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一个中学教师的办公室情缘

我是一个中学教师,一个所谓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我和她其实不是同一个办公室。我们按年级组坐班,几乎每学年都要换一次办公室。而她是我们学校办公室的职员,我们之间的故事主要是发生在她的办公室。所以权且称之为“办公室情缘”,如果不妥,请各位大侠批评指正。
  一、初次来电
  我1988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我老家最好的中学任教。这所学校比较大,有200多名正式教职工,所以很多人在一起工作了多年,其实都不怎么熟悉,特别是不在同一个年级的,有一个女教师,教化学的吧,我们在同一个学校共事了五年,我才把她人和名字对上号。我和她可不是这样。
  她是一所技校毕业的,因父亲有点儿门路,就分配到了学校做后勤,刚开始应该是在总务处打杂吧。我刚分配进去时,她已参加革命3年了,并且已经结婚快一年了。第一次注意她是在工作第一个学期的教师节,那是我参加工作后过的第一个教师节,所以印象特深。当时全体正式教职工先是在食堂聚餐,然后晚上在学校的会议室搞一个舞会。
  80年代后期,在那个小县城,跳舞是一件时髦的事,会跳的人也不多,所以像我这样的舞林高手,不去捧场是说不过去的。那天晚上,学校的领导和部分中老年教师,大部分青年教职工参加了舞会,大概有八九十人,其中女的比男的多,青年男教师比较少,会跳舞的青年男教师就更少了,音乐一响,下场的主要是中老年男子,更多的是女的和女的跳。我记得一开始我还是比较低调的,一般不出手,基本作壁上观,因为我讨厌和不会跳的人跳,我得先摸清女人跳舞的水准,看准了再出手。
  几支曲子下来,没见到让我眼睛一亮的女舞伴:几个舞步较嫺熟的女人,都是半老徐娘;几个年轻点的,则舞得不好。我甚觉无趣,想要离开,到县城的一家营业性舞厅去潇洒一通。刚走到门口,与进来的一个娘们撞个满怀——这是与我一个年级组的英语教师,年龄三十出头,体型上下一般大,我们几个小年轻在背后都称之为“柴墩”(本地农民劈柴时的一种用具)。柴墩一见是我,嚷道:“小Y,想走?别急,教我们跳几个,我这儿还有一个美女想拜你为师哪!”说完,往旁边一闪,一个和我一般高,体型凹凸有致少妇出现在我面前。“来,小XU,这就是我和你说起过的舞高手小Y,小Y,过来认识一下!”“你好!认识你很高兴!”我赶紧说,“你好!我也很高兴!”声音有点好听,人也有点面熟,“你是我们学校的吗?”“是呀,我在总务处。”“幸会!”“不客气。”
  如果只是教柴墩,我肯定不干,早就找个理由溜之大吉了,然而现在有这个美少妇在,情况就不大一样了。不知咋回事,我读大学时就对美少妇很感兴趣,当年有个教公共外语的少妇教师,就曾很让我对她的课很感兴趣,所以英语学得不坏。今天这个美少妇的出现,我当然不会错过,能与她共处一个美好的夜晚,肯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重新落座,柴墩紧挨着我坐。柴墩说:“今天你可要好好露一手,因为我在她面前吹嘘过,说你是我们学校第一舞林高手,别让我丢脸。”接着,舞曲适时响起,是《潜水姑娘》,当时很流行的一支慢三曲子,这慢三也正是我备受同行夸奖的舞种。于是我赶紧起身,来到小XU前,做了一个很潇洒的邀请姿势。她也痛快地起了身,说:“我不大会跳,你可要教我!”“共同学习,我很乐意在优美的舞曲中和美人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当时领导正热衷于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这跳舞正是领导宣导的建设专案之一)。”“你真幽默!”就在我的“花言巧语”中,她乐不可支地和我舞起来了。她的舞步确实还不太嫺熟,但她的乐感很好,而且悟性很高,所以我和她跳起来一点也不觉得费劲。曲子终了,我又来了一句:“怎 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我也觉得很短。”我赶紧接一句:“下一曲再来,好吗?”她点了点头。于是,这天晚上,几乎变成了我和她的专场表演:她的舞步,也一下子好得令人惊讶!
  舞会结束了,我和她却意犹未尽。“真希望再次和你合作。”“我也是!”
  二、擦出火花
  一晃多年过去了,我和小XU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故事。这次舞会之后,我在学校碰到她时开始会打打招呼了,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她常在办公室呆着,我也没有去别人办公室串门的习惯,有时偶尔碰面,想邀她去营业性舞厅玩,她又不肯去,说怕她老公不高兴(当时已婚女性上营业性舞厅的风气还未形成),所以接触还是不多。我期待下一次学校的舞会,和她重续“舞缘”。