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奴

"母狗\\\\\\\\\\\\\\\\\\\\\\\\\\\\\\\",都让萧城兽欲萌发。

       「记住,你这个贱货,只要你一天还没让我逐出家门,你就还是我的老婆,一条扒着屁股让我肏的骚母狗。知道了吗?」

       听着进出着自己肛门的男人侮辱的言语,王莹莫名感到一阵悲伤,却又不得不乖乖的回答道:「知道了。」

       「你是什么?」

       「我是骚母狗。」在疯狂的凌辱感下,女人已经无法再去考虑什么自尊,只想着满足身后这名自己依恋的变态的男人。王莹抓起旁边的皮拍向身后的男人递去。「城子,用力打吧,俺受得了。」一阵肉体的撞击声,皮拍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女人乳夹上的铃铛声还有阵阵喘息声混成了一片……

       在常氏兄弟的威逼利诱下,美丽的女经理来到了萧城所在的包厢。常老大正和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喝酒。(上文提到萧城不喜欢娱乐城里的庸姿俗粉,所以包厢里没有小姐)。看到常老大一脸的奴才相,不用问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就是常老二口中让自己好好伺候的税务局的萧科长。常老大看见女经理来了,连忙起身招呼道:“来来,刘姐,我给你介绍一位贵客”。边说边把刘姐拉到萧城面前,“这位是我们溪北镇税务局的萧城,萧科长”。”萧科长,这就是我们娱乐城第一大美女刘姐。”萧城看着这位相貌和气质极佳的刘姐微微一笑:刘姐,你好,请坐。”刘姐虽然心里不愿,但是在风月场上混迹多年的她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她得罪不起的,便妩媚一笑坐到萧城身边,媚声道:“萧哥,小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有不到的地方,还请萧哥多担待啊。”萧城还没说什么,常老大见刘姐这么上道,连忙把嘴凑到刘姐耳边说:“刘姐,好好伺候萧科长,只要萧科长满意了,什么都好说,不然 嘿嘿 你懂的……”说完在刘姐翘起的半个屁股拍了两下。刘姐扭头白了常老大一眼,半个身子趴在萧城的身上,丰满的乳房在萧城的胳膊上曾来蹭去,撒娇地说:萧哥,你要给人家做主啊,常总打人家屁股。”萧城心里暗想:“这那里是什么气质女神,这他妈简直就是个风骚的狐狸精啊!不过,哥喜欢。比张秀兰有味道”萧城一把把刘姐搂在怀里,一本正经的对常老大说:“常总你怎么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你怎么可以这样打刘姐的屁股那?嗯,咳,…即使要打,嗯 咳,也得让刘姐脱了裤子打她的光屁股啊!”常老大一听,哈哈的大笑起来刘姐俏脸一红,转起小拳头在萧城的胸口轻轻地捶了几下,娇呻道:你们男人真坏,整天就想打人家屁股,”萧城和常老大闻言又哈哈的大笑起来。刘姐已经是羞的把整个俏脸都埋在萧城的怀里。

常老大看现在这种情况,在留在这里自己就成了电灯泡了,便和萧城打了个招呼出了包厢。萧城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刘姐,一支手很不老实的在刘姐的屁股上揉搓着,一支手勾起刘姐精致的下巴笑着问:“刘姐,以你的气质和姿色,应该是大城市里出来的,怎么甘心窝在这么个小地方呢?”刘姐听了微微一怔,有些失神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娇媚的样子,,回答道:“萧科长瞧您说的,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姐姐现在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承蒙萧科长看得起,姐姐会好好伺候你的,一定让你满意。”萧城见她不愿意说,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加大了揉捏她屁股的力度 。刘姐娇‘嗯’一声,妩媚地白了萧城一眼,扭了扭身子,使自己的大腿坐在萧城身上,丰满的屁股就悬空翘了起来,以便于萧城把玩。萧城一手揉捏着刘姐胸前的柔软,一只手狠狠地在刘姐丰满翘臀上就是两巴掌。刘姐惊呼一声,一下就跳了起来,两只手捂住自己的屁股,娇嗔道:“萧科长,人家也没犯错你干嘛打人家的屁股,你看你都把人家的屁股都打红了。”

萧城看着刘姐露出来的娇憨模样,调笑着说:“刘姐你不脱掉裤子,我怎么会看到你的屁股被我打红了。呵呵……”刘姐见萧城不是那种暴虐的主,也就彻底放开了,水汪汪的大眼一瞪佯怒道:“你打了老娘的屁股,还想让老娘脱了裤子给你看啊,想得到美。”说完白了萧城一眼就扭过身去,把自己的后背对着萧城,不再理会萧城。混迹风月场的刘姐自然知道这样不但不会激怒萧城而且还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萧城坐在沙发上狠狠地咽了几口口水,眼睛直直地盯着刘姐的屁股。刘姐穿着一身白色女士职业西装,丰满的屁股不但没有因为西裤的宽松而隐没,反而把西裤衬得高高鼓起。丰满而不失圆润,挺翘而不下垂。真是一个极品。刘姐等了一会见萧城没有动静,扭头一看,见萧城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屁股,她早就听说这个萧科长喜欢女人的屁股,尤其是喜欢打女人的屁股。“噗哧”一笑又故意激道:哟,萧科长,你这是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也不怕人家笑话,呵呵……”萧城知道她这是故意在激怒自己,便假装生气,一把把刘姐拉了过来,翻身把她按趴在自己腿上,膝盖往上顶了顶,使她本来就挺翘的屁股翘的更高,狠狠地就是几巴掌,打的臀肉乱颤。刘姐被萧城拉过来就知道萧城要打她屁股,她知道怎样才能取悦男人,不能一味的顺从,也不能一味的抵抗。否则只会让男人慢慢地失去兴趣。所以她只是象征着挣扎了几下,就趴在了萧城的腿上,腹部被萧城的膝盖一顶屁股还往上撅了撅。“啪”的一声,臀峰感觉一痛,刘姐紧了紧屁股,接着“啪…啪…啪…”雨点般的巴掌落在了刘姐的屁股上。刘姐“哎哟,啊、哎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