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美人妻洛诗,轮姦淫夜 [1/4]

美人妻洛诗,轮姦淫夜 [1/4]


  夏末的黄昏,正是一天的暑气开始消散的时分。甯静的林荫路上传来小女孩
雀跃的声音。

  一对母女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是位年轻而美豔的少妇,名叫洛诗,看上
去不到三十岁,皮肤保持的白皙光滑;举手投足间流露着一股风流之态。她一手
提着一只大蛋糕盒子,另一只手挽着女儿。小女孩米洛儿和她妈妈简直是一个模
子刻出来的,正是娇憨纯真的年龄。她抱着妈妈的胳膊摇晃撒娇:「妈妈,今晚
一定要吃生日面吗?那面里有火腿吗?有炸鸡翅吗?有螃蟹吗?……」

  回到家,丈夫米诺成的电话就来了。

  「小洛,到家了麽?」

  「嗯。今天宝贝女儿生日,我正要给她煮面呢!你呢?今天能不能赶回来?
洛儿刚才还在念爸爸呢!」

  「没买到今天的票,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到了。你帮我跟洛儿说,爸爸已
经尽力赶回来了,还给她带了好大一份礼物。」

  「我知道。你也别太赶,路上注意安全。我们等你。」

  「你也注意休息。我不在总是辛苦你照顾家里了。」

  「哎,老夫老妻的说这个干吗。洛儿在催了,我去忙了。你记得準时吃饭,
啊。」

  挂了电话,洛诗开始忙碌起来爲洛儿準备生日面。面条刚下锅,电话又响了。

  「喂?哪位?」

  「洛诗,是我。」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洛诗一颤。

  「林团长……」

  「怎麽,在家?」

  「嗯,在给女儿做饭。」

  「哦,吃完饭你到团里来一下。」

  「团长,今天我给女儿过生日,我能不能……」

  「你听清楚我的话了?」

  「……是。」

  「八点,我要见到你。就这样。」

  挂了电话,洛诗一回头就看到女儿站在厨房门口。

  「妈妈,你今晚还要出去吗?」

  「洛儿乖,歌舞团晚上临时有点事情,所以妈妈……」

  「可你答应给我过生日!」女儿气呼呼地,水汪汪的眼睛里却满是乞求:
「妈妈~ ,晚上留下来陪我嘛!」

  天幕已经变成了墨蓝色。洛诗正往歌舞团赶去。女儿吃面时闷不吭声,自己
向她许诺明天买新礼物给她时不理不睬,面对打开的蛋糕盒她也没有多看两眼…
…这些表情让洛诗的心底钝钝的疼。但面对团长林怀的「召唤」,她无法真的违
抗,更无法拒绝——特别是丈夫米诺成还未归来。所以最后,她只能辜负女儿了。

  市歌舞团的大门紧闭,空空的门房旁边侧门虚掩着。洛诗推门进去时瞄了一
眼挂锺,心知不妙,连忙朝办公楼跑去。路上经过一楼排练厅,里面十几个男演
员正在加班赶排一组舞蹈。她没有停顿,一口气跑上二楼。

  林怀并没有在办公室里等她,而是站在黑暗的走廊尽头抽着烟。洛诗循着那
忽明忽灭的星火走到了林怀身后,他头也没回的说:「你来了。」

  「团长,对不起,我女儿她……」

  「走吧!」

  洛诗跟在林怀后面,来到了办公楼下面的地下室。这间地下室原来是作爲防
空设施建造的,办公楼改造的时候变成了一小半露在地面上。平时都用铁栅门和
大锁链锁着,钥匙,只在林怀手里。

  洛诗摸着冰冷滑腻的墙壁向下走,终于看见了地下室的灯光。熟悉的房间里
已经等着4个男人,除了林怀,还有团书记张建,会计吴风,和……看门的老黄。

                二、

  4个男人齐齐看向进来的女人。她穿着白底浅花的V领无袖雪纺连衣裙,白
色细跟凉鞋,微卷的过肩长发披散在肩头,怎麽看都是一良家妇女——而且还应
该是保守本分的那种。

  「阿诗,怎麽来的这样晚?」张书记问。

  「一定是被她女儿给绊住了。」吴风主动接话。

  「你连老林的命令也敢违抗,看来你家丫头一定很招人疼吧!哪天带来团里,
让叔叔们看看?」

  「孩子小,不懂事……」洛诗一点都不想把女儿跟这些人扯上关系。

  「呵呵,有其母必有其女,阿诗的女儿肯定跟阿诗很像吧!」张书记似乎饶
有兴致。

  「张书记,您可别开玩笑了。」

  林怀走到她面前,忽然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

  洛诗被扇得一个趔趄,还未站稳,林怀又用力钳住她的下颌拉近自己,在她
唇上狠狠吻了下去。

  洛诗的嘴唇立刻被咬破了,鲜血的滋味混杂在唾液里缠绕在纠缠的舌尖上。
林怀狠狠地吻着,咬着,直到洛诗忍不住发出嘤咛。

  林怀一放开她,3个男人都看到洛诗半边发红的脸和被血染得娇豔欲滴的双
唇。

  「阿诗,你知道该怎麽做。」

  洛诗稍微犹豫了一下。林怀张建甚至是吴风也都算是熟的,但是就连老黄也
在场,她还是有点放不开。可是又不敢再耽搁,她赶紧爬上地下室中间的小几,
开始拉下裙子背后的拉链。白裙子滑落脚下堆成一团,雪白的蕾丝胸罩被慢慢解
开向前脱下,丢到一边;紧紧包裹着臀部的棉质白色三角内裤也顺着修长的两腿
滑到脚踝。削肩藕臂,桃胸蜂腰,长腿雪臀,洛诗生过孩子这几年,身材不像少
女时期那样玲珑紧致,却更加凹凸有形,风韵不减。

  洛诗脱衣服的自始至终,她都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好像并不是把自己的身
体呈献给4个丈夫之外的男人,相反,她的神态带着献祭一般的虔诚和欣然。

  「他妈的,老子真喜欢她这副圣女样。」看门的老黄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他老早就知道林团长拿着这间地下室的钥匙有不可告人的勾当,最早是他和
张书记深夜会来,前不久吴会计下班后也开始和他们混在一起。今晚老黄本来照
旧安分守己地在门房里看他的电视,大约八点档电视剧演过一半的时候,吴风忽
然来叫他。

  老黄一看吴会计领着自己往地下室去,他就停住脚步推辞:「哎呀,吴会计,
你们这些领导商量的事情,我一个看门的大老粗可不懂!我看我还是回去吧,这
大门可不兴没人看哪!」

  吴风连忙拉住他:「哎老黄,团长说了,明天就去安一套电子监控报警设备。
今晚上要你办的事没什麽大不了的,是个男人都会!老黄,没老婆在身边,不自
在吧?」

  老黄其实不老,才刚过四十五。男人四十一枝花,可他看上去挺老,还是个
鳏夫,又没个稳定的工作,想再找老婆不容易。性致来的时候想找小姐又嫌髒,
所以也就没事的时候瞧着歌舞团的丫头少妇们偷偷自己打炮。难不成被吴会计发
现了?

  吴风继续道:「今晚上林团长就给你这麽个机会,有个女人让你纾解疏解,
如何?」

  「真的?」

  「当然是真的!」吴风干脆和他勾肩搭背地往地下室走,「我说老黄,林团
长信得过你,所以今晚让你见识见识。不过等下一切听林团长的安排,明白吗?」

  穿过昏暗的甬道,老黄眼前忽然灯光明亮起来。他定睛一看,偌大的地下室
被收拾的挺干净,有桌有椅有茶几,还有一张看起来很舒服的大床,大门旁边还
安着马桶。张建书记早已坐在茶几旁了。和张书记打过招呼,老黄这才注意到,
墙边靠着一个奇怪的铁架子,上面还有链条,旁边倚墙还摆着好些绳索、皮鞭之
类的东西,让人有点儿发毛。

  「吴会计,这些东西到底拿来干什麽用的啊?」

  「玩女人啊!」

  「啊?」老黄被吴会计的干脆吓了一跳:玩女人这麽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
的SM?

  老黄心里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脑子里转过几个念头,开口再问就有点儿结
巴:「那……哪个女人愿意被这麽玩啊?」

  「呵呵,这种事情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就有女人愿意给男人这麽玩。
这种玩法弄得好的话一点也不恶心,还很刺激哦!对了,等下来的那个女的你也
认识,老黄你可别一看到她就忘乎所以咯!」

  老黄看看一脸诚恳的吴会计,再看看坐在一旁气定神閑的张书记,自己也不
由得放松下来。两个人干脆都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等团长林怀。过了一会儿,
林怀进来了,接着,穿白衣裙的身影进入老黄的眼帘。

  「原来是她!」

  看到洛诗进来,老黄不能不说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个当年号称市歌舞团
「雪莲花」的女人早就嫁做人妇,白天都是保守又本分的小女人样,原来夜里竟是
林团长他们淩辱的对象!喜的是自己多少次意淫着打炮的女人,今晚真有机会好
好和她干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