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魔鬼老师01

魔鬼老师01

=================================

本人呼吁网友们不要将本站资源用于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担网友将本站资源用于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后果和/或法律责任

本图像文件皆从网上搜集转载/不承担任何技术及版权问题

下载链接仅供宽带测试研究用途/请下载后在24小时内删除/请勿用于商业目的

=================================

第一集

内容简介:

  安逢先,北湾私立一中历史科教师,因为在一场事故中成功救出十几名学生,而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的殊荣。

  这个外表帅气、性格良善,如正人君子般的年轻男老师,私下却是大搞师生恋,又与女老师有不伦关系的邪恶分子?

  今晚,进入安老师所订的饭店套房的,竟是早上才由他力荐而当选学校形象代表,北湾三大校花之首的喻美人……

楔 子

  十五年前。立秋,晚上十点。

  绿草莓游乐园门前,一名纯情少女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因为不是周末,游乐园十点準时打烊,绚烂的灯光和色彩缤纷的霓虹都已熄灭,除了大门前的那盏白炽灯外,整座绿草莓游乐园没有多余的光源,漆黑的四周寂静得令人害怕,只有萧萧风声和诡异的虫鸣偶而响起。

  纯情少女名叫兰小茵,是北湾一中的校花,她美丽骄傲,从来没有绯闻,也从来不与任何男生交往,很多人都以为兰小茵是同性恋,但她不是,她有一位相恋很久的笔友,这位笔友有一个很特别的笔名,叫「青黛如眉」。

  高中毕业后,坠入情网的兰小茵终于鼓起勇气,答应与「青黛如眉」约会,虽然以前从未见过面,但兰小茵相信「青黛如眉」所说的一切:他是一个英俊潇洒、器宇轩昂,家里非常有钱的男生,平常开的是价值几百万港币的蓝宝坚尼,更重要的是,他很爱兰小茵,并发誓会娶兰小茵为妻。

  天真浪漫的兰小茵十分感动,约会前她还精心打扮了一下,让本来就是校花的兰小茵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她希望给「青黛如眉」留下好印象。

  周围漆黑一片,但兰小茵一点都不害怕,女人有了信仰就会变大胆,少女也一样,心里有了爱情,哪里还会惧怕漆黑的游乐园?一想到即将与梦中的白马王子见面,兰小茵的心就怦怦直跳,恐怕就算是坟地,兰小茵也敢前往。

  一阵晚风吹过,卷动了地上的枯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虽然有点毛骨悚然,但总比死亡般的寂静要好一些。

  「好像有车来了耶。」神经紧绷的兰小茵隐约听到汽车声,她伸长脖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果然发现一辆车驶来,只可惜那是一辆小货车。

  约会时间已过一个小时,有点焦躁的兰小茵开始担心「青黛如眉」会不会临时被别的事情耽搁了。

  但出乎她意料,驶近的小货车突然在兰小茵面前停了下来,司机是个满脸胡子的老头,看上去应该有六十多岁,而他居然向兰小茵招手。

  兰小茵不是笨蛋,她警戒地注视着老头,后退了两步:「干什么?」

  货车老司机的声音有些沙哑:「小妹妹,你是不是叫兰小茵?」

  兰小茵很吃惊:「对呀,我就是,老伯伯怎么知道?」

  货车老司机露出和蔼的笑容:「是这样的,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辆很漂亮的车子抛锚了,车主是个男的,又高又帅,他拦住我的车,给了我一千元,叫我来接你过去,他的名字好像叫什么……眉的……」

  兰小茵紧张地大叫:「青黛如眉?」

  货车老司机猛点头:「对、对,你看我这个老头子的记性,呵呵,快上车吧!小姑娘,我还要赶回家哄我的孙子睡觉。」老司机疲倦地敲了敲车窗。

  兰小茵激动地跳起来:「太好了,他离这里有多远?」

  货车老司机咧嘴一笑:「不远、不远,走半小时就到。」

  半小时?兰小茵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双腿早已酸麻,哪里还走得动?听老伯这么一说,她毫不考虑就拉开货车门跳了上去:「那麻烦老伯伯了。」

  货车老司机笑得更开心了:「别客气,我也收了钱,呵呵,伯伯感谢你还差不多,这钱刚好给我的小孙子买糖吃,坐稳了,小妹妹。」

  兰小茵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她心里多么期待呀!

  小货车发动了,引擎发出沈闷的声响,笨拙地掉转车头后,小货车缓慢的向目的地前进。老司机悄悄点燃一根香烟,看他点烟时颤抖的手,兰小茵真担心他手中的打火机会掉下来。

  「老伯伯,我快被呛死啦,车窗怎么打不开?」四处弥漫的烟味呛鼻,兰小茵想打开车窗,但车窗怎么也拉不开。

  「呵呵,车窗坏了,明天会去修,真不好意思,老伯伯烟瘾犯了。」货车老司机猛喷口中的烟圈。

  「那开快点啦……咳咳……」烟味越来越浓,兰小茵眉头紧皱,小手左右扇着。

  「好,你坐稳了。」货车老司机喷完最后两口烟圈才慢慢换档,小货车的速度渐渐加快,兰小茵感到奇怪,她突然觉得司机有点面熟,像某人,又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刚要细想,便觉一阵睡意袭来,她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货车老司机一声怪笑:「真没想到,居然钓到了兰小茵,这美人我要好好享用,呵呵呵……我就是青黛如眉……呵呵呵……」

  夜色中,这名货车老司机卸下了伪装,他是个狡诈阴险、干瘦,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狠跺油门,小货车加快速度,在蜿蜒的公路行驶半小时后,突然拐进一条乡间小道,又颠簸了近两小时,小货车终于停在一栋偏僻的小屋前,司机从车上跳下,迫不及待地打开后车门,把沈睡的少女抱进小屋子。

  小屋子不大,砖木结构,分两层,跟许多农村的土房差不多,里面陈设简陋,到处散发出阵阵的霉味,楼上的房子加了隔音板,屋内的人就算喊破喉咙,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昏睡的少女就躺在二楼一张靠墙的木板床上,她的身边淩乱地摆放着同样发霉的棉被和枕头,枕头边还有一?绳索。

  「她叫什么名字?」

  一名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的青年缓缓地脱下西服。

  「兰小茵。」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清除脸上的硅胶和假胡子。

  「没有人看见吧?」脱完衣服的青年轻轻抚摸着昏睡少女的脸庞,也许是很意外少女的美貌,青年露出满意的神情。他温柔地解开少女的衣服、裙子、胸罩和内裤,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具娇嫩清纯的少女肉体,看着稀疏的阴毛,青年的眼睛射出狂烈的欲望,他扑向少女的下体,疯狂地舔吸少女柔嫩的阴户。

  旁边,干瘦、猥琐的中年人吞咽着唾沫:「没有任何人看见,和以前一样顺利。」

  青年舔吸一会儿,蓦然回头:「你到楼下守着,我干爽了,你再上来。」

  中年人露出乞求的眼神:「这次我……我想看看。」

  「呵呵,殷老师的癖好比我还多耶。」青年发出怪异的狂笑,他嘴角还有一根卷曲的阴毛。

  少女的双腿被打开,柔嫩的阴户像朵鲜花,花瓣似的阴唇粉红饱满,也许担心阴道不够润滑,青年从发霉的枕头下拿出一支润滑膏,挤出一小坨涂抹在硬挺的阴茎上,待整根阴茎光亮滑腻,青年露出邪恶的笑容:「殷老师,你还是单身,不如娶这个兰小茵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中年人干笑两声:「好是好,可人家会答应吗?」

  「你那么贱,一定有办法。」青年邪恶的笑意越来越浓,他很有经验的把肿胀的龟头顶在少女的阴唇上来回摩擦,等到阴唇变得鲜红,阴道里有液体分泌,青年才阴阴一笑:「殷老师,我要干你的老婆了。」说着,他用力一挺,将硬挺的阴茎插入少女的阴户,继续前行,沖破了一些阻隔,阴茎终于抵达终点。

  「噢……真爽,殷老师,你老婆的穴好紧,我喜欢干你的老婆。殷老师,你告诉我,青黛如眉四个字是什么意思?」青年轻轻拔出阴茎又迅速插入。

  「我也不知道啥意思,随便取、随便取的。」中年人脸色铁青,他没料到留下来看少女被破处竟然遭到侮辱,看见青年的阴茎在少女的阴道横沖直撞,中年人的心里就充满怒火,仿佛青年正在强暴自己的老婆。

  「噢……好紧、好爽,这兰小茵是你带来的女生中最爽的一个,我真嫉妒你娶了这么棒的老婆,今天我要好好干你老婆,干到没有精液为止……」青年开始疯狂地抽动,少女惨遭蹂躏,乳头亦赫然留下青年清晰的齿痕,但他没有丝毫怜惜之心,他还在继续咬、到处咬,可怜的少女已是遍体伤痕,连柔嫩的阴户也流出殷红血水,血水染上发霉的棉被。

第一章 校花选拔

  月影渐孤,人影渐瘦,一杯苦酒,换来了一厢情愿。

  已经是第三天了,安逢先还是没有席郦的消息,虽然他风流多情,但席郦突然渺无音讯还是令他伤感。女人善变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只是安逢先没想到女人会变得这么快。邢爱敏偶尔还会打电话来问候几句,但席郦就如放飞的小鸟,刚毕业就消失得无影无蹤,曾几何时,娇滴滴的席美人还在他胯下发誓:「一辈子都爱安老师。」

  「你是这样爱……爱安老师的吗?」

  一口苦酒后,安逢先醉了,他发誓,无论花多大的代价,哪怕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席郦,因为席郦有一个本事,她能在三分锺之内让安逢先得到满足。

  一个星期后,安逢先终于得到了席郦的消息,在乳泉山的山崖下,有人发现席郦,她身上十八处骨折、脊椎第六节错位……

  安逢先没有哭,他一直很坚强,但他心里很难过,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取代席郦,所以安逢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挽救席郦的生命,但要挽救席郦除了要有好运气之外,还要支付很多很多的医药费。

  安逢先只是一个没有多少积蓄的历史老师,为了支付席郦的庞大医疗费,他卖掉房子,住进北湾一中单身教师公寓,为此他还发誓要戒掉最喜欢的红酒。

  奇怪的是,安逢先今天不仅在丽晶酒店订了一间高级套房,还买了两瓶上好的贝尔拉图红酒。

  北湾第一中学的扩建已大抵完成,为了招揽更多优质的师生,校委会特聘广告公司做宣传策划,而广告公司希望校方能从众多学生中选出一名品学兼优、外貌出众的女学生做为北湾一中的形象代表,并在电视媒体、杂志上广为宣传。

  经过激烈的角逐,北湾一中甄选出三名顶级美女进入最后选拔,她们的芳名是:夏沫沫、喻美人和贝蕊蕊。巧的是,这三名美女同属高中一年2班,她们不仅品学兼优、外貌出众,还是特别要好的朋友。

  半年前,夏沫沫、喻美人和贝蕊蕊三人就在校联谊会上与邢爱敏、席郦两人进行了一场精彩的爵士舞对决。表面上是比舞,实际上却是在向邢爱敏和席郦的校花地位发起强力挑战,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但虽败犹荣,她们输的不是舞技,而是身材略欠火候。

  如今半年过去,三名美少女突然进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尤其胸部发育丰满得异乎寻常,所以她们众望所归,所向披靡,成为北湾一中新一代校花,可惜学校的形象代表名额只有一名,要想在她们之间三选一,绝对是一件艰难的工作。

  三位小美女除了都是长发披肩、肌肤若雪、前凸后翘外,又各具性格优势,独擅胜场。夏沫沫喜欢运动,平易近人,所以人气最高;喻美人骄傲矜持,不普言谈,总与人保持距离,所以人气最低;而贝蕊蕊课业成绩优秀,与波大无脑论相悖,但因娇嗲、懒惰闻名,人气介于两者之间。

  同学们各有所爱,一时之间很难在三朵美丽的校花问分出高低,也由于时间紧迫,因此校委会决定由老师代表做出选择,可老师们的意见分歧得也很严重。

  中文组的黄善文老师就力荐喻美人:「这喻美人玉骨冰肌、气若幽兰、肩首不动凝两眉,如此绝佳气质,我老黄育才数十载,也未曾遇见。此女虽然高傲矜持,那也是大户小姐特有的脾性,听说她父亲是市财政局的局长。」

  殷校长频频点头,纠正道:「是副局长。」

  数学组的赵子乾老师呛声了:「我觉得贝蕊蕊的美貌无人能比,胸部曲线是三女中最完美的,我目测应该属于?罩杯,经过缜密计算,至少达八十三公分,贝蕊蕊才十五岁,还会发育,过两、三年后更不得了。」

  殷校长用景仰的目光看着赵子乾问:「赵老师肯定是八十三公分?而不是八十二,或者八十四公分?」

  赵子乾信心十足地重复了一遍:「八十三公分。」

  「嘿嘿。」体育组的李伟老师一声冷笑:「都什么年代了,如今胸大臀圆、骄傲自闭的女人不吃香啦!现代美女的标準就是开朗、有个性,还有健康的身体。你们看看夏沫沫那双修长的美腿就知道什么叫青春活力,前两天她骑一辆250??的红色机车来学校,同学们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这才是无人能比的魅力。黄老师、赵老师,你们的品味过时了。」

  黄善文老师和赵子乾老师面面相觑,尽管他们很想反驳李伟的审美标準,但桌上一张宽幅照片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照片上,趾高气扬的夏沫沫穿着一件白色紧身?恤坐在红色机车上,翘翘的臀部被一条小小的牛仔热裤紧紧包裹,裸露的修长美腿夹靠着巨大的机车油缸,脚尖刚好及地,一缕明媚的阳光照在她圆润的膝盖上,给嫩白的肌肤涂上一层诱人的光泽。她妍姿脱俗,脸带甜美的微笑,仿佛随时会邀请你搭她的便车,但如果真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很少有男人能靠近她,更别说坐在她的身后,搂着她的纤腰,享受那热血澎湃的风驰电掣。

  黄善文扶了扶黑框眼镜无语。

  赵子乾猛喝水,也没有再吭声。

  殷校长拿起照片,屏气细看,不觉深咽了一口口水:「夏沫沫的腿比例真好,匀称好看,身高应该在一百六十五公分以上,要不然250??的机车很难驾驭喔。」

  李伟眉飞色舞:「我测量过,正好一百六十六公分。」

  黄善文心有不甘,他想了想:「此女言辞犀利,有点凶,不好惹。」

  赵子乾干咳一声:「考试常作弊。」

  李伟微怒:「你们别尽挑缺点好不好?她可是我们北湾一中羽毛球队的主力,得过全国中学生羽毛球赛的第三名耶。」

  气氛有点紧张,校长赶紧圆场:「李老师别急、别急嘛,现在大家都在讨论,还没做最后决定。那……安老师的意见呢?咦,安老师怎么睡着了?」

  赵子乾离安逢先最近,他推了推安逢先的肩膀,安逢先慌忙抖擞精神:「喔,真不好意思,昨晚备课到三点,所以有点困。呃……我还没成家,对女人不敢妄议,等有了结果,我支持多数。」

  殷校长表情怪异地看着安逢先,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冷笑:「大家要向安老师学习敬业精神,荣誉不是随手捡来的,安老师获得国家教委会颁发的优秀教师称号可是名副其实的。」

  「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大家鼓鼓掌。」黄善文老师与安逢先素有交情,他的小女儿就很崇拜安逢先,听校长赞赏安逢先,他顺势而上,推波助澜,拍马屁的功夫拿捏得恰到好处。虽然黄善文比安逢先年长十余年,但安逢先早已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这可是北湾私立一中罕有的师资荣誉!黄善文断定,假以时日,安逢先一定会得到擢拔,与其到时再奉承,不如现在就培养感情,处世之道还是很讲究的。

  啪……啪……

  学校会议室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显然除了黄善文之外,其他老师并没有把安逢先放在眼里,毕竟安逢先才二十九岁,论资历,他与在座的老师无法比拟。

  安逢先当然知趣,他赶紧站起来向大家一鞠躬:「惭愧!惭愧!安某一时运气,得到一个虚名而已,大家共勉、大家共勉。」

  「噗嗤。」外语组的王雪绒老师忍不住娇笑:「小安,既然校委会要我们老师都出主意,你就代表历史组表个态,反正你选谁,我就选谁。哼,青春无丑女,我相信这三个小姑娘到了我这个年龄也不见得比我好看。」

  会议室里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王雪绒风姿绰约,长发微卷,虽然已三十六岁,但岁月在她姣好的容颜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其实,她才是真正胸大臀圆的美熟女,众多男生暗恋的对象,在学校厕所的墙壁上,「王雪绒」、「雪绒老师」这些字眼出现的频率最高。然而奇怪的是,王雪绒看安逢先的眼神就像看情人一样,只是安逢先从不敢接触她火辣的目光,因为校园盛传王雪绒是校长的禁脔。

  「安老师你就发言吧!我也支持你。」教导主任封春桥欠安逢先两千元至今未还,安逢先也不奢望吝啬的封主任良心发现,如今封春桥只需关键时刻配合一下就可免除债务,他当然求之不得。

  安逢先假装推辞了一番,见众情难却,他谦虚地又鞠了一个躬:「既然这样,我就第一个表态,说得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首先贝蕊蕊太过性感,眼睛虽大却游移不定,不适合上电视;夏沫沫确实有个性,她明眸皓齿,开朗随和,但太过叛逆,这种250??的机车就是男人去骑也费劲,长腿虽美,但代表学校形象的女孩,在电视上露大腿恐怕不妥。」

  安逢先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见大家都在聆听,他才信心十足地接着说下去:「剩下的就是喻美人,喻美人的名字很有趣,丹麦童话有鱼美人,中国历史上也有个虞姬虞美人,这正好寓意我们学校既有外来文化的精髓,也有中国文化的沈澱。在形象上,黄老师刚才也说了,喻美人玉骨冰肌、骄傲矜持,这就是中国女性的传统形象,家长一般多为传统保守,如果用喻美人做我们学校的形象代表,我敢肯定下学期来我们学校就读的学生会大幅增加。」

  最后,安逢先郑重地说:「我想提醒大家,学校扩建的教师宿捨已经获得教育局批準,该经费由财政局裁拨,喻美人的父亲可是财政局的高官,因此,我们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选择喻美人。」

  没有任何悬念,形象代表的选拔很快有了结果,喻美人获得老师的全票支持,未来三年里她将是北湾一中在电视广告以及平面传媒上的代言人。这个结果尽在安逢先的掌握之中,但全票通过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暮色来临,安逢先露出了兴奋之色,他从裤袋里掏出电话,给一位少女发出了一条简讯:丽晶酒店1212房。

  晚风习习,立秋的天气令人惬意,坐在丽品酒店十二楼1212房的阳台上,安逢先一边眺望绚丽的都市夜景,一边品尝上好的贝尔拉图红酒,阳台的位置非常理想,从这里可以看到酒店的大门、可以看到最期待的女人。

  没过多久,一辆计程车停在酒店前,酒店服务生恭敬地打开车门,从计程车里走下一位丽质天生的美少女,她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时,肩首不动,走路之际,莲步轻移,一股清雅高贵的气质扑面而来,令人不敢亵渎。美少女似乎精心打扮过,一身精美的白色连身裙,一双白色低跟皮鞋,棉质的袜子是粉蓝色,长达少女膝盖,可以在裙子与袜子之间看到一小截藕白的美腿。也许是怕秋风的凉意,美少女特别在圆削的双肩上披了一条粉蓝色的丝巾,配合粉蓝色的长袜刚好相得益彰,让人看了会从眼睛舒服到心扉。

  客人不多,丽晶酒店的大堂稍嫌冷清,殷勤的酒店服务生得以跟随在美少女的身后,到了电梯口,服务生越过美少女,抢先一步按了电梯:「小姐,您请。」

  美少女没有客气,她傲然走进电梯,漠然回头道:「我不是小姐。」

  服务生呆呆地看着电梯门关上,不知是因为碰了钉子,还是被美少女的容貌所震慑。

  宽敞的电梯里,美少女伸出纤纤玉指,按下十二楼。

  丽晶酒店1212房里光亮如昼,安逢先癡癡地看着沙发上端坐的喻美人,她果真如黄善文所形容的那样,玉骨冰肌、气若幽兰,虽豆蔻年华却凹凸有致,不施脂粉已暗香袭人。每次喻美人交作业,安逢先都会找诸多借口挽留,只要一接触她那无辜的眼神,安逢先就会产生强烈的欲望,虽然喻美人的冷漠拒人千里,但丝毫不能抵消安逢先对喻美人的疯狂喜爱。

  「喻美人同学很守信。」安逢先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温柔、更和缓。尽管与自己的学生进行不道德的交易令他自责,但安逢先已不在乎,道德有界限,但感情没有界限,就算犯罪也在所不惜。

  「我不是信守诺言,而是不能违背诺言,既然安老师能让我取代沫沫和蕊蕊做学校的形象代表,这就说明安老师很厉害,就算我想违背诺言,也没这个胆量。」喻美人略显紧张,但高傲的本质没有改变,她的一番话竟暗藏玄机,意思是说她曾经考虑过违背诺言。

  安逢先暗暗心惊,如果喻美人真的反悔,她作为北湾一中形象代表的事实,也已经无法改变,而安逢先则将一无所获,他小心试探:「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喻美人冷漠地摇了摇头:「是有些后悔,但我没得选择。」说完,她噘起小嘴,这细微的动作暴露了少女的娇憨与稚嫩,无论她之前表现得多么成熟,但事实上她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安逢先松了一口气,他确定了像喻美人这样的小雏儿完全在他掌控中:「上电视、做广告模特儿,真的对你那么重要?」

  喻美人冷哼一声:「安老师不是说过上电视、做广告模特儿能赚大钱吗?我就想做明星,赚大钱,我要让沫沫和蕊蕊知道,她们比我高出三公分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安逢先有些意外:「你们不是要好的朋友吗?」

  喻美人柳眉一挑:「是又怎样?」

  安逢先感到好奇,他很想知道姐妹情与兄弟情有什么区别:「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还要跟她们竞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