了负担。一小部分女生到了下午也像丽丽一样无法忍受了,随着防线的崩溃,她们的下身也开始渗起水来,而她们越是慌张,越是害怕被别人发现,就越是忍耐不住。其中有一个比较泼辣的女孩,实在难以忍受,她的内裤也早已湿透,可还要继续跟着别人向前走,她看看身边的几个姐妹,见她们也都咬着牙关,手不时的像向下捂去,于是对身边的几个好友提议,“姐妹们,我实在忍不住小便了,大家谁很紧急和我一块下山去厕所吧,我们在山下等他们。”“可是,大家都知道了,不太好吧。”旁边一个也早已尿意难忍的女孩说道。“哎呀,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我是去了。”见她这么坚决,有一些忍到极限的女生也跟着她下山了。

但更多的女孩虽然也早就想解放肚中的洪水,但怕影响自己的形象,还是留下来,强忍着继续走。而像大姐、二姐、冰冰这样忍功很好的女孩,现在还不是很急,只是感到小肚子发胀,有了尿意罢了。她们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这其中最无所谓的当然要数小妹和月儿了。她们俩个中午喝的饮料最多,但由于天生的大膀胱,再加上一流的忍功,现在几乎还没有什么感觉,根本不想上厕所。就这样女孩儿们各怀心事的走着,为了不让别人发觉自己身子里水位的告急,她们还是有说有笑,一路的走着。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了下午四点钟,太阳已经渐渐的向西隐去。班长看时间已经不早,找了一片林中的空地,决定原地休息吃晚饭,晚饭结束后立即向山下返回,找旅店住下。

晚餐开始后,男生们又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各种各样的饮料和啤酒盛满了杯子。而女生们却不像中午,在饮料的面前开始有些犹豫了。剩下这些没有中途下山的女生应该说是忍耐力很强的一些女孩儿,在平时里从早到晚憋上一天也难不倒她们。但由于爬山不同于在教室里,随着运动她们体内洪水积聚的速度也大大的快于平日。而且天气炎热,再加上一顿丰盛的午餐,她们所喝下的水也比平时多出了不少。眼下还有几个小时的路才能回去,而旅店的情况又不清楚。所以很多人开始谨慎起见,不再过多的喝饮料了。可是那些男生却并不安分,他们看见女生有些腼腆,心里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总有一些男生喜欢恶作剧,他们不时地举杯建议大家一起喝。更有的男生拿着杯子走到女生面前嬉皮笑脸地说,“怎么,不喝了,是不是膀胱告急啊?”

于是四周的男生便一同起哄起来。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没有一个女孩愿意承认自己憋不住了,于是女孩们在男孩儿的起哄声中只好硬着头皮再喝下一杯杯饮料。就这样,女生们又被灌下了不少。

然而,女孩儿中有两个人却是例外,那就是月儿和小妹,她们两个人现在还基本没感觉,又清楚自己的实力,心中有底。所以对于男生的敬酒是来者不拒,还不时的回敬他们,引来了男生们的阵阵夸奖,都说这才是淑女风范,而对于其他女生来说,自然是羡慕得不得了。她们现在每喝下一杯都要斟酌斟酌,但看见小月和小妹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都在心里暗暗的佩服。而这也正是月儿所想的,自从上次在寝室里憋到失禁后,小月总是觉得万分的丢人,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姐妹们也再未提起,但她的心里总是不舒服。特别是听兰兰说出了真相之后,才知道自己被骗。于是,月儿看到其他的女生渐渐不支,便下定决心要重新树立自己淑女的形象。

这时,她已经喝下了两瓶可乐,而一个男生又过来要和自己的好朋友兰兰干杯,兰兰此时面露难色,不是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身边的月儿。月儿看到,当即又举起了手中的杯子和那个男生一饮而尽,帮兰兰挡下了这一杯。这个举动自然又引来了大家的一阵赞叹。小月高兴之余,看了看坐在远处的小妹,见她正在把一大杯啤酒送到嘴边,心里暗笑,这丫头真是天生的大膀胱,看来她的情况也完全正常。这时小妹也看到了月儿的目光,她冲月儿这边微微的一笑,两个女孩儿都心知肚明,在这个班里数她们两个的忍功最好,在这种场合下,她们两个比其他的女孩儿不知要占了多少便宜。

晚餐进行了一会儿,班长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便决定延原路返回。女孩儿们一个个带着腹内已经肿胀不堪的水球,缓缓地站起身子,她们的心里想得早就是快快走到山下的厕所去解放自己的膀胱了。而这时,在几个男生的带头儿下,不少男生都站在树后方便起来,看到男生们的举动,女生们的膀胱更是受到了刺激,有几个已经憋得不行的女生悄悄地用手捂了捂自己的私处,试图以此平息一下膀胱内洪水的躁动。她们心里暗骂男生们的不害臊,但更多的是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男生,不能在外面随便的放松自己。不少女生这时已经忍到了最后关头,她们也想象男生那样赶快放松自己,但是女孩儿们的面子和羞愧还是使她们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她们的脸上还是尽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与体内洪水搏斗的同时缓慢的整理自己的物品,准备下山。

此时的太阳已经垂到了半山腰,与白日里不同,柔和的阳光带着丝丝的安慰和温暖透过茂密的树林,飘洒在山坡山,如一片片被打碎的金盘的碎片,使人感到阵阵的亲切。游人已经稀少,茂密的树影和悠远的天空显示出了她们本来的宁静。一颗颗古树严雅的矗立道旁,加之枝叶间不时传来的鸟鸣,更为这夕阳下的林中增添了一丝神秘。月儿和几个男生悠闲的漫步在林中,欣赏着这片宁静,伴着下身不时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尿意的冲动,小月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怪怪的感觉,其间还夹带着几丝惬意。然而很多其他的女生却没有心情欣赏这美景,她们的大脑早就被膀胱的求救信号儿占满了,由于是原路返回,一路上没有什么可玩的,回去的时间比来的时候少了大半儿,但是毕竟还要翻过一个山头儿啊,这一段不短的路程对许多女孩儿来说都成了一种折磨。

一些女孩儿正巧今天例假,她们相比之下要合适些,不时地有女孩儿偷偷的开启闸门,放出一些实在憋不住的洪水在卫生巾上面。但对于那些下身没有垫护垫的女生,她们可就痛苦多了,由于走路的时候不能夹腿,她们只好拼尽自己的全力收紧下身,不让尿液流出来。不时地有女生借故走不动停下来,坐在路边整顿一下已经被洪水冲击的疲惫不堪的膀胱。到了后来,这些可怜的女孩儿用尽一切东西垫在自己的下面,纸巾,塑料袋,甚至食品的包装袋。她们已经顾不得这些东西在走路时对下体摩擦而产生的阵阵疼痛,只是拼命的不要让自己尿了裤子被人看出来。但每走一步,还是有很多女孩下身的闸口不听使唤的被洪水冲击开来。就这样,这一路饱经忍受的女孩们终于走到了山口,有几个女孩儿已经马上就要大规模的决口了,她们有些顾不得姿态的用手捂着小肚子,小跑着奔向山口处的公共厕所。在她们看来,忍受了一天的膀胱终于可以得到解放了。然而,她们跑到厕所门前一看差点儿没哭出来,厕所的门是锁着的。

想想也是,她们走了一路,现在已经晚上8点多了,天依然不知不觉的黑了下来。这个厕所又是收费的公共厕所,值班的人早就下了班,这个时候山上也没有什么游客了。可是那些憋洪水憋得受不了的女孩却无法面对这个现实。“天啊,怎么会这样。”“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不行了,我控制不住了。”“我憋不住了!”一时间,跑到厕所前面的几个女孩抱怨声此起彼伏。

可是这也丝毫不能减轻她们体内洪水的压迫啊,原来她们充满着希望,一心想着最后再坚持几分钟就可以解放了,但现在她们的心情瞬间变成了绝望,一些女孩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葫芦口,逐渐的崩溃了起来。其中一个孩儿,在看到门锁着的那一刻便再也把持不住自己,洪水倾盆的泄漏出来,一瞬间下身便全湿了。其他的女孩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她们有的把身子斜靠在墙上,两腿拼命加紧来憋住不断向外涌出的洪水,有的弯下身子用双手捂住下面的葫芦口,有的干脆蹲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住下面。

不过,这个场面只持续了一会儿,当她们看到其他的同学也陆陆续续走下上来的时候,她们又强忍着站了起来,看了看近在眼前却不能方便的厕所,带着身下流出的或多或少的洪水,一步步慢慢的向同学们走去。在她们看来,即使是憋到了这种程度,也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狼狈。现在她们只盼着早点住进旅店,找机会让已经涨到了极限的膀胱放松下来。这些女孩儿看到同学们陆续走近了,便急忙掩饰住自己的失态,忍着腹内的疼痛重新走到队伍里。现在她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旅店里的厕所上。这里虽然游客众多,但大多数人都是当天往返,很少有人在这里过夜,于是旅游的配套服务设施并不齐全。在山脚下倒是有着零零星星的几家旅店,但是非常简陋,只是农舍略微改造而成。但旅店的简陋并不能打消大家的兴致,何况很多女生都盼望着能赶快住下以便解决内急,于是大家很快便找了一家条件相对好一些的旅店住下。

这家旅店分为前后两个院子,前面的院子东侧有一排二层的小楼用来住宿,而厕所则坐落在后院的一角。不多时,谈妥了宿费,一些女生们便拚着最后的力气走到各自的房间,发背包往床上一扔,便急急忙忙地向后院跑去。可她们到了厕所前一看,却又纷纷皱起了眉头,原来厕所只是一个临时搭起来的简陋的棚子,里面的卫生极差,再加上是夏天,在不大的房间里到处散落着垃圾和污物,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而里面只有一个坑位,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一些混合着尿水的赃物甚至流出了门口,在厕所的门前汇成一滩水洼。看到这样的情形,少数尿意还不是特别急迫的女生当时便决定,再忍耐一晚上,等明天早晨公共厕所开门时再去解决。而一些本已憋不住的女孩探头向里面张望了张望,还是退了回来,她们宁可自己难受,也不愿意在那样的厕所里方便。只有一些在回来的路上或多或少已经失禁的女孩,她们此时已经一点憋住的力气都没有了,才紧皱着眉头,踮着脚,走进去方便。而由于里面只有一个坑位,本来只在学校课间的厕所前出现的队伍有出现在这里。

而这时我们的主人公月儿正在屋子悠闲的整理着行李,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小妹和二姐。本来一个屋子可以住四个人,兰兰和她们三人分在了一个屋子,但兰兰体内的洪水实在是形势紧急,下面已经渗出了好几次,于是兰兰没有办法,虽然不情愿在那样的厕所里方便,还是慢吞吞的去排队去了。而小妹和月儿是今天午餐和晚餐中喝的啤酒和饮料最多的两个女孩儿,可是她们两个谁也没有去厕所的意思。

本来经过一路下山到旅馆,小月的腹中早已有了尿意,喝了几大瓶的饮料和啤酒,又活动了一整天,即使是忍功超一流的小月,也还是感到了体内洪水的压迫,现在方便一下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在吃晚饭的时候小月就已经为自己挣足了颜面,在别的女生都不敢喝饮料的情况下毫无顾忌的又喝了很多。但当小月看了一眼厕所后,她便打定主意,今晚不去厕所了。像她这样的淑女又怎么能自降身份,到那么脏的环境里去呢?在月儿看来,淑女就是应该永远生活在整洁、优雅的环境里,而那么脏兮兮的地方是永远也不适合淑女去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而这里面憋得最急的应该算是二姐了,如果在班里的女生中排名,二姐的忍功虽然比不了月儿和小妹,但也绝对是一流的,活动了一整天直到现在还能把洪水锁在小腹内,一点也没有溢出无疑就是证明。

不过尽管如此,一天的游玩喝了这么多饮料又耗费了这么多体力,二姐开始逐渐不支,到了旅馆住下时,二姐已经忍得接近极限了。她本想趁着大家都去方便的时候去解决一下,但一来厕所实在太脏,二来她见同屋的姐妹中只有兰兰去了厕所,自己便有些不好意思去方便,其实她的心里也有些发虚。她知道,上次她策划的那场恶作剧使小月丢了人,小月一直记在心里。而如今在小月的眼皮底下去解决内急,会不会将来一直被月儿抓住把柄,取笑自己呢?这样犹豫了再三,她还是决定留在屋子里,凭着自己的忍功拼上一晚上。

想到这儿,她悄悄用手揉了揉已经凸出很多的小肚子,安抚了一下体内胀得惊人的大水球,收了收腹,按照自己的经验坐在床头,把左腿向右腿上一盘,同时左脚在右腿的小腿肚子上一钩,双腿拧成了一个麻花,同时手中拿起一本杂志,一边假装看书,一边与洪水作着殊死的抗争。这时,月儿已经整理完了自己的行李,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到十点钟了,外面已然是漆黑一片,今晚的月亮隐去了身影,远远看去只觉得远处的山峦像隐约守候在荒原上的巨人,在黑暗中显示出朦胧的身影。虽然月儿还不怎么困倦,但看到小妹已经躺在床上睡下了,月儿便也拉了一床薄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躺在床上,月儿隐约觉得小腹的膀胱中传来一一阵阵胀痛,月儿心笑道,看来自己的膀胱想要放松一下,唉,真没出息,你想得美,想要泄洪啊,等明天早晨吧。这样想着,一股倦意不知不觉的涌了上来,小月朦胧中看见二姐还在床头那里坐着,手里捧着杂志,两腿却紧紧的盘在了一起。凭月儿的经验,当然瞒不过她的眼睛了,她见二姐的双腿拧成了麻花,还不时地抖动一下,并更加的夹紧,便明白二姐是憋得急了。朦胧中她冲二姐笑了笑,“二姐,忍的很急吗?实在不行我陪你去厕所吧,别憋坏了。”

月儿说话本是无意,但二姐听了心头却一颤,坏了,被小月这丫头看出来了,唉,也难怪,我现在这个样子,眼看洪水就要涌出来了,不被别人看出来才怪呢。可二姐虽然心里想的如此,却本能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窘境。她随口说道,“呵呵,没事的,明天早晨再说吧。时候不早了,我也睡了。”说完,把书往身边的背包里一放,同时趁着小妹和月儿不注意,在背包的隔兜里抻出一包卫生巾,往被子底下一塞,同时收紧小腹,不顾腹中大水球颠簸的疼痛,迅速的钻进了被子里面。当然了,像她们这些爱干净的女孩儿们,晚上在旅店睡觉都是和衣而卧,怕弄脏了自己。

但她刚躺下,膀胱里的洪水就再也不安分起来。刚才由坐姿变为躺下,动作稍大了一些,想上厕所的意愿又成倍的加剧起来。可二姐已经躺下,也就只好强迫自己睡觉,不便再坐起身来。可二姐一整天喝了那么多饮料,现在的膀胱已经接近了极限,她又怎么能睡得着呢?刚躺下的时候她见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便凭着在学校里忍尿的经验把身子侧过来,双腿并拢微微的蜷着,二姐心想,我这样一动不动,等过一会儿肚子里的水安份了,自然就睡着了,唉,今天憋得可真痛苦,明天一早我说什么也要上厕所了。可正在她拼尽全力控制尿意的时候,门一开,兰兰从外面回来了。

兰兰一进屋就虚脱般的往床上一躺,还不时的用手揉一揉肚子。屋中的小妹还没睡着,见兰兰回来了,便打趣儿道,“终于轻松啦?看你的样子,今天可没少受苦啊。”兰兰见同屋的都是好朋友,叹了口气说,“可不是,唉,我的忍功不如你们,这一天可把握折腾苦了。刚才要是再晚一步,就……唉,憋得我现在肚子还疼呢。”“哈哈,没想到把我们的兰兰逼到了这种地步。我一看见那厕所就恶心,本来也想去来着,还是算了。”“我还算好啦,坚持到了最后,华华就在我前面上厕所,眼看就到她了,没憋住,还是管我借的纸巾。我听说晓雨也丢人了。我说,你们真的不去厕所啊,一晚上能挺过来吗?”“还好啦,一会睡着了也就不觉得时间长了。”这时,小月在朦胧中也睁开了眼睛,对这兰兰说,“她呀,天生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膀胱,怕是一会渴了还得喝水呢。”“唉,反正我是服了你们了,不过你们可不要死憋啊。我在书上看到,人的膀胱就像一个皮球一样,伸缩的程度是有限的,你们这样喝了那么多水还一整天不去厕所,膀胱越憋越大,最后说不定“砰”的一声憋炸了。”“哈哈,傻丫头,放心吧。睡觉喽。”

兰兰见月儿和小妹憋成如此还有心思开玩笑,摇了摇头,也睡去了。但听着这些话,二姐小腹中本已稍稍平息的洪水又被刺激的翻腾起来。而且来势有增无减。二姐明显的觉得小腹中的大水球又向外鼓出了一些,由于她是侧身躺着,膀胱又带有一种下坠的感觉,使我们的二姐痛苦万分。二姐不得已,只好把一只手在被单底下偷偷的伸到了两腿之间,捂住了自己的私处,同时用尽力气夹紧大腿根部,以便和汹涌的洪水作最后一搏。这样翻腾的洪水又暂时的被压住了一些。可是虽然如此,用手捂着却并不解决根本问题啊,一天以来喝下的饮料还是越聚越多,现在差不多有一升的尿液冲积在二姐的膀胱里,我们的二姐又怎么能受得了呢。

可二姐也是个坚强的女孩,她的忍耐力也超过常人很多,此时她还在咬紧牙关死撑着。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二姐觉得肚子胀得实在受不了,不自觉的改变了一下姿势,由侧卧变成了平躺。可虽然是一个姿势的改变,二姐那已经快胀破的膀胱却再也承受不起。随着身子的转动,二姐只觉得肚子里像有一块石头在滚动一样,同时一股热流从体内向着下面冲涌而来,二姐暗叫不好,赶忙手上和腿上都暗较力气,同时屁股和腰部向上抬起离开床单。二姐把小腹绷紧悬在空中,身子再顺势一转,又恢复了侧卧的姿势。可这时的二姐痛得差点儿叫出声来,如果这时有人把被单掀起,会看到二姐的身子蜷成了一团,两只手用力的捂着下面,脸上流露的表情痛苦不堪。

就这样,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又坚持了十分钟,这时,不但下面的肌肉开始痉挛,连她那两双稚嫩的小手也又酸又痛。二姐觉得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夹的发麻,有些捂不紧下面,她在黑暗中含着泪水悄悄的扭头看了看同屋的姐妹,只见屋里一片寂静,只有大家均匀的呼吸声。兰兰、月儿和小妹似乎已经睡熟。二姐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暗祈求大家已经睡熟,极为小心的把枕头从头下抽了出来,又不声不息的把它放到被单底下,夹在大腿根儿之间。这样二姐的双手就可以抽出来,歇息一下,同时,由于枕头比较大,二姐的双腿也不必拼命夹得那么紧了。二姐看了看大家没有什么反映,这才松了一口气,随着枕头加在两腿之间,二姐的下身有了一种充实的感觉,虽然膀胱胀得几近爆裂,但洪水又暂时的被压制住了。二姐咬了咬牙,准备继续撑着。不知道我们的二姐能不能憋住这一夜呢?二姐从来没有感觉到哪个夜晚过的像今天这样漫长,两腿间夹着厚厚的枕头,二姐的双手能歇一歇了,但无论是用手捂还是用枕头垫,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二姐便又感到坚持不住,刚才由于换了相对厚得多的枕头,双腿不用那么费力的加紧,双手也可以休息,才稍稍的减轻了强忍得痛苦。但是枕头却是柔软的多,夹在下身,长久下来,堵住泄洪口的力道便差了很多。刚刚暂时被挡住的洪水修整了一下,又和体内不断汇入膀胱的细流汇和在一起,力量又得以增强,此时的洪流再次试图涌出,柔软的枕头当然无济于事了。

二姐暗叫一声,赶忙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拼命的收紧了闸口几秒钟,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二姐却利用这短暂的空隙,迅速的从两腿之间抽出枕头,同时另一只手再次去堵两腿间的空隙。这次,二姐再也不敢只是将手隔着裤子捂在下面,而是直接伸进了那短小的内裤里面,紧贴着少女最隐秘的私处,将手紧紧的捂在了闸口处。刚刚将手捂死,二姐便再也没有力气绷紧下面了,小腹和下身一松,任由洪水向下汹涌。被禁锢了一天的洪水哪能放过如此的机会,在二姐的水管中汹涌着向闸口奔去,可是闸口的肌肉虽然松开,但却有二姐的小手在那里牢牢的堵着啊。于是,已经离开膀胱的洪水,再也不愿忍受禁锢,就在这膀胱和闸口之间向二姐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

此时的二姐,却是一个最可怜的小姑娘。虽然洪水被堵住,没有失禁,但由于肌肉再也没有了力气,二姐只觉得腹中的膀胱突然之间向外膨胀了一倍,似乎要顶破肚皮冲到外面来,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小腹中无法忍受的剧痛,而这剧痛不光来自于自己的膀胱,二姐觉得自己的尿道像要被切成无数段一般,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了。一瞬间,两行痛苦的泪水从二姐的眼眶中流了出来,沾湿了被单,伴着剧痛,二姐开始了一声声低低的呻吟……

就在这时,旁边床上的小妹动了一下,接着又翻了一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