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淫术炼金士23

淫术炼金士23

淫术链金士23  作者:帅呆

第1话◆胜于未战

第2话◆大地潜龙

第3话◆深入敌阵

第4话◆诱骗女孩

第5话◆潜入要塞

第6话◆引虎驱狼

第7话◆再下一城

    前言:啊~~~~~~~~~~~~呵呵呵呵呵~~~~~~~~~ 终于都捱到……呀……哎,是

写到最后的段落!

    最初写《淫链》的时候,作者发梦也没想过会出版成书,试问这种荼毒苍生

的垃圾小说,怎可能会有人掏钱来买?

    但世事无绝对,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傻(哔……编缉删除了二十字)不

过话又说回来,亦只有读者们的支持和陪伴,我这个懒鬼才得以熬过这几个年头。

在此,作者想多谢一直花枢枢买垃圾、忍耐毫无理由拖稿的各位读者们,无论你

是默默支持,或者爆粗咒骂,本人其实都非常感激!(但别奢望我会哭。)

    除了读者外,也要多谢两位朋友,一位当然是慷慨解囊的河图大老闆(新书

也请多多关照啊!),而另一位是为了画《淫链》封面,不惜牺牲性命的鱼头大

姐。鱼头啊鱼头,《淫链》应该不会烂尾了,你在天之灵也该瞑目吧,呵呵呵呵。

(我会请编缉将最后一期烧给你,放心去吧!)

    当然也得谢谢一路指导的罗大和鳖爷,以及被我恶搞没有翻脸的老头、蟑螂、

大奶月、小芳芳、流氓兄等等朋友们,咦,原来我得罪过这么多人吗?

    第一话◆胜于未战

    濛濛之中,隐隐听到有人拍门叫嚷:〔王夫殿下,大事不妙了!〕啊,旺夫

是指我吗?怎么看我也不是旺夫相吧。

    没事,继续睡觉!

    〔王夫殿下请快起床,女王急事传召!〕用力抓抓头顶,我叫回去道:〔干!

这里没有旺夫的,快给老子滚蛋!〕拍门的声响越来越烈,冷不防有股力量将我

从被窝中踢了出去,跌到地上后立即有个硬物掷在我头顶,隐若听到雅男的声音,

说:〔你死了啊?他们在找你!〕后脑传来痛楚,才发现是刚被雅男随手拾起的

花瓶抛过来,在痛楚攻心下我终于全清醒了。

    从地板上爬到门口,打开门闩,在房外赫然站了长长的两排军士,最少有五、

六十名。为首的一名长官退后两步,面向我单膝跪下,跟在他身后的六十位军士

亦一併下跪,朗声说:〔参见殿下!愿殿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本少爷一生

最讨厌的,就是好梦正鹹之际被弄醒,强忍着一脚踢翻那军官的冲动,我以不满

的语气道:〔现在什么时候?干嘛来骚扰我睡觉,敌人打到皇城吗?〕没想到军

官竟然说:〔殿下英明,不知什么原因,猛虎义军突然在皇城外五十里出现。〕

这次反而换我傻眼,问道:〔你说什么?!〕在众军士护送下,我几乎是一边骑

马一边穿衣服,不消十分钟已经到皇宫外的参政大厅。这个正是当日佐治第一次

接见我的地方,只不过今天坐在王位上的已非佐治,而是新一代的迪矣里女皇爱

珊娜。

    爱珊娜的衣服打扮亦已不同,由于她已经出嫁,所以长髮结成了高髻,衣饰

不能再穿过往的公主服,她现时所穿的是一套银色长大衣,银衣上缝着密密麻麻

的金丝线,在左右两边胸口上,更绣着一对活灵活现的飞龙和凤凰,花边则是代

表丰收的禾稻;在大衣下是一件纯橙色绸缎长裙,这件裙子倒朴素,只有裙下绣

了一个红太阳。

    十二名穿墨绿色军服的将领,分别站在爱珊娜的两边,为首一员正是露茜,

其余全部是新加入的谢迪武士。自从叛乱以来,谢迪武士几乎死个精光,像庄臣、

森美尔、哈利文等人才都没了,这班新武士的实力如何,恐怕连身为队长的露茜

也不清楚。

    爱珊娜雍容华贵端坐最高的王座上,在她身后列席十二名形相各异的谢迪武

士,露茜站在她的最右手边,而且手执着一根佐治传下来的权杖。最左边是位皮

肤黝黑的武士,他手上持着一本迪矣里法律刑典,相信此人应是新的副队长。

    唉,要是哈利文仍然在世,持法律典的副队长非他莫属,忆起这位故友,不

觉心中隐隐作痛。

相、大将军、执法官等大人物,在卫士的引路下我顺着长阶走上皇座旁边。这个

感觉真奇怪,虽然我从不追逐权力,只追逐女人屁股,但这一刻却又感到皇权的

吸引力。

    坐在爱珊娜旁边,她轻轻一挥手,在我们脚下环形而坐的百官叫道:〔女皇

万岁!迪矣里万岁!〕这个议政厅的功用在于开会,所以是依音场而设计,百官

一起说话,万岁这个字几乎在厅内迴响了五秒之久。在爱珊娜的示意下,坐在较

我们低层的基鲁尔站起身说:〔巡逻兵回报,今晨六时许,在皇城对开五十至六

十里外出现敌人蹤影,依估计是猛虎义军。〕众官员将领都没有人出声,使我知

道他们已知道消息,爱珊娜向众人问道:〔猛虎义军应该向西边撒退才对,为何

忽然出现在皇城範围?〕大厅沈默了片刻,多度才站起来,双目闪过光采说:〔

女皇陛下,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哦。〕爱珊娜垂首沈思,而我则重新估计多

度此人,过去我一直觉得他只是仁慈的老好人,但〔贤者〕多度能成为狮子皇的

座下两大谋臣,除了德行外,亦应该有其他过人之处。这个老家伙属于平常没表

现,但在重要关头却会做重要事情的人,他跟波哥坦或萨马龙奇这类正统策士不

同,他更类似于古代的幕僚客卿。

    虽然我相信多度可能是推测,不过他应该是碰对了,猛虎义军多得是人手,

反正就是一班没受过训练的百姓,上战场唯一可以当的只有炮灰。然而十万民众

浩浩蕩蕩向西撒退,还有什么可以比这更引人注意?在此掩护下派一万几千精锐

潜来皇城附近,倒不是太困难的事。

    不过帝路的策略倒值一讚,几千名猛虎义军当然动不了皇城,但他们在皇城

範围捣乱,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理。叛党的位置是五十里外,如果我们派兵镇压,

西瓦龙可以趁此机会突袭皇城,我们的军队将赶不及回援;要是我们不镇压,这

支队部可以先打下据点,更可以将我拖在迪矣里。

    爱珊娜的权谋不比我差,立即想通了帝路的计策,她微笑说:〔基鲁尔将军,

请你带二万军士前去平定叛乱,但必须小心在路上被伏击。〕基鲁尔微微愕然,

但他不敢违抗皇命,向我们鞠躬接受军令。爱珊娜转而向我说:〔本皇想向皇夫

借一个人。〕我甩一甩头,说:〔莫斯·麦士?〕爱珊娜面上只有平淡的浅笑,

而我知道她其实忍无可忍了,决心拉开多条战线,打算速战速决。十几只西瓦巨

龙,背后还有天美加天空镜,这绝对是个硬点子,尚有作壁上观的力克,还有军

情告急的风铃山脉,爱珊娜要全部担起来。

    现在的爱珊娜不啻是展翅凤凰,我也就静看这位迪矣里皇者展现什么能耐。

    爱珊娜忽然道:〔巴奴何在?〕由我们进城开始,佐治或爱珊娜都没有接见

过他,只是派人例行安抚,现在听见爱珊娜召唤,立时吓得站直身体怪叫起来:

〔有!〕很多官员贵族过往都受过巴奴气,看他现在滑稽的反应,立即惹来阵阵

带着嘲弄的笑声。

    爱珊娜轻轻拍着椅上手把,大厅即时恢复清静,她向巴奴道:〔本王想见见

那头西瓦龙,你去安排一下。〕巴奴几乎九十度鞠躬,说:〔奴才遵命。〕爱珊

娜向着众贵族官宦道:〔本王今次能够平定叛逆,各位知道功劳最大的是谁?〕

超过九成的贵族都向我望过来,而我已捕捉到爱珊娜想法,只是微笑摇头说:〔

最大功劳不是我。〕百官呆住了,最大功劳不是我,到底会是谁人?

    爱珊娜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只说道:〔丞相。〕今次轮到隐形丞相利加弹起

来,回应说:〔微臣在!〕〔本王可以光复迪矣里,最大功臣是花石城的居民。

传本王命令,从库房支出金币三千重建花石城,另支出金币一千抚恤城中百姓,

本王有生之年花石城不必纳税。〕看众多官员的反应就知道,爱珊娜的赏赐已经

使他们明白这位新任女皇的气概胸怀。没等他们平静下来,爱珊娜继续道:〔从

花石城开始参战的将领各升一级,士兵们增加军饷两成,光荣殉职战士的家属可

领七年军饷,曾协助参战的凤翔商会、翼人族盟友、矮人商旅可以豁免五年商务

税金。〕由花石城开始参战的,大多是〔红鬍子〕基鲁尔的皇城护卫兵及露茜的

御林军队,只见基鲁尔率先走出来单膝跪下,道:〔臣下谨代表所有将士们,向

女皇致以最诚恳的谢意。〕爱珊娜以手指示意露茜走近,她在露茜耳边低声说了

几句,只见露茜露出讶异,连点两次头后领着两名谢迪武士离开。

    爱珊娜转头向我问道:〔夫君,要不要陪小爱散步?〕走在迪矣里皇城的大

街上,就知道爱珊娜果然不同凡响,市面如常兴旺,一点都没有打仗的气氛,要

将打仗的消息完全锁封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我和爱珊娜都做了易容,而且穿了不起眼的衣衫,在六名谢迪武士暗中保护

下,在皇城长街上手牵手地走。爱珊娜故意用大奶子压着我手臂,嫣然微笑说:

〔夫君大人,小爱的表现如何?〕〔嘿嘿嘿……四十分。〕爱珊娜的笑容立时僵

住,急问道:〔还有六十分到了哪里?〕〔作为皇者必须恩威并施,在施恩方面

你得到四十分,但施威则要等你摆平西瓦虫才能打分数。〕爱珊娜若有所思,轻

轻点首说:〔小爱受教了,但施恩的十分失在哪儿?〕〔那十分啊,女皇是否忘

记曾答应我的报酬?〕爱珊娜莞尔道:〔小爱怎敢忘记,不怕被我的主人夫君打

屁股吗?小爱已经着人拟定文件,将蒙内比斯的码头连边境城市交割给你。〕虽

然爱珊娜蓄意易容改妆,但她毕竟是淫魔一族,那张芙蓉俏脸仍是引来不少目光。

我们像普通情侣般一边依偎一边逛街,谁又能想到男的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战场法

师亚梵堤,女的是新一代强势皇者爱珊娜。

    在皇城长街上,我们一时观看时尚衣服,一时光顾路边小食,一时看看性玩

具,走了一小时才来到了目的地——作为软禁之用的执法官别墅。

    在谢迪武士暗中保护下,我和爱珊娜来到软禁西门的别墅,别墅四周皆有看

守士兵,在内里更有封印龙族力量的咒术。而出乎我意料的是,爱珊娜竟派了二

十多位妙龄少女在别墅里服役。

    由看守兵引路,我们穿过大厅到达后院,只见西门坐在凉亭里的摇摇椅上,

一边摇晃一边闭目养神,在他背后还有两名少女为他拍风奉茶,最离谱的是拍风

女孩穿了学院运动服加灯笼裤,奉茶的则穿水手校服绑马尾。

    西门不用张开眼睛,单凭爬虫类的嗅觉已经知道我们到来,道:〔爱珊娜女

皇和亚梵堤提督两位来得正好,本人正要找你们。〕我哑然失笑,道:〔你真会

享受呢。〕西门挥挥手说:〔别说废话,我已经遵守承诺重创帝路,你们还要软

禁我到什么时候?〕这头老龙始终是最兇猛的西瓦龙,所以我们在别墅内下了禁

制龙族的结界,同时更在他身上施了血首轮术。爱珊娜命令两名女孩退下,跟我

一起坐在凉亭的小圆椅,说:〔西门先生对本王提供的待遇感到不满?〕西门徐

徐张开双目,现出一个残忍的冷笑说:〔这所别墅很华丽,女孩们亦不错,一般

人类应该会满足。但我是西瓦龙,西瓦龙天性是杀戮,活生生将人类剥皮折骨,

慢慢欣赏你们求饶挣扎,逐块肉吞进肚子才够过瘾,难道女皇陛下能够满足西门?

〕换了其他人一定会被西门吓唬,可惜他面前的是亚梵堤和爱珊娜,爱珊娜若无

其事地微笑说:〔原来如此,请恕本王招待不周,待会儿将安排一下。〕爱珊娜

的话反使西门愕然起来,她欣赏了西门的表情一阵子,才莞尔道:〔被我们擒获

而又不效忠的叛逆,大牢内还关了千多个,本王尚在烦恼如何处置他们,如果西

门先生肯代劳就最好。〕西门讶异的眼神向我望过来,我没有理会他,淡淡然地

为自己及爱珊娜取杯倒茶。

    战争之后有两件事较难处理,一个是尸体问题,另一个是俘虏问题,俘虏要

是愿意投降,你还得提防他们口是心非,遇上不投降的同样麻烦,选择处刑会惹

来闲言闲语,选择监禁又浪费米饭,放虎归山更是下下之策,故此做个顺水人情

暂时稳住西门,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爱珊娜对待敌人是名符其实的心狠手辣,拿活人喂龙这种事,换了是我不一

定做得到,所以她应该当女皇而我可不适合。

    爱珊娜面上仍是笑意盈盈,然而她的冷酷已使西门动摇,西门沈默一会儿,

忽然竖起大姆指说:〔迪矣里女皇果然不同凡人,好!我们就谈一谈,你们想我

干什么?〕看见西门终于屈服,爱珊娜紫色的目孔向我抛了一个带着少许任性的

媚眼,看得我心头一阵骚软,说:〔本王需要你的战斗力,你不必跟军队合作,

也不用遵守我国礼仪,只要对付本王要对付的敌人就足够,至于你想要什么条件

儘管说出来。〕西门点点头说:〔杀人放火这些差事我最拿手,而我有四个条件,

首先是解除身上的禁制,不过你们可以继续使用封印。〕这条老龙倒机灵,他最

关心的自然是自己的小命,我的血首轮术是他最大顾忌。

    不过他容许我们用封印压制龙的力量,这一点是给予我们谈判空间,叫我们

难以反驳他的要求,说不定龙族也有做生意的才能。

    不过爱珊娜比西门更高,她想也不想向我点头示意,显然她心中其实早已有

数。

    我两掌一合,召出魔月邪书默默唸咒,附在西门颈上的红色咒印慢慢消失。

    解除了禁制,西门明显鬆了一口气,语气亦软化下来,说:〔多谢了,第二

个条件是要给我女孩作交配,每天最少五次。〕每天五次?

    你这条老淫虫成不成啊?相同的情况好像也曾发生在我身上,凡迪亚给我的

十八名高级侍女,到现在好像还未全部干过,回国后要好好使用一下。

    爱珊娜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说:〔这个别墅里共有二十五名侍女,只要西门

先生喜欢,她们会服从先生所有指示,要是不够本王将再安排。〕西门满意说:

〔好,第三个条件是每日要送十个活人过来给我裹腹。〕〔没问题,本王三日内

在别墅旁边建一个地下屠场,每日送十个叛逆到那里给先生。〕〔最后一个条件

很简单,待你们击退帝路后,借我一支僱佣兵前往西瓦山脉。〕我截住了西门的

说话,笑道:〔可以,不过各佔一半。〕〔什么" 〕刚才三个条件都轻易答应,

西门想不到我会半路杀出,一张呆脸坐在椅上,连爱珊娜亦不明所以望着我,在

她心里其实没有预想到西门的第四个要求,但是我却有啊。

    龙族有个特殊癖好,就是对财宝珍玩有一种偏执性。本来金银珠宝对大壁虎

应该没有用途,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就是喜欢秘藏宝物,甚至养成为一种强烈

的本能,就像飞蛾喜欢扑向光,猫咪喜爱会动的小东西一样,无论大龙小龙多少

都私藏一点家当。

    从迪矣里开始叛乱至今,被龙骑士或谢迪武士所杀的西瓦龙有好几头,跟帝

路决战后阵亡数目会更高,而那些客死异乡的西瓦龙,自然遗留可观的宝物在西

瓦山脉内,亦引起了西门这个不合常理的习性。

    西门认识那些同族,也知道他们的地盘位置,但是要找出準确的藏宝地点,

仍然需要经验丰富的佣兵协助。这么一块大肥肉,要是我不去参一脚会被雷公劈

的啊。

    爱珊娜聪明绝顶,只一细想就知道我们说什么,失笑道:〔这个问题本王不

插手,请两位自行解决吧。〕到手的宝物被人分一半,西门当然是十万个不高兴,

但他显然非常怕我,天人交战后说:〔好吧,看在女皇的面上,我们就各佔一半,

不过人手要由提督负责。〕我伸出右手跟西门一握,笑说:〔放心,我这边有掘

宝的专门人才,你一定不会失望。〕成功说服西门参战,爱珊娜心情相当好,她

挽着我臂弯在街上走,问道:〔夫君大人何时回国?〕我看看天色渐晚的上空,

道:〔原本打算去了帝路后才回去,但现在似乎没有必要了,明天中午我就会带

兵回帝国。〕爱珊娜不再说话,只是静静享受现在的甜蜜时光。

    我确实有打算跟帝路决战,但回心细想却发现不妥当,问题并非我不能打败

帝路,而是不应该由我打败他。需知道爱珊娜已经登基,她必须向民众证明她有

保卫国家的能力,如果保护自己国家要靠别国军队,堂堂爱珊娜女皇的威信拿来

扫地呀?

    显然爱珊娜亦察觉到此问题,故此才带我到西门处,其实是婉转地提醒我。

    兵家有云,决胜于未战之先。很多时候,开战前的準备工作其实已经决定了

战果,尤其是选择将领这一环。然而我不出手并非表示没事做,只要我能够成功

引走天美,对爱珊娜来说已经帮了一个大忙。

    〔所谓一夜夫妻百两银,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儘管说出来就可以。〕爱

珊娜狠狠在我手臂一捏,道:斗死鬼!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你把小爱当成什么?

〕〔喂,痛啊!〕〔本来小爱想借破岳和三千黑龙骑射兵,不过帝国正值多事之

秋,还是让他们留在夫君身边比较好,至于我这边其实準备差不多了。〕〔西门

虽然是一张王牌,但这张牌已经见光,而且谁都不能保证他不叛变,你最好小心

一点。〕爱珊娜完全不理街上其他行人,高兴地搂着我的腰,说:〔夫君关心小

爱了,小爱实在太高兴!〕打一下爱珊娜的屁股,长笑道:〔哈,我要是不关心

你,就不会跑来迪矣里趟这浑水。〕〔夫君所言甚是,小爱真失礼。不过夫君可

以放心,西门只是小爱其中一张皇牌。〕爱珊娜没有明言,不知是她隐藏底牌,

还是故意挑起我的好奇心,照道理她没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武器。不过我也没太担

心,如果泰坦或力克其中一个可以及时归降,帝路这一仗注定要输,而当中又以

泰坦归降的机会甚大。

    一辆马车从后方驶至,毫无先兆地在我们的身边停下来,由于爱珊娜没有战

斗能力,我又认不出这马车是谁的,所以第一时问拦在她身前,奇怪的是谢迪武

士们没有现身。当车门打开,见到的是作平民打扮的露茜,她向我们招手示意上

车。

    上到马车,爱珊娜发挥女人贪美的本能,揭开头笠摇动长髮,问道:〔事情

如何?〕露茜先向我注视一眼,低下头想了片刻,才说:〔已经跟矮人族商议好,

断金先生答应在三日内完成工作。〕我忍不住暗叫着:〔啊?〕断金贵为矮人族

首席铸匠,他的技术虽然高超,但收费同样不简单,爱珊娜要他做什么?爱珊娜

见我在胡疑,故意吊我胃口,说:〔夫君沈思时的表情很吸引呢。〕忽然想到爱

珊娜刚才的话,很可能跟决战帝路有关係,而且从她的反应可以知道,她根本不

认为我能够猜出。爱珊娜到底有什么皇牌我不知道?

    如果她有秘密武器,应该一早拿出来对付黎斯龙,或者是……她其实拿不出

来……再向上推,这件武器她一直留在皇城附近,没有能力带到花石城……再细

想爱珊娜最擅长的兵种其实是……

    灵光一闪,我叫起来说:〔我知道了!〕〔启稟元帅,所有骑士已经準备就

绪。〕〔好,升旗。〕在迪矣里皇城北门外,四万名黑甲红披风的骑士,每人牵

着一匹战马,面向着北边缓缓升起的三角龙头旗,全体肃立敬礼。由于亚加力率

领狙击队伍追赶黎斯龙,这支黑龙骑士团只剩下四名万骑长,从昨天开始準备回

国的工作。

    在黑龙军背后,还有迪矣里的一万护卫兵团,团中有一匹白色的骏马,马上

安置着粉红配紫色的马具及绵布,旁边有捧着迪矣里国旗的旗手,在马鞍上正安

坐着天香国色的爱珊娜女皇。在她左手边是策骑乌战马,墨绿剑士服的露茜,右

手边则是赤黄战马,红色轻铠配粉红战袍的宁菱。

    送行队伍还有一万翼人战士,当中以雅男为首,而她们看我的眼神十分暧昧。

听闻前晚跟我胡闹的三十名翼人女兵,原来最少也是百夫长级别,当夜的韵事已

经在翼人军营内闹得沸沸杨杨,还有传言说过千名翼人女兵蠢蠢欲试。

    我发誓,有空一定要到风铃山脉走一转!

    三角龙头旗升到桿顶,骑士们戴上红羽黑盔,全体一起攀上战马。穿上灰黑

轻铠的破岳来到我身旁,问道:〔大人,我们不收拾斓摊子才回国吗?〕破岳始

终是翼人,自然关心翼人族和梵沁,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不用担心,爱珊娜

已经準备好大礼招待西瓦龙族,可惜我们没机会观赏这精采一幕。〕昨日从爱珊

娜口中已经透露了她的战略,不过军中耳目众多,我也不方便说出来。其实由第

一次交手开始,爱珊娜已经使用她最擅长的兵种——投石车队。

    投石车是当今军事界里最具破坏力的兵种,利用魔力石推动的新型投石车,

威力甚至淩驾于普通魔法师团,尤其是亚梵堤大师设计的就更加可怕。不过投石

车部队行动不便,所以被黎斯龙逼走时,爱珊娜连一架投石车也无法带走。

    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她在患病之前已经将投石车队收藏在皇城外,而现在

则取回车队,聘请矮人族进行改装,以天空的飞龙为目标调整发射角度。只要做

好隐密工夫,以投石车偷袭西瓦龙,那幕景象想想也觉过瘾。

    除了投石车外,爱珊娜的另一张王牌正是莫斯。

    爱珊娜跟我借用这位辩论家,目标自然是四大虎将之一|〔黑骑士〕力克。

她昨日晚膳后传召莫斯闭门密会两小时,一定是讨论招安力克的细节及条件,而

的实力再不用担心西瓦龙的威胁。

    有这两张王牌,爱珊娜的胜算十分高,唯一能让她头痛的,大概是光之女神

和天空镜。只要我引走了天美,爱珊娜再无任何顾虑。

    破岳还不死心,道:〔大人不跟摄政皇道别吗?〕提起雅男,我笑着摇手说

:〔那家伙现在仍然气在心头,还是不去惹她为妙。〕送行队伍敲出齐整的鼓乐,

带头的号角响起,四万匹战马开出一条通路,黑压压的战士们侍立两旁,让我一

个人独自骑着马匹走过。

    当马匹走到最前端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爱珊娜、露西、凤丝雅、宁

菱、雷音、梵沁等的容貌一一在我心底掠过,这一刻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再非笔

墨所能够形容。

    长长歎一口气,拉紧再放鬆马匹的缰绳,战马向前奔跑,黑龙骑士闲始跟随,

由迪矣里北门向帝国出发。

    赶了两天路程,我们已经离开皇城範围,我下令全军在一个小城镇旁安顿下

来。

    向守城士兵亮出爱珊娜的手谕,小城的领主连裤也没穿好,已经带着二十多

位内务官扑出来迎接。

    〔微臣列祖朗,参见皇夫殿下。〕其余内务官亦下拜道:〔参见皇夫殿下,

愿殿下万岁!〕若以军官身份,下士一般是行鞠躬礼,即使士兵亦只有单膝跪礼,

而在人事关係亲密的北方联盟内,很多时候连单膝跪礼也免却。不过我现在是爱

珊娜的皇夫,毫无疑问是皇室核心成员,根据国家的法律,迪矣里的官员或军士

须行膜拜礼。

    我下马扶起列祖朗,道:〔不用拜了,我还没死。〕列祖朗受宠若惊,带着

手下站到一旁,我向破岳和几名将领道:〔安顿城外,严禁进城。〕虽然列祖朗

没有表情变化,他的下属却大口呼气,毕竟我们不是迪矣里军队,而且迪矣里人

对黑龙军团没有好印象,心理上自然害怕我们进城。我将列祖朗叫过来,说:〔

我军不会骚扰贵城,但希望贵城履行臣子义务,提供一天的粮食及日用品。〕列

祖朗道:〔这个当然。〕〔如果方便的话,可否让我的下属渲洩压力?〕列祖朗

看着我发呆,破岳在他耳边低声说上两句,他才恍然大悟,道:〔此事有些困难,

敝城只有青楼两所,人数并不足一百。〕看着将领们开始安排士兵结营立寨,我

笑道:〔没问题,我们会自行配给,报酬并不会缺。对了,由此处到帝国该怎么

走最快?〕列祖朗回答道:〔由此城至帝国有近百条小路,不过总计只有三组,

一组是直达帝国西部边境,是最多商旅选择的路线。另外两组是通向帝北和帝南,

不过到帝南的路不好走,几乎没人会走这一条。〕破岳走到我身边,悄悄说:〔

向东走将直达帝国西部,虽然路线最短,但必须碰上干查家族,依我看向北的路

线较安全。〕干查家族握有十万白雪苍狼军,跟现在的武罗斯特皇室有特殊关係,

要是我率领四万黑龙军硬闯,实在很难估计会否出乱子。

    我沈思片刻,问道:〔东南路线为何不好走?〕破岳和列祖朗同皆愕然,尤

其是深知我国形势的破岳,南路出口就是我们死敌的地盘,即赫鲁斯的帝国南部,

这也太刺激了吧。

    列祖朗不敢不答,说:〔东南路线贴近盘林峡谷,不但山路崎岖难行,而且

是龙族的巢穴,除了矮人族外不会有人类走此路。〕破岳也不看好南路,说:〔

大人,最安全的路线还是向东北方向走,进入蒙内比斯地区,沿着望月河岸向帝

国北方回去。〕我笑说:〔这点子不错啊,既可以视察小弟的资产,又可以游山

玩水,一举三得。〕列祖朗听得直点头,但破岳追随我有一段时间,他忍不住现

出惊讶表情,压低声音说:〔大人真打算走盘林峡谷,硬拚神之一族?〕我大笑

起来,道:〔这个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赫鲁斯的主力军已出大海,尤烈特的陆

战部队也到了帝中,天美臭婆娘在我们屁股后面,帝南境内军力空虚,即使孤军

深入又有何惧?〕列祖朗只是小城的领主,对我国情况并不清楚,当他知道赫鲁

斯是我的敌人时,面上再没有半点血色。东南路线出去,就是帝国的最南端,完

全是敌人的势力範围最核心,就是所谓的自投罗网。

    但相对来说,正因为有般林峡谷作屏障,神之一族从不认为会有敌人可以通

过此路,所以守备亦不会严谨。加上我们手上有四万大军,只要避开赫鲁斯和尤

烈特等较强军力,其实南部没有我们的对手。

    破岳沈吟良久没有说话,他亦是懂得用兵之人,自然明白我的想法,暗渡候

林峡谷确是无比诱惑的策略。破岳深呼一口气,说:〔提督的想法大胆,可是当

中有两个难题,首先通过盘林峡谷并不容易,其次是我们没有攻城器具,要是破

不到城我军将会断粮,后果可是很严重。〕我转向列祖朗道:〔贵城可有矮人族,

或者曾经走南路的商旅?〕列祖朗摇头说:〔矮人族甚少会来我们这些穷乡僻壤,

更没有商旅懂走此路。〕垂首默默思考,虽然跟青龙和朱雀约好同赴帝国,一起

擒拿梅菲士,但断金的矮人工匠尚在皇城改装投石车,谁晓得他们何时才赶上来。

凤丝雅的商旅队伍有矮人在内,跟她借几位过来就能通过盘林峡谷,可惜她们跟

苏姬一起,计算时问现在才抵达皇城。

    真失策,应该先跟他们借几名矮人嚮导。

    我断言道:〔列祖朗领主,我等会写一封书信给你,不久之后将有一支矮人

族路过此地,请领主将此信及三百匹良驹转交他们。〕列祖朗半信半疑,但仍然

接下三百匹马,这三匹百战马本来是从巴奴处骗过来,想不到现在有此妙用。

    夜半时分,我在营寨外一边散步一边巡视,大部分黑龙军士已经休息,只有

少数士兵轮更巡逻。在营寨的外围设了八个小营帐,从城内聘请了八十七位姑娘

过来,接待有此需要的战士。

    在小营帐内不时传来男女交欢的淫乱叫床,而在营外有四十多人在等候,他

们甫见我出现,竟然主动让路,齐声说:〔元帅晚安。〕我笑道:〔各位晚安,

还在排队吗?〕一名下士道:〔如果大人有需要可以先上。〕我忍不住长笑起来,

拍拍那名下士的膊头,说:〔不必了,我散步一会儿就回去睡觉,各位自便。〕

在众骑士的愕然目光下,我潇潇洒洒地离去,做男人可以好色,但是切忌急色,

即使鹹湿亦要鹹得有风度,这是本人的习惯,亦是一名调教师的风範。没理会这

班死鸡虫,我转身往营外的小树林走,突然隐隐听到远处传来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